当前位置:福州便民网 福州论坛 > 拱趴乐园 > 新人报道
发新帖

解放军少校军官横穿马路被超速宝马车撞死

类唯星 发表于:2006-02-09 2262人阅读3条回复 鲜花0 [ 复制链接 ] [ 快速回复 ] [ 举报 ]

 昨天,刚满1周岁的小白金是这个世界上少数不懂得悲伤和欢乐为何物的人之一。昨天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个生日,但是他的父亲白士宾却取代他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3天前的11月16日深夜,少校军官白士宾在加班回家横穿马路时,被一辆超速行驶的宝马轿车撞飞并当场死亡。仅仅是巧合,11月17日,中国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新闻发言人武和平在北京痛斥交通违法行为时说,去年死于车轮下的无辜生命已经达到了10万人,超过一场惨烈的战争。无数人在悼念他们的好军人、好丈夫、好儿子、好父亲,同时也在诘问生命何以如此易逝。

  "现在已经是2005年11月17日的23点了。我好想回到昨天的这个时候啊,如果可以,我会不顾一切阻拦你在半小时之后出现在中山北路上。”

  1月16日晚上10点50分左右,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宣传处干事、少校军官白士宾走出学院的“东院”,在门前那条马路的对面,就是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的“西院”。

  白士宾只要跨过这条仅有四车道的马路,再在院子里走300米的路程,就可以到达他的温馨家庭。他的妻子、他们即将满周岁的宝贝儿子、他的岳父岳母正在家里等着他。加班对于白士宾已是常事,穿过这条马路回家也是他熟得不能再熟的一段旅程。

  不幸的是,白士宾这次没有能够跨过这条宽不过十数米的马路。当他行至马路中间的时候,一辆宝马车呼啸而至,将他撞飞了起来。

  根据一位目击者同时也是出租车司机的估计,这辆宝马车当时的速度可能达到每小时100公里。警方人士也证实,当时这辆肇事车的车速非常快。

  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的另一名军官当晚也在“西院”加班,他在结束工作回到东院的途中看到了事发后的现场。那时候是在晚上11:30左右,他先是看见一堆人在围观,问了以后才知道是“小白”。虽然没有直接打过交道,但是他见过白士宾,也见过他可爱的儿子。

  “在这么一个冰冷的夜里,躺在同样冰冷的马路上。他竟然走了!我远远看着躺在马路上的他,问别人,怎么还不送医院?有人回答说:当场死亡!”他说,“我在震惊之余是无尽的哀痛。”

  昨天上午,当记者来到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西院”内白士宾家时,首先看到的就是摆在门口的两大排花篮,上面挂着白色的挽联,显示这里有一位令人怀念的逝者。

  客厅里设了一个简单而庄重的灵堂,中间的一张黑白遗照是长相英俊的白士宾。不断有身着军装的年轻学员前来向逝者致意,并且带来给白士宾的儿子小白金的一周岁生日礼物。

  面对小白金无忧无虑的纯真面孔,很少有人能够不动容。记者看到,有几位女学员是泪流满面地走出来的。“上天的恶作剧”

  “在萨家湾的这个初冬,上天没有擦亮他的眼!”

  “悲剧就在一瞬间,就在那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上天就完成了自己恶作剧的一幕。”(摘自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学员的悼念文章)白士宾在南京政治学院

  是一位“名人”。作为一个宣传干部,他不但写得一手好文章,在体育上也是出类拔萃:他保持着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五项全能”纪录,还是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连续三届的网球冠军。

  白士宾的岳母向记者介绍说,白士宾老家在河北石家庄无极县农村,家境堪称贫寒,父母身体都不是很好,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在家务农。白士宾在父母眼中是家里的骄傲,上进心很强,1999年,他以第一名的成绩从石家庄陆军学院保送到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读研,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因成绩优秀,留校工作,今年原本要考博士,却因故推迟。

  由于表现出色,总参几次表示出意向,要调白士宾至总参工作,但因考虑家庭情况,白士宾和家人一直在犹豫。

  白士宾在学院先后做过三个学员大队的大队长,许多学员都对他怀有深厚的感情。许多战友也都被白士宾的出色表现和个人魅力所折服,对他钦佩不已。因此,当白士宾死去的消息传出后,不少人表示震惊,普遍的反应是:“天妒英才!”“好人不长命!”

