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便民网 福州论坛 > 情感公寓 > 伊人情感
发新帖

寻妻~转

daniel03 发表于:2004-11-18 1308人阅读7条回复 鲜花0 [ 复制链接 ] [ 快速回复 ] [ 举报 ]

  序章

  两千年前,撒旦爱上了人间的女孩并将她带回魔界。接下来,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1.

  喧嚣的街道,车水马龙。他驻足在装饰得阴沉古黯的侦探事务所门外,仰头望着印有“涅槃”字样斑斑锈迹的招牌,嘴角浮现出刹那间的笑容,看上去带点邪意。
  幽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上,凝望着天花板发呆,无所事事。
  幽刚出生母亲就因为精力衰竭而逝世。自幼就面对沉默寡言的父亲,让她的性格变得怪异,脑子里想的全是些不着边际的事儿。生平最喜欢读些关于天使、恶魔之类的书籍。由于父亲常年在外四处奔波,幽学会了独立,习惯了孤独。加上得天独厚的天赋,十九岁的她就已经是一家侦探事务所的老板了,在黑白两道跑。事务所里的摆设奇形怪状,色彩全是低色调的,看上去十分诡秘,甚至有些恐怖。这倒与事务所的名字很般配——涅槃。意味着死亡。
  “还有一个月就二十岁,爸会回来吗?”她喃喃地自言自语。
  虚掩的门开了,有个人影无声无息地进来。
  当幽的视阈里出现一双深邃的眸子,正盯着她的时候,她“腾”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赶紧收拾好茶几上凌乱的报刊杂志。冲了杯咖啡,招呼起客人。
  幽不经意瞥了那个男人几眼,竟然会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她自己也说不上来,只觉得那人煞气很重,眼神迷离得以琢磨。明明近在咫尺,却好象有重重迷雾阻隔。再转眼一瞧,只见他一身的名牌货,多半是个挥金如土的有钱人。幽很是恼火。最近的几个case不是帮富翁寻找初恋情人,就是替富婆调查他老公的狐狸精。新社会的有钱人总是干一大堆无聊事。这年头,有钱也是一大负担。对于这类型的案子,幽一向都很淡然。
  “事情办好了,多少钱都不是问题。”男人冷冷地说道,随即递上张支票,幽接过支票,看也没看就搁在了桌上,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不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她也以冷言冷语回击。暗自心想:他傲气,我比他更傲!
  男人依然一脸死寂,口吻丝毫未变,继续说道:“找一个刚满二十岁的处女,颈部右侧有块像吻痕的胎记。一有消息就按照这个电话和我联络。”他的谈吐举止都干脆利落。接着他扔下一张名片,起身便走。
  幽拿起支票和名片紧跟着追了出去,莫名其妙的慢了一步,眼睁睁地看着他开着红色的跑车倏的从眼前猖獗驰过,掀起一阵尘烟,呛得幽的眼泪直流。
  “什么玩意儿,拽什么拽!”幽愤然踢着大门。她正准备将手中的支票和名片扔掉之际,无意中余光落在支票填写的金额栏上,差点窒息得厥了过去。“天啊,五……五百万!”一声惊叫,引来周围人异样的眼光。没办法,这个社会只要和“钱”扯上关系,母猪上树又岂是天方夜谭。
  幽讪讪地回屋。心跳加剧,她使劲揉揉双眼,再次确认了刚才的事实。再一瞧那张名片,上面赫然印着一个血色大字:魁。
  幽的腿一软,顺着桌沿滑下,瘫坐在地,两眼呆滞,漠然盯着远方。
                 
  2.

