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便民网 福州论坛 > 拱趴乐园 > 灌水发泄
发新帖

心情故事星缘

星夜泛舟 发表于:2005-05-18 438人阅读0条回复 鲜花0 [ 复制链接 ] [ 快速回复 ] [ 举报 ]

  欣是我在大学认识的第一个女生。
  如果以我对女生的定义来说,她是那种很不规则的女生。对于我这种在工科院校读书的学生,只学会描绘出一些规则图形的各种属性,而对于不规则的图形,却是讳莫如深的。因此,一段时间里,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只停留在认识的阶段,从没有留心真正去了解她。
  在重点的工科院校,男女比例是很不协调的。一个班难得有几个女生,能与花沾点关系的女生则更是少之又少了。所以,在这种阳气过盛的环境中,“同化”几个异性战友也就不足为怪了。古语有云:“白沙在涅,与之俱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因此,很长一段时间,我宁愿相信她只是一个boy。事实证明也的确如此:我打篮球时,她也会满场飞奔,挥汗如雨;我们上食堂吃饭时,她总会大呼小叫:“人是铁饭是钢”;即使是我上洗手间,她也会突然冒出一句:“等我一下”然后一跃而起不见踪影……不过,有这样的“哥们”也有好处:她会在你最无聊的时候随传随到,在你不经意间把你烟盒里的“黄头帮”全部换掉然后塞满写有“吸烟有害健康”的纸卷,更会在还你书本时夹一个纸条上写“今天晚上在×××请你吃大餐”然后却只送给你一个棒棒糖……
  因此,每当我用自己的一套标准来定义女生时,却搜肠刮肚找不出一个词形容她。所以只能牵强地用“不规则”来蒙混过关。欣知道了也不生气,只是有时会突然庄重地看着我,然后神秘地说:“其实我也很淑女啊!”然后笑得前仰后合,却不管我是眼镜大跌,昏倒在地。
  欣很喜欢看打篮球,每次我们打比赛,她都是忠实的拥护者,从始至终为我们呐喊,即使我们输了,她也会来一句:“哇噻,你好偶像啊!”我却只能一声苦笑。欣也很喜欢在篮球场上散步,多少个抑郁的晚上,欣都会陪着我在篮球场上转圈,然后一齐坐下休息,她会大侃特侃NBA,鬼故事和蓝精灵……
  两年的大学生活过去了,我和欣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友情,而校园的篮球场,则是我们友情的见证。
  大三的时候,我疯狂地爱上了同班的一个女生娅。当然,这全都逃不过欣的眼睛。好像在有意无意间,欣的身影渐渐从我的身边褪去,转而代之的是娅。我猛烈地发起攻击,一次次地和娅单独约会,在校园的篮球场上,在附近的公园里,在一起回宿舍的路上,欣也一次又一次为我和娅制造着机会。一次次为我补习“爱情攻略”。动情的男生是很容易受伤的,我只有喜欢娅的自由却没有占有她的权利,更何况她似乎对我的感情无动于衷,这更让我心酸不已。因此,更多的时候,我和欣总会在夜幕降临后来到校园的篮球场上,欣会静静地讲中国的国情,对未来的憧憬,还有以前的美好时光。不再有了NBA,鬼故事和蓝精灵……,我才突然发现,原来每个人都在改变。甚至是我和欣之间的距离,也在变得越来越大。庆幸地是,每当我打开烟盒时,那熟悉的字迹却一直未变,虽然这对视烟如命的我是毫无意义的。但每次我还是会为欣的执著而感动。有时也会突然良心发现一下戒烟一天。
  有一天,欣和我去看电影。电影片名是《心愿》,早就习惯看搞笑片的我在电影院酣睡如泥。直到电影散场,我才发现自己身上还有欣的一件外衣。欣的长发深深地遮住了她的脸庞,以至于我忽略了她那冻得红通通的鼻子。更残忍地是,我居然忘了对欣说“谢谢”,虽然我们的友情不在乎这些。
  那天晚上,我们又来到了寂静的篮球场上,并不明亮的弧光灯和谐地温暖着这一片水泥石子地面。我们又坐在了那熟悉的场边双人椅上。欣轻轻哼起了《心愿》的主题曲《星语心愿》:
  “心痛的无法呼吸……就向流星许一个心愿,让你知道我爱你……”
  欣专注地唱着,就像在完成一项伟大的使命,我呆呆地坐着,回味着刚才梦里的姑娘。
  突然,欣问我:“你见过流星吗?”
  我愣了一下,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措口不及。
  “很荣幸地告诉你,没有——”我的语气坚决而不容置疑,就像是拉满的弓没有后退的余地。
  “听说流星出现的夜晚,向着流星划过的方向许个愿是很灵的,你信吗?”欣认真地说着。
  “等我一下”我没有回答也不会回答,我怕自己的玩世不恭辜负了欣的认真。我跑到了器材室抱了个篮球又回到了静静独坐的欣前。
  “欣,看着,流星来了……”我用力地把篮球扔向了天空,温暖的弧光灯下,硕大的红色篮球划出一道美丽的抛物线。在朦胧的目光下,这道轨迹是那么清晰,那么永恒。
  欣虔诚地闭起眼睛,握着双手放在胸前。我惊讶了,一向不规则的她居然也有如此的温柔。
  已往对几何成绩颇为自豪的我,固执地认为不规则的几何体是不可能描绘其属性的。原来,一切的不规则体又是由简单的点线面组成。虽然不规则,但它仍具有规则图形的各种属性……
  “咚”的一声,这段美丽的抛物线在地平线上得到了遏止,我放飞的思绪也随之收敛。欣张开了眼睛,又大呼小叫地跑过来,“该你了,我来抛。”
  欣的力气实在是小,以至于我还没来得及检验一下自己的虔诚,就听见篮球落地的声音了。欣兴冲冲地跑过来,嚷嚷着:“快告诉我,你许了什么?”
  “我,当然是希望早日结束恋爱战争,后面还来不及说呢,球就落地了。”
  欣好像沉默了一下,“没关系,不是你嘴笨,只怪篮球太矫捷。”
  我好像只听说过“不是我军无能,只怪共军太狡猾吧。”
  欣呵呵地笑了,“反正你的愿望没有终点,恐怕是没有办法实现了。”
  我反驳着“要不是你扔的篮球滞空时间太短,我又怎能落得如此下场?”
  欣又是一笑。
  “你许了什么愿望?”我反问一句。
  “嘿嘿……”欣学着周星弛诡秘的笑声,“不告诉你”,她又颠颠地跑去打球了。

