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便民网 福州论坛 > 拱趴乐园 > 灌水发泄
发新帖

2004年终盘点之十大系列:十大世界告别

欠你的温柔 发表于:2005-02-02 417人阅读0条回复 鲜花0 [ 复制链接 ] [ 快速回复 ] [ 举报 ]

  1.3月22日 《The Face》

  (时尚杂志,潮流圣经,英国伦敦,1980—2004)

  它是“1980年代的时尚圣经”,与《i-D》、《Blitz》并为三本改变现代时尚杂志定义的先驱。创始人尼克·洛根(Nick Logan)、视觉奠基者内维尔·布罗迪(Neville Brody),直到末任主编尼尔·史蒂文森(Neil Stevenson)等,在它背后仍然有着一个才华闪耀的团队,它仍然是一本定义一个时代的刊物,仍然是一本擅长于颠覆、有包容力的杂志:充满着能量、视觉、智慧和美丽,在有限的资源和可恶的截稿时间内制作出来。只是,在被Emap杂志集团接手后,这本杂志越发变得迷糊,重担阻挠了它的再进化,也可能是《The Face》的生命周期到了应该终结的时候,正如我们意识到,我们在感觉到大众文化和“酷”正处于需要转变的时刻,与此同时,你我都正急迫地处于加速度的媒体环境中,益发饥饿地渴求着下一个大事。
-----------------------

 2.6月5日 里根

  (演员,总统,美国人,1911—2004)

  完美的人生只存在于悼词中。罗纳德·里根这个名字在沉寂了15年之后再一次成为了全球媒体的焦点,这次是因为他的死。在好莱坞,里根只是个二流演员;在国际政坛,他却是一流的明星。对于中国人来说,这个符号是个矛盾统一体——这位新保守主义的代表人物有强烈的反共情结,却在上台后及时调整了对华政策,放弃竞选时美台关系升级的许诺,郑重表示遵守《中美联合公报》——这使得里根执政期间成为了中美关系最好的时期之一。尽管由于患上老年痴呆症而晚景凄凉,在告别仪式上,里根却拥有了一个足以媲美好莱坞名流的豪华葬礼,全球媒体充满了溢美之词,仿佛没有里根在上世纪80年代“卓越的远见与勇敢的行动”,世界早已毁灭。

3.1日 马龙·白兰度

  (演员,疯子,美国人,1924—2004)

  所有的艺术家都是疯子,马龙·白兰度也一样。血液里反叛而狂乱的因子,加上冷静的演技,却成就了电影史上最不朽的“教父”——从《欲望号街车》中的“性感野兽”、《码头风云》中的打手和《现代启示录》中的光头佬都成为银幕上的经典人物,他变成一种文化符号和时代象征。所有的人都爱他,又都恨他。他性格急躁,情绪反复无常,而且越老越好斗。他公然宣称:“好莱坞被恐惧和对金钱的爱所统治,我之所以来这里,惟一原因就是我缺乏拒绝金钱的道德勇气”;还曾在1973年因《教父》而领取奥斯卡奖时,找了一个自称是印第安人的小姑娘替他领奖,并在当场控诉好莱坞迫害印第安人。狂躁的斗士终于在这一刻安静了,对于他的离去,导演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的悼词或许最为恰当:“白兰度肯定会恨大家对他的死叽叽喳喳发表评论,所以我只说一句话:他的离去使我感到悲伤。”
4.8月4日 布列松

  (摄影师,法国人,1908—2004)

  “决定性的瞬间”是他留给这个世界的格言——虽然布列松的时代在其离开之前就已结束,但对他对摄影艺术的“决定性影响”到今天仍然存在。

  “在一秒钟的很小一部分中,以一种精确的形式呈现出某一事件的重要性,使它成为这一事件的最恰当的描述。”布列松的作品总是恰到好处地抓住了事件最微妙的一瞬间,就仿佛有个人一直等在拍摄这一场景一般。布路斯·戴维森评价说:“他不是20世纪所谓著名的摄影师之一,他超乎其上,现在的每个摄影师都部分地受到他的滋养,我们都有他的部分DNA。”这位大师2004年8月3日死于家中,而正是在7月,上海美术馆还曾展出了“巴黎在上海---法国三代摄影家作品展”,其中有8—10件布列松的超大尺寸作品,这或许是中国的摄影爱好者对大师最好的告别。
5.10月7日 西哈努克

  (国王,中国人民好朋友,柬埔寨人, 执政期:1993—2004)

  多年来我们都习惯于这个慈眉善目的国王出席我们的国宴、大典与阅兵式,每年他居于北京的时间甚至超过柬埔寨——也是在北京,他向远在万里之遥的国民宣告退位。老了?病了?还是累了?有认为,西哈努克是打算以退为进,用王位作赌注,对国内局势施加压力;有人认为是因为2003年7月柬埔寨大选后分歧尖锐的各党迟迟未能就组建联合政府达成协议。西哈努克疲于应付各派矛盾,心力交瘁,萌生退意;还有分析说,可能是想通过这种方式促使尽快完善王位委员会的有关法规,以便在他健在时选定自己满意的王位继承人。