  夜阑人静,月光显得澄莹皎洁。清辉撒满依旧灯火辉煌的城市。幽静静地倚靠在阳台的栏杆上,俯瞰斑驳陆离的霓虹灯,宛转萦纡的立交桥,还有高耸却寂寞的大厦。幽的家住在二十楼,她喜欢“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偏爱高层地带的空气。在那里,呼吸到的空气不会夹杂着尘嚣的味道。
  幽爱上了星斗阑干的夜空。星光的璀璨夺目,让她深信自己那颗守护星就在遥远的地方注视着她。可她却常常认为自己与守护星之间存在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任凭她如何泅渡,也是徒然。转瞬间,她双眉颦蹙,思绪回到往昔。
  两年前,幽在冗杂的巷子里穿堂而过。忽然被一个年迈的和尚拦住去路。细问之下,才明白他是来化缘的。幽不禁觉得可笑,现在的乞丐扮残疾,扮老弱妇儒,扮贫困大学生。扮和尚?这还是头一遭见。看他光溜溜的小圆头,上面还有九个白色小点,身穿破旧僧衣,跟真有那么回事儿似的。幽看在他还算“敬业”的份上,从兜里掏出零钱,正打算丢给他,却被他阻止了。
  “钱财乃身外物,贫僧只求一些吃的便可。阿弥陀佛——”说着他双手合十,做起和尚惯有的姿势。
  幽被弄得哭笑不得,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将今天买的便当送他。
  和尚临走时,赠了几句话:“施主本命星与守护星有所偏差,阴差阳错,是福是祸,全凭施主自身修为,一切小心为上。”至今,幽也未能参透老和尚那番话。
  “傻瓜,也许是那个和尚瞎掰,我居然还当真。”幽自嘲着对地面上的影子说。“如果注定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几天,那就活一天乐一天。你说是吗?”她是和她的影子一同成长的,早已有了一种难以言喻的亲和感。尽管影子不能说话,但能聆听她倾诉心事,发发牢骚,她就心满意足了。
  那男人冷峻的面孔又浮现出来。
  五百万。会有从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她想。
  处女。这年头上哪儿去找?再怎么调查人事资料,总不能连这一项也写在调查表上吧。不被别人叫BT才怪。
  她想,她该睡了。
                 
  3.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即使那五百万对于幽并没有实在的意义,但她偏是个喜欢挖掘神秘的人。大半个月以来她也没闲着,整日早出晚归,黑白两道的关系都动用了。本来是大海捞针的渺茫,可偏偏让她给碰上。几经波澜,终于觅得一位名叫韵儿的清尘脱俗的女孩。
  幽压抑不住心中的狂喜,与魁取得了联系。魁竟然在眨眼的功夫就赶来了,好象他就寸步不离地跟在幽身边,好象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抑或是他根本不是人类。
  “她不是。”魁见到韵儿之后,斩钉截铁地说。然后,转身离开。幽在他眼里就像空气。
  简短的三个字否定了幽这段时间的成果,没有任何解释。刹那间,幽有种从天堂坠入地狱的失落。“站住!”她冲魁大吼道。第一次,她开始介意别人的看法。  “凭什么下这样的定论。你要求的条件韵儿都具备啊。”魁停住脚步,背对着幽。浑身散发出迫人的气焰,像是与生俱来的。“愚蠢的人类,总是被事物的表面蒙蔽双眼。那个女人的身份是伪造出来的。还有,我不喜欢你和我说话的语气,如有下例,我可不担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他轻蔑地笑,迈着嚣张的步伐离开。可那种摄人的气势仍然弥漫在周围,像湖中滋蔓的水藻缠绕全身,让人动弹不得。
  事后,幽盘问过韵儿,一切都如魁所料。韵儿在江湖上混了好多年,算是骗术高明的老手。而魁只不过与韵儿初次见面(这点韵儿已经证实)就能识破韵儿的身份,未免神通得过头了吧。
                 
  4.