  我仍然坚强地追求着娅,即使是在一次又一次心酸之后,我也没有放弃,欣渐渐淡出了我的生活,似乎是早已经安排好的一般,她渐渐地由这次恋爱战争的组织策划者转变为旁观者。只是眼睁睁看着我徒劳的努力;或者,连旁观者也懒地做了。
  又是一个孤独的晚上,我打电话约欣去篮球场上散步。
  “我有点事情忙,不能陪你了,你自己去吧。注意多穿点衣服,别着凉了……”
  挂了电话,我突然感到自己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孤独甚至是落寞。就像是一片孤怜怜的落叶,或者只是落叶上的一粒灰尘。没有欣在身旁的感觉,寂寞居然会如此肆无忌惮地侵袭我的灵魂。
  我呆呆地来到了熟悉的操场上,木木地望着弧光灯下打球的人们。寒风瑟瑟,月光冷清,我麻木地打开烟盒,不再有熟悉的字迹,整整齐齐的烟卷成为我赖以生存的原因。我无助地望着球场上飞过的一条条不再和谐的轨迹,只能奢望烟头那一点点光明能安慰我孤寂的魂灵。袅袅燃起的烟气弥漫在寒冷的空气中,我幻想着这轻轻腾起的青烟化做祈祷告诉上帝赐予我一颗流星。不知不觉间,烟灰布满了我的全身,待我猛然低头才发现:这孤独留下的痕迹原来是如此明显……
  大四了,学习越来越紧张,我和欣的聊天也变得越来越客气。更多时候,只有我自己在篮球场上研究抛物线的起点和终点,吸食着一根根饱含孤独与大量尼古丁的“精神麻醉剂”。
  最后牵起娅的手的,不是我。原来没有终点的愿望果然不可能实现。
  记得那个晚上,我独自坐在那张双人椅上,发疯似地摧毁了一个团的“黄头帮”。直到弹尽粮绝,我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衣服上早已是战果辉煌,烟尸遍野。我再次用熟练的动作打开烟盒,希冀在某个遗忘的角落再发现一根“黄头帮”的踪迹。猛然,却在烟盒的开口处,看到了一行熟悉的字迹。甚至没有经过大脑的请示,我的目光便条件反射地落在了那黑暗中的亮点:
  “草儿,生日快乐。吸烟有害健康!”
  恍惚间,我才想起今天是我的生日,一个鲜为人知的日子。而她的祝福却犹如有神奇的魔力,带给我心中的不只是温暖,更是幸福。此时这唯一的祝福更激起了我对欣的无比思念。澎湃的脑海中,欣的笑容是那么的清晰。我迫不及待地拨通了欣的手提电话,铃声却在不远的身后戛然响起,我惊叹是不是上帝真的开了恩,用流星把她带回我的身旁。
  我猛然转过头,一道清晰的抛物线从眼前再次倏然划过,就像一颗红色的流星。流星过后,是她;原来欣一直静静地坐在我的后面,陪我一起欣赏今天的月光。欣把电话举到了耳前,望着相隔一两米的欣,我居然无法控制自己麻痹的舌头。还是欣先说了话:
  “草儿,Happy Birthday。不要再吸烟了,好吗?”
  我的嘴角翕动着,却迟迟说不出一个字来。我的心中更是一片酸楚,是否是因为吸入的有害气体过多导致了胃酸的大量分泌和神经的反应迟钝?只有感动化做带有体温的液体,渐渐占据了我的眼眶,模糊了我的视线……
  “欣,以后我一定会让你在流星划过的夜空下许个心愿。”这是那天晚上,我唯一记得的一句话,而欣却一直哼着《星语心愿》,喃喃地说着:“星缘,星缘……”