  白士宾出事之后,有个大队的学员发现,大队通告栏里所有的通告都被撤下,政委在通告栏里写下了:“我们的老队长白士宾走了……”

  据一位白士宾的战友介绍,白士宾出事的消息传出后,学院的内部网站上很快出现了大量悼念白士宾的帖子,内容情真意切,催人泪下。

  有人将一首悼念白士宾的诗歌摆在了白士宾家的门口,在这首题为“魂兮归来,战友啊”的诗中,作者写道:魂兮归来,战友啊,

  据悉,白士宾一家原本准备在昨天为小白金庆祝生日,并同时为父亲庆祝60大寿。但是现在除了一些战友们为小白金买的生日礼物之外,这个日子里已经很难看到任何喜庆气氛。被冬天摧残的风景“他抱着孩子在操场上

  散步时初为人父的欣喜的笑,似乎还在阳光下飘荡。”

  “你要原谅这个冬天的苍凉,尽管它太早把风景摧残。”(摘自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宣传处衡晓春悼念白士宾的诗歌)在很多人眼里,白士宾是学院里的一道风景。不少人的记忆里都留下了白士宾咧嘴而笑露出两颗虎牙的画面,而白士宾抱着或者推着儿子散步也成为学院里经典的温馨场景。

  “他的儿子是院里的名人,也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宝宝。很多时候都能看见,小白推着儿子在操场上散步,那种成熟男人的厚重感只有在成为父亲后才能充分体现出来,只可惜,白金在长大后不会记住他有一个这么让他骄傲的父亲。”一位学员回忆说。

  白士宾的岳母介绍说,白士宾2002年底与妻子金蕾领了结婚证,2003年初举行了婚礼。2004年11月19日,他们的孩子出生,他们给他取名“白金”,是夫妻俩的姓的组合。在白士宾出事前的两天,全家已经开始张罗着为小白金庆祝第一个生日,不料竟然出现这样的意外。

  从人们的叙述中可以发现,白士宾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一位学员回忆去医院看望金蕾母子的情景说:“我急匆匆地赶到医院时,小白正满脸泪水地捧着他的儿子,无比骄傲……”

  这位学员还回忆了白士宾对妻子的关怀:“有一次吃饭,海边海货多,吃螃蟹时,小白把螃蟹仔细剥好放到小金碗里,很小的一个举动,羡煞感动了我们所有人。一个男人对老婆的爱,也就是体现在这平时的细节中吧。”

  白士宾的岳父岳母是南京人,只有金蕾一个孩子,一直和女儿女婿住在一起。白士宾和金蕾的结合,对于岳父岳母来说,就像多了一个儿子。

  “我们就是把白士宾当儿子养的。”白士宾的岳母一说话就止不住流眼泪。“他是我们三个家庭的顶梁柱,但是现在这个顶梁柱没有了。”不关注生命还能关注什么“如果连生命都没有了,

  如何还能研究,我们学问再精深,没有了生命的承载,如何还能恣意人生,如果我们连生命本身都不关注,我们还能关注什么?”(摘自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学员的悼念文章)“本来内部网站上大家经

  常贴一些歌啊什么的,但是自从白士宾出事之后,学院里有一种沉闷的气氛在蔓延,也没有人贴那些轻松愉快的东西了。”一位学员说。

  人们在感叹生命脆弱、人生无常的同时,普遍对肇事宝马车表示出一种激愤的情绪。

  尽管目前为止交管部门还没有对这次事故作出最后的调查结论,但是人们普遍认为,该宝马车的驾驶员当时酒后驾驶并且超速行驶,是造成这次事故的直接原因。

  白士宾的家属为了弄清事故发生的原因,记者联系南京市交管部门进行了解。据交管部门有关人士说,事发当晚,肇事者驾驶“宝马”沿着中山北路由北向南行驶,车子行驶至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附近时,“宝马”超越前面的一辆大客车。“宝马”当时车速很快。事后肇事者罗某向警方交待,自己驾驶的“宝马”左方向越过大客车才发现前方有一辆自行车横穿中山北路。但当时车速过快,“宝马”反应不及,将方向盘打向左边企图避开自行车,但还是撞上了自行车,随后又撞向了左边护栏才被迫停下来。