  幽疲惫地回到家。一抬头,喜出望外,刚想张口叫声“爸”,而他却与幽檫身而过,形同陌路。
  努力维持的笑容在她的脸上僵持片刻之后,还是消失了。落寞。心好象被掏空一样。空空的,空得什么也没留下。
  “砰”的一声,门关上了。他又走了,不曾留下只言片语。他可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夜里,幽内怀殷忧,无法入睡。一声巨响猝然而至,紧接着一些杂乱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瞬时飘忽隐约,瞬时震耳欲聋。
  幽紧捂双耳,可那种异常的声音未曾减退丝毫,如同从异度空间传来的,深入人心。她定定神,闭上眼,有种感觉牵引着她,将她带去声音的来源地。
  幽在黑暗徐行了一段时间,直到她能感觉到强烈的阳光。她缓缓睁开眼,一阵飓风破空而来,她往外连滚好几个跟头。一种不知名的意念支持她继续向前,她顶着咆哮的飓风,衣衫在风中猎猎作响,步履蹒跚,继续这段不知未来的旅程。
  风止。幽睁开双眼,面前是白茫茫的一片,不见天不见地。再向上张望,两个人影凌空而悬。
  是魁!还有,爸爸!
  “别以为你附在凡人身上,我就察觉不到你的气息。不要忘记,我是黑暗帝王。”魁的嘴角向上一扬,带着讽刺与傲慢。不多时,他的眉毛向上拉,露出凶狠的目光。“把微灵还给我,否则,我拆了你的骨头!”“撒旦,也许米伽勒会忌你三分,可我死神不会。我本来就无身,无魂,你又能奈我何?顶多伤我元气,用不了多少年我照样能出来活动。”幽的爸爸肆无忌惮地大笑。笑声中透出阵阵阴气,让人不寒而栗。“不要动怒,两千年前,你从米伽勒手中夺走了微灵,把她娶回魔界,并许下'永恒的爱'的誓言。到如今,微灵受不了你的霸气,厌倦你那阴气沉沉的万魔殿,趁你疏忽,从轮回隧道投胎,再世为人。”“少罗嗦!”魁眉头紧皱,咬牙切齿。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被我说中痛处了吧。你最心爱的女人竟然背弃你们的誓言,你也不能迁怒于我。她是一个被神眷念的孩子,根本不属于你。我也只是帮她一个小忙,星移物换,让你算不出她身在何处。”又是一阵令人发麻的笑声。
  “哼,就凭你?要不是你和米伽勒那个假仁假义的家伙从中作梗,微灵的命相会被调换然后再用结界封印!?”“原来你知道?不愧是曾经被神赐封的'神前之座'.可惜你知道也没用,大天使米伽勒很快就会将微灵带回天界了。”“你的废话太多了!”话音刚落,魁展开了全面的攻击。
  很明显,魁的力量强大得多,幽的爸爸根本敌不过,转眼间就已经被击落在地,身负重伤,无法动弹。
  魁从空中平稳地降落,一步一步朝幽的爸爸那个方向逼近。全身散发出无比强大的力量化作黑紫色的气体萦绕在他的周围。
  幽的爸爸命在旦夕。正是这个时候,幽冲上前,挡在她爸的身前,伸开双臂,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死死盯着面前那个可怕的男人。
  魁颇感惊讶,但很快又恢复强硬霸道的语气:“不自量力。闪开!”幽一声不响,依旧不肯挪开半步。
  “我撒旦要做的事,从没有人可以阻拦。这是你自找的!”说罢,魁伸出右手,掐住幽的咽喉,越掐越紧,像是要幽的喉管破裂才肯罢手。
  只见幽在痛苦中挣扎,脸色刹时变红,又刹时变青,嘴唇泛着红黑色。一滴滚烫的眼泪从她的眼角溢出,滑落到魁的手背上。那一瞬间,他的手不自觉地松开了。
  幽捂住胸口,无力地咳着。
  魁愣愣地看看自己的右手,又看看眼前的幽。回想刚才的一刹那,他的的确确从幽的眼泪中感受到微灵的余温,从幽的脸上看到微灵的影子。那种倔强得令人心疼,令人怜惜的感受很真实。但他明白,幽并不是微灵的转世。其一是因为幽的年龄不满二十岁,其二是因为她的颈部右侧没有当初他烙下的吻痕。
  原来,幽的爸爸是假装受伤。他见时机成熟,蹭起身,用尽全力将气流凝聚在手掌心,发出了致命的一击。
  幽刚好正对着魁,背对她父亲。若气流击中她,非魂飞破散不可。魁见情势不妙,一挥手,将幽撂到几十米之外,却无暇顾及自己。正好被威力强大的气流击中腹部,倒退几米之远。他单腿跪在地,埋着头,几缕耳发垂下,遮住了脸。只见地上一滩鲜血。
  “撒旦,这儿不是魔界,你的力量弱了很多。再加上负伤,你拿什么和我斗!”幽的爸爸以一种胜券在握的阵仗仰天长笑。
  正在他得意之际,忽闻一阵更嚣张更狂妄更亢奋的冷笑声。
  “你,笑什么?”幽的爸爸心头一悸,声音有些颤抖。
  魁不紧不慢地站起身,像是死后重生一般。突然,他全身的衣服开始撕裂,一对硕大无比的黑翼从他背部伸展开来,长长的角,尖尖的耳朵,再加上手中握着被称为“全能者的武器”的权仗,周围弥漫着邪恶的空气,那正是圣经里经久不灭的恶魔——撒旦。
  “我,还是那个强大的我。”
                 