  再平静的水域也会孕育着波浪,因此人类才有了“突然”一词。就像“突然”有一天,欣告诉我她要去南方读语言学校为出国做准备。我努力掩饰住内心的不安,装作满不在乎地说:
  “Really?恭喜你,什么时候走,我可以去送你。”
  “明天晚上,有我的全家人送我,你就不用来了。”

  我只听说过“无风不起浪”,但失算得是,这风来得如此之急,以至于我还没做好充分准备迎接这层层波浪。
  以后的话语,我再也没有勇气听下去。我压抑着内心的失落,拼命地装作若无其事。因为我知道:“友情”是不会因为空间而覆灭,而“爱情”却会由于距离而消亡。我从没想过我会爱上不规则的欣,虽然我的几何成绩在系里名列前茅。
  欣走的那一天,我又一个人来到了篮球场上。同样的孤独再次趁虚而入,我又习惯性地把手伸向那平时装烟的口袋。没有方盒子,却摸到了一张纸条,一定是欣的杰作:仍然有那句“吸烟有害健康”,这次还有欣临走时画的飞机和大大三个字“想我吗?”
  欣,如果流星能带给你我的问候,你就会明白此时的我对你是如此的思念。如今我才明白,这份思念早已不能再用“友情”来解释。我的思绪像回流的潮水,与欣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在我脑海中一幕幕被定格。
  此刻的欣应该在几万英尺的高空上吧。不知道在那么高的天空,是否能采到几颗流星呢?
  我仰望天空,一望无际的深蓝色天空星星点点,熠熠生辉。今晚是否会有流星呢?
  对了,我还没应允我的承诺带欣去看流星呢!她还记得吗?
  如果她此时抛出篮球,那我一定有足够的时间许下一个完整的心愿了。
  欣,你知道我会许下什么愿望吗?
  “就向流星许一个心愿,让你知道我爱你……”我想起了欣最喜欢的《星语心愿》。

  天空依然那么安静,刹那间,一道亮光划过天宇,明亮的星光拖着轻盈的银尾,扫过天空的一角。
  “流星!是流星!!!”真的是上帝赐予我的吗?
  我激动地闭上了双眼,虔诚地双手放在胸前……
  “流星的星光是如此短暂,正如昨天我不知道珍惜的爱情。如果时间可以为我停止,如果爱情可以允我重来,欣,你知道吗?我想见你……”
  我缓缓放下双手,仍然不肯痴痴地睁开眼睛。
  “欣,你说在流星划过的夜空下,许下有终点的愿望就会实现。这次你能猜得到我的愿望吗?你能看到这颗为我们而遨游天宇的流星吗?你许愿了吗?愿这颗流星与你一起飞翔……”
  我小心翼翼地睁开了眼睛,生怕自己的不小心破坏了流星的安详……
  我看到了,我又看到了。流星飘过的天空下,欣安然地站在了我的面前。她那恬静的笑容是那么诡秘和迷人。她那如丝的长发更如瀑布般泄在这柔柔的月光下……
  难道真得是我的虔诚感动了流星?
  “欣,你……你回来了……”
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1
  • 0

  • 0

  • 0

还没有人回复,第一个回复抢沙发,凑齐100个沙发,可以获得沙发勋章
返回列表页

快速回复

进入"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