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便民网 福州论坛 > 拱趴乐园 > 灌水发泄
发新帖

烟花般的网络爱情

fly-men 发表于:2004-11-14 548人阅读1条回复 鲜花0 [ 复制链接 ] [ 快速回复 ] [ 举报 ]

  题记:一场美丽的邂逅,绽放出朵朵爱情烟花,烟花散尽前,我将美丽存盘,幸福或是无奈的片断,便这样成为永远。

    沧海桑田

  “你好漂亮!”
  “谢谢,你是看到我的资料后……”
  “是的,很偶然的机会,看到你的照片,便有一种想认识你的冲动。”
  台词!我心里一下涌出这两个字,什么叫很偶然的机会,搞不好便是网上猎艳者,整天就瞪大眼睛看哪些美眉能入自己的色眼。
  当然,我仍不动声色。“是吗?那可真巧。”
  “是的,也许这就是缘,我知道,你或许不相信我说的话,但我仍要告诉你,我所说的全是真的。”沧海桑田似乎猜到了我对他的不信任。
  “呵呵”我用微笑来掩饰自己。这便是我和妖言的不同之处,妖言是适合聊天的,而我便只能用些文字来释放自己。妖言要是在就好了,我心里不禁这样想。
  “你一个人在莞城吗”?沧海桑田问着。
   “是的。”我如实回答,心里暗想不知妖言究竟是如何“推销”我的。
  “我们相隔不远。”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深圳离我确实很近。
  “介绍下自己吧!”我有些冷淡,但我确不想和一些无聊的人聊天。
  “我,二十岁,真诚善良!”
  “”婚否?我不禁笑起自己来,看来我简直就是在征婚嘛。
  “是不是已婚了便没有聊下去的机会呀!”沧海桑田小心翼翼地问。
  “呵呵!”我便又只能傻笑了,总不能说自己在征婚吧。看来我天生不适合聊天。
  “我未婚,但是有女朋友了!”
  好暖味的回答,这是个聪明的男人。我暗忖着。
  “为什么取这个名字?沧海桑田?”
  “因为历经沧桑,已成桑田!”
  “好哦,聊上了!”妖言一脸怪笑的出现在我面前时真吓了我一跳。
  “死妮子,你想吓死我呀!”
  “水儿宝贝,我怎么舍得呢”妖言用暖味的递给我一个媚眼。“继续继续,我可什么没看见!”
  我一边和沧海桑田聊着,一边问妖言,
  “你怎样推销我的?”
  “也没什么啦,就贴了张你的玉照,简单介绍了下你啦,放心好了,没人知道你就是书香女人的版主水莲花开了,我不会影响你的玉女形象的。”妖言打趣着。
  “看你说的,知道又怎样,我又没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是,是,宝贝说得有道理!快和我未来的姐夫好好聊聊吧!”说完一扭身跑了。
  “你!!”我不禁气结。看着妖言的背影跺了跺脚。
  沧海桑田似乎能感受到我的漫不经心,极力的调节着气氛,我的话竟也越来越多了起来,破天荒的与他聊了许久。

  因为寂寞

  下线后我不经意瞄见镜中的自己,竟然笑靥如花,我这是怎么啦!妖言从背后扳住我的肩,“水儿宝贝,找到感觉了?”
  “去,去!都不是怪你,瞎胡闹!”
  “我可是一片好心呀,再说了,你不开门,别人能进得来嘛!嘻嘻,开玩笑,宝贝,这样才是对的。也不枉妖言我一片苦心。”
  “快去帮我把资料删了,我可不想出什么事?”
  “哎呀,亲爱的,能出什么事呀,大不了像妖言我一样,如鱼得水,自由的畅游!”
  “我可不能跟你比,我怕我是鱼没错,万一爱上的是只飞鸟,岂不死得很难看?”
  “你看你,就你这思想,我可真为你担心,说说,刚才聊的那个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啊,人家有妻有子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过礼貌性的聊了聊。”
  “感觉才最重要,其它都不重要,水儿宝贝,记住,快乐就好!” 妖言说完又幸福地去和老男人约会去了。
  我呆呆地坐着,脑海里竟一遍一遍回放起刚才与沧海桑田聊天的话来,许久以来我都不和女人聊天,偶尔有聊也一定是因为有事,像这样无所事事纯粹聊天的事能说得上是第一次了,我想,是不是因为太寂寞了。许久了,不曾去想什么,许久了,以为遗忘了一切,许久了,却发现仍然害怕寂寞。