  因为他是政治家,他的行动总富含深意,但,或许这并不是一场演出,而只是人之常情的疲惫,正如他所说的:“我十分荣幸地为国家和人民服务了半个多世纪,但现在我实在是老了,体力和脉搏都变得越发虚弱。”10月29日小儿子诺罗敦-西哈莫尼宣誓就任柬埔寨新国王的受洗仪式上,我们看到,为他施水的西哈努克笑得多么轻松。
 6.10月10日 超人

  (演员,偶像,美国人,1952—2004)

  蓝色紧身衣、红色斗篷和外穿内裤,身材性感而心地善良,因扮演超人而闻名世界的美国影星克利斯托弗·里夫,10月10日因心脏衰竭而去世。

  早年的里夫长期藉藉无名,即使是出演《超人》也是如奇迹般的一次机会,但里夫抓住了这次机会。随后的意外瘫痪,更让里夫从精神上成为了超人代言人。超人和瘫痪,极具象征意义的两个对立符号,在里夫身上表现出鲜明而感人。他以惊人的毅力参与社会活动,为弱者争取更多福利,设立基金会帮助瘫痪病人。

  里夫希望“超人”的意义在于能够让孩子们完善自身,“他们最好不要光坐在那儿,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穿靴子的天才如何拯救世界,他们要做的是从超人身上发现自己同样具有的优秀品质,比如勇气、毅力、谦虚、幽默感等等”。

  是的,超人的勇气、毅力、谦虚和幽默感不仅仅在于能够只手解决核弹危机、不仅仅在于引领内裤外穿的时尚潮流;更在于我们相信超人没有死,他只是回氪星去了,而他的精神永远在地球。


 7.11月11日 阿拉法特

  (政治家,巴勒斯坦人,1929—2004)

  争议的人物突然有了个争议的结局,一切都没说清楚,就很仓促地要硬塞个结尾,堂皇比得过纳赛尔的葬礼看上去更像是掩人耳目的障眼法,试图通过这样的热闹掩盖质疑的喧闹。

  美国媒体称他是世界唯一一位赢得国际尊重的“恐怖分子”,他1964年开始组建“法塔赫”采取的是令人不齿的恐怖行动,却在1974年11月踏上联合国,声情并茂地说:选择橄榄枝还是选择自由战士的枪。1993年,在美国白宫南草坪紧紧握住了也希望和平的拉宾的手,为此,1994年,拉宾和阿拉法特分享了那一年的诺贝尔和平奖,然而这仅仅是个象征而不是标志,因为转过头,两个民族的仇恨仍旧深如鸿谷。

  是如同拉宾被民族仇恨吞噬,还是真正平和地逝世,关于他死的争议,其实折射的是仇恨的增减。真挚希望的,阿拉法特不是如传言被毒死的,因为,正如1993年拉宾握住他的手时所说的,“该停了,我们已经流了足够的血和泪,足够了。”
  8.11月17日 阿里·汉 2006世界杯

  (足球界最高荣誉,下一届举办地:德国,时间:4年或者更久,也许永远)

  是阿里·汉来了,还是阿里·哈恩来了,中国媒体没搞清楚;是阿里·汉走了,还是阿里·哈恩走了,中国媒体还是没有搞清楚。搞得如今,媒体想做告别专题都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这不是阿里·汉的错,中国足球本来就是这样扑朔迷离,连球赛都不容易让人看懂,遑论一个译名。在告别信中,阿里·汉认为“我们的队伍在2004年表现还是相当出色的,应该给广大球迷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获得了亚洲杯的亚军,在23场国际比赛中只输了2场”。是的,那是21场捞钱为主、表演为主、赢来毫无意义、输了并不可惜的比赛。阿里·汉只输了两场球,可就这两场球他就成为了中国足球黑幕的替罪羊。

  阿里·汉“相信我们的队伍正在正确的道路上成长”,谁知道?连中国足协都不知道正确的路在哪儿。阿里·汉走了,很不服气地走了,也许他当初根本就不应该来。
9.11月24日 黄

  (音乐人,鬼才,中国人,1941—2004)

  11月24日,黄 走了,留下与他许诺明年再来次“辉黄”演唱会的顾嘉辉,怀旧的人很容易会记起,上世纪80年代,香港乐坛的“辉黄”年代,都会像顾嘉辉这样,一提起“那时候”哭得说不出话。

  从陈百强、张国荣、罗文、梅艳芳再到黄 ,属于那个时代记忆中的人,一个接着一个,有点让人猝不及防,每次我们都会重复惊叹。不过或许,许冠杰引退、关正杰销声匿迹、罗文失去给我们留下的只是感叹号,而黄 留给我们的是真正的句号,他的转身离去,带着的是那个年代艺人的集体谢幕。
 10.12月1日 解放鞋

  (军事用鞋,中国籍,1950年代初—2004)

  服役期满的解放鞋终被长达20年攻关、获科技进步成果奖的新型作训鞋所取代,从而告别了它在军人脚上50年来都无可撼动的地位。旧的鞋子因为采用纯棉材料制作鞋面与鞋里,战士们经常“一年穿破五六双”,甚至于“解放鞋就是把脚趾给解放出来”,因为透气性差, 战士们还经常受到“脚气病”侵扰。新鞋换成旧鞋,背锅挖坑做饭的峥嵘岁月一去不复返了
  • 0

  • 0

  • 0

还没有人回复,第一个回复抢沙发,凑齐100个沙发,可以获得沙发勋章
返回列表页

快速回复

进入"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