  事故发生后,交警五大队事故组交警迅速赶到现场,经检查,受害者已经当场死亡,交警立即对现场展开了勘察。交警在对肇事者进行检查时发现对方身上带有酒气,随即对其进行酒精测试,目前酒精测试结果尚未出来。出事的时候,“宝马”上还载着肇事者的几名朋友,其中一人在事故中受轻伤。

  据了解,肇事司机姓罗,今年24岁,无业,家住南京龙江小区。事发后已经被警方刑事拘留。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当时警方在现场处理时,罗某向警方出示的身份证件是一个退伍军人证明。

  由于肇事车辆为“宝马”车,而且其牌号为“苏AH0008”这样非同一般的号码,种种迹象给人们一种“该车有背景”的印象。在采访中,很多人表现出对于交警部门的调查会否受到干扰的担心,有人向记者提起“哈尔滨宝马撞人案”,认为此次警方迟迟没有将酒精测试结果告诉家属似乎很不正常。

  到目前为止,警方对此次事故尚无最后的认定结论。

  2004年,一系列宝马车撞人案使得“今天你被宝马撞了吗?”这样一句调侃味十足的问候语成为当年流行语,也使得人们对于权贵阶层的担忧和不满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

  不过记者在对此次事故的调查中还没有发现肇事者有特殊的家庭背景。

  昨日中午,记者在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门口事发地点看到,仍有交警在对事故现场进行勘察。他们告诉记者,因为对事故认定缺乏一些材料,此次是来补充的。

  记者昨日中午也在南京市交警五大队事故组停车场看到了那辆肇事宝马车。该车的前挡风玻璃右侧被撞碎,车头右侧撞瘪,右后轮胎爆胎,左侧后车门被撞凹进去,车窗玻璃破碎,而透过车窗可以看见,车内左侧两个座位的安全气囊已经打开,显示当时撞击的力度较大。车内一片狼藉,副驾驶座位上还有一些血迹。

  此前有媒体报道,有一位的哥在出车祸前一直在宝马后面行驶,目睹了整个过程。他说,当时宝马车从下关向鼓楼方向行驶,车速很快,时速在100公里左右,路过政治学院门口时,将已在路中央的那名男子撞飞了出去。宝马撞人后,又把一侧十几米长的隔离栏撞倒,在原地转了360度才停住。当时宝马车上有两男三女,都比较年轻。事发地点尚存安全隐患“为了你爱和爱你的人,珍惜自己。”(摘自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学员的悼念文章)记者昨天在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门口事发现场观察发现,由于该路段东西两侧分别有该学院的两个校区,可能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有关部门在这里设置了一座人行过街天桥。而原来的一条过街斑马线已经被废除,但还能明显看出痕迹,马路西侧的缺口也被护栏封闭。在学院“东院”前面的马路隔离带上,有一个为出入车辆设置的黄色警示信号灯在不断闪耀,马路上的标志线也说明这里允许车辆拐弯出入学校。

  不过,记者现场仍然看到许多行人不走人行过街天桥,而是直接横穿马路。从白士宾出事的现场情况看,他恰恰是在原来设置斑马线的位置上被撞倒的。

  也许白士宾只是习惯了小心地穿过这条仅有4条车道的并不宽的马路,因此在11月16日深夜犯下了这个可能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错误。

  尽管车祸已经过去三天了,但在马路中间的黄线旁边,仍能清晰地看到一片片早已干涸的血迹。这是一个人生命的终点,它告诉人们这里并不安全。

  在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的网站上,人们也在讨论如何安全穿越这条马路的问题。有人建议学校领导们“本着以人为本、服务官兵、珍视生命的精神”,尽快和地方交管部门协商架设交通灯事宜。

  有人认为,在这里设立交通信号灯,时间可以短一点,只需15秒就可以保障人们的安全。挖个地下通道则能更好地解决问题。

  记者从有关部门获悉,今年1至10月,南京共发生交通事故1448起,占各类事故总数的四成多,435人的死亡人数占到所有安全事故死亡人数总数的85%,仍然是第一大杀手。不过与去年同期相比,交通事故的数量与死亡人数已分别下降了54.58%、19.29%。
  • 0

  • 0

  • 0

回复 [ 共3条互动,3人参与 ]
返回列表页

快速回复

进入"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