  往事如烟

  曾经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是美桂,美桂其实是个不错的女孩子,我仍如是说,善良,真诚,可惜有男人的通病,永远控制不了下半身,其实现在想来也觉得在情理之中,有几个男人能拒绝女人的投怀送抱呢?只可惜几年前我没有这样去想,在坚持完美爱情的宣言也毅然离开,后悔了吗?不,凡事都有注定,或许我与她注定不能长相厮守。但我有足够的自信相信她今生今世也忘不了我,她也承认这一点。

  我亦从不忌讳在他她面前坦言自己的思想,而她在说念念不忘我的同时依然与喜欢她的女人们缠缠绵绵,且不用在我面前遮遮掩掩了。奇怪地说,我丝毫没有了当初同她在一起时那种酸痛的感觉了,这真让我怀疑我们曾经几年的爱是不是一个错误,但无论如何,爱情不在了,亲情仍在,我们仍朋友般的和平相处着,偶尔也在Q上聊聊彼此的近况,开些不痛不痒的玩笑,或是打个电话,互报平安。

  而我便从此认为,这世上没有谁不能丢下谁,没有谁能离不开谁,无论是怎样惊心动魄的爱恋,或是海枯石烂的誓言,都会在时间的流失中成为过往云烟,留下的,只是心底那一抹痛或是一些美丽且甜蜜的回忆。

  枫叶飘飘

   其实我是不泛朋友的,生活中有妖言,网上有枫叶飘飘。枫叶飘飘二十八岁了,是我在网上很亲密的姐姐,写得一手好文,而我们亦是因文相识,她是我所在书香女人版面的常驻写手,写的散文和小说常看得人心动不已。认识已近一年了,感觉如同一个关爱自己的姐姐,一直在远处与我分享一切的喜与乐。
  生活中的枫叶飘飘是老师,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而网上的枫叶飘飘亦是一个幸福的小女人,有一个爱她的网上恋人。当飘飘告诉我她许多优美的散文来自网上恋人所给的灵感时,我可真有些羡慕她的姐弟恋。
  因为飘飘的恋人在国外,所以他们从未见过面,素为谋面,却能恋上三载,这样的男人该是一个让人值得珍惜的男人,在满世界男人为性而爱时,有这样一个男人能远距离的恋着一个可能一辈子都不能见面的女人,该是如何的让人感动呢。想到飘飘,我忍不住又上线,我知道她一直是隐身的。
  “飘飘姐,在吗?”
  “呵呵,在,怎么了,黑暗?”
  “飘飘姐,最近怎么样?”
  “幸福中!呵呵”
  “好羡慕哦。”
  “羡慕什么呀,黑暗,是你不给别人机会,否则……”
  “飘飘姐,你也知道,这是讲缘份的嘛,有几次我试着聊天,可是无法进行下去,所以至今我也只能孤独着寂寞,只能感受着你们的幸福,来增加点自己的快乐! ”
在飘飘面前我总会显得比平时活泼,大概是因为我知道她会包容我的一切。
  “抱抱黑暗,一切都会有的。其实这样的恋,幸福且无奈,甜蜜且痛苦,人总是不会知足,拥有了便想要更多,于我们来说,甜蜜的语言已经显得太空洞了,我宁愿能有一个真实的相拥。”
  “呵呵,真想见总是能见的呀。”我有些不解。
  “是的,真想见总能见,关键是见了又如何呢?明明没有结果,不如就让这一切停留在此处,这样也许更长久,也许更美好。”
  “恩,飘飘姐已经很幸福了,不要不知足哦。看看“黑暗人生,我……”我故作可怜状,发了个泪流满面的动作。
  “你这小子,我可不会同情你。哈哈!放心吧,幸福就在不远处等着你呢!
  • 0

  • 0

  • 0

回复 [ 共1条互动,1人参与 ]
返回列表页

快速回复

进入"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