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便民网 福州论坛 > 拱趴乐园 > 灌水发泄
发新帖

第一片绿叶的约定

fly-men 发表于:2004-11-13 867人阅读2条回复 鲜花0 [ 复制链接 ] [ 快速回复 ] [ 举报 ]

回忆一直跟随在左右,无法挥去。走在喧闹的异乡街头,我仍不知不觉在寻找那条小路,静静的深夜,思念的空气窜流在梦里梦外,我知道时间并没有减掉什么,他的微笑仍然清晰。

  一年过去,又走在这条小路上,仿佛一切悄悄地回到了这里,心也滑入了回忆的轨道。

  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在网上相遇。第一次的聊天并没有让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只记得当时他说他有抑郁症。因为我总是觉得学医的人学什么就会神经兮兮的觉地自己得什么病,所以他的话我并没有多少放在心上。但是心里老是在想:他好端端地为什么要说自己有病呢?以后渐多的交谈中,他依然离不开抑郁两个字,出于同情,或许也是出于学医的一种本能,我总是尽量安慰他,鼓励他,但是有时候真的觉得很词穷,甚至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才好,生怕一不小心又伤到他心灵深处的伤口。

  其实我也曾经很孤独。“我是一片雨,在雨中徘徊的是一颗忧郁而孤独的心!”,那是因为我没上大学的时候,看着好朋友们一个个都远离家乡求学了,一种失落、挫折感油然而升,于是我在复习班里总是拼命的读书,那时真的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孤独的日记和寂寞的心情让我性格大转折的改变……

  时间在平淡中渐逝,缤纷的日子在电话的陪伴下而变得充满生机。有时候室友们都睡觉了,我们还在继续,似乎忘了时间的流逝,当然也忘了期末考试的来临。

  每天黄昏,我们都会在夕阳中留一串长长的身影于校园的林荫道上。他总是静静地走在我边上,低着头,有时候也会吹几声好听的口哨打破沉寂。那时候,天空是蓝的,透明而亮,白云也变的得格外好看,他们安详而幸福地飘在青蓝青蓝的天空中,我歆慕地望着他们,也被他们深深地感动着……

  校园的林荫道旁,叶子落的很慢,我每天都要满地寻找还有绿色的叶子。
“看, 每一片叶子有夏天也有秋天,变黄的那部分,永远都绿不了。”我试想解开他的忧郁,“只要有阳光,还会长出绿叶的,不是么?”我的暗示,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懂。许久,他望着我微微笑了笑说:“阳光?那么灿烂,却是遥不可及……

  “春天来的时候我会送你第一片绿叶,是这棵树上的,”他指着我们当时靠着的那棵树说。

  时间在匆忙中滑过了一季,落叶变成了雪花。他不再那么忧郁,也不再提及那曾经是频率极高的两个字。我心里感到欣慰,因为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忧郁的他了!

  可是,就在我沉醉于幸福蜜罐里的时候,我万万没有想到幸福正在一天天减少,爱的杆秤已经开始减码了……

  记不得那天究竟是何原因,我和林儿的号码换了。我刚坐下没多久,就看见他也在上网,原来他和林儿也是好友?我心里想。很快地,他就发消息过来了:"嗨!想我了么?"我懵了,这就是我认识的他么?这就是天天让我魂不守舍地他么?这就是让我天天牵肠挂肚地他么?他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想着每天为他写日记,想起每天和他一起度过的快乐的每一天,我心开始慢慢地碎了。他们以前的聊天纪录还在,写的全是她对它的感觉和他对她的承诺……泪悄悄地滑落,滴在我受伤的心里。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跑回到寝室里,只记得当时我是真的崩溃了,我把自己灌了个一醉方休,然后给我的两个好朋友打电话,不知道我是否对他们酒后吐真言,只记得第一句话是:“我喝醉了酒,因为他!”。

  想起那曾经每天和他一起编一个美好的童话,想起那雨天伞下同行的情景,想起他在沉默中的声声清脆悦耳的口哨,想着绿叶上曾经一起许下的诺言,我开始疯狂的记日记:
  昔日的风铃在岁月的冲洗下已不再是往昔那声声清脆的铃声留下地只是那一段嘶哑地枯声向谁倾诉?从此我用铁锁禁锢了那颗本该安分的心那百舸之中他只是我心灵深处一段紫色的回忆 。

  以后的日子里,我不再跨进机房,那时我们开始认识的地方,也是我们一直交流的地方,我甚至把电话卡也锁进了抽屉,因为当初,24小时内,我们在每个时间段里都曾经用心交流过,唯一保留的,是每日每夜的写日记:静悄悄的雨夜心却不曾有过一刻的宁静伤口还在流脓不经意的电话铃声总是让我的胸口疼痛难忍心在流血,心在哭泣雨过会有天晴可受伤的心何时才能痊愈? 静悄悄的雨夜我把所有的话装进祈祷的信封里把所有的痛和苦都沉淀在心里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再放进去思念的痛苦却想装也装不了! 一个美好的开始,一个北上的结束,开始在晴朗的下午,结束在凄冷的雨夜。“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陈明真的《梦醒时分》唤醒了我, 也许从一开始就是我的错觉,他的阳光是林的微笑,不是我的,给我的仅仅是一个悲剧的开始……在无人的街头,我泪流满面,心静静地下来,也渐渐地变得空荡荡的。

  我把日记本永远锁进那个角落里,因为那个童话不属于我,我只是一棵小树,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缀着满地的绿色,自顾摇摆。从此我不再提及他,关于他的事我甚至不愿多说一句话。

  漫长的冬天,一切都被冰冻了,那条小路变得好长好长,被回忆羁绊的足迹印在雪里,歪歪斜斜。我心碎的望着那些小树发呆,光秃秃地枝头上曾经寄着一个绿色的期待,但春天好像遥遥无期。

  沉默的日子里我仿佛在赛跑,要自己超过思念和回忆速度,让他们追不上、缠不上我的脚步,我小心翼翼地走过那条小路,生怕吵醒那绿色的梦。一年过去了,以为自己学会了坚强,翻到日记本的最后一页:“别说我已经忘了你,我的思念,藏在明月后,如果你懂,又何须我翻译?”,却又禁不住泪流满面。那小树依然如此茂密地生长着,我围着它,耳畔想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春天来的时候我会送你第一片绿叶,是这棵树上的……”

  他要送我一片最灿烂的绿叶,我却没能等到。但我没有哭,因为我终于知道了那个童话不属于我。
  • 0

  • 0

  • 0

回复 [ 共2条互动,2人参与 ]
返回列表页

快速回复

进入"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