  5.

  “不要——”伴随着幽撕心裂肺的悲鸣,一场鏖战画了句点。
  她抱着父亲的躯体,声泪俱下。用颤悠的手轻抚着父亲癯瘦的面庞。在这个世上,她失去了唯一的亲人,从此,她连心中唯一的奢望都被无情的抹灭。
  ?“用不着悲伤,这个人根本不是你的父亲,他只是死神的代替品。”撒旦的语气依然冷淡,脸上除了邪气和霸气就找不到其他表情。“无知的人类,总是在黑暗中卑微地哭泣。”哭声即刻停止。幽将父亲的躯体小心地平放在地上,起身,把心中的淤积的话一股脑全发泄出来。“说得对,人类不会扭转乾坤,不会预知未来,更不会让时光倒流。有时候,有时候甚至贪婪,愚蠢,自私。但事物会总有两面的,人类也有善良,聪明,无私的一面啊。平凡,并不是我们的错,平凡也有平凡的生活方式。而你呢?狂妄,傲慢,霸道,野心勃勃,不可一世的恶魔曾经不也是拥有'似神般的光芒''最明亮的星星'的称号吗?为什么不能正常的看待人类呢?”撒旦面带愠色。顷刻间,无数根黑色的羽毛像锋利的飞刀,割破幽的衣服,划下一条条不深但很长的伤口。不一会儿,幽已是遍体鳞伤,躺在血泊之中,咬着下唇,不曾呻吟一声。
  “我说过,别再用那种语气和我说话。这次给你点教训!”哪知撒旦的话音刚落,幽强忍着痛楚,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哼,我只是个平凡的人类,唯一的奢望也只是家人团聚,快快乐乐,和和睦睦。压根儿就不想和你们这些恶魔、死神什么的扯上关系!”“你没得选择。米伽勒已经将你的本命星与我妻子调换,我无法搜寻到我妻子的下落。而你则会对你本身的守护星产生感应,到时,我就能找到我妻子。所以,你必须要完成任务,否则我会让你不生不死在三界之外永无止境地游荡。”“哦,是吗?那我是不是要和你订个契约呢?传说中的撒旦是要和帮他做事的人订下契约。”幽用一种无所谓的口吻说道。
  撒旦的眉梢微微扬起,语气没有先前那么强硬了。“作为一个凡人,你对我的事倒是了解不少。契约,那就不用,因为无论你是否找得到我妻子,我都会掀翻三界,将我妻子带回魔界。”撒旦果然如传闻所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我可以要一个愿望吗?”幽问。
  “你说,我会满足你的。”笼罩在幽脸上的云翳消失了。“如果你找到你妻子,就让她多在人世间呆一世。”“不行!”撒旦顿时怒火中烧,一股气流不断腾升,“她背弃了对我的誓言,我一定要让她尝到背叛我的惩罚!”“背叛?她怎么能算是背叛呢?你想想,一个人间的女人放弃一切,陪你在恐怖的魔界生活了两千年。两千年啊,对你来说只是冰山一角,可对于她是一段多么漫长的日子。要是我,肯定呆二十年就腻了。”幽对于撒旦理解的“背叛”简直是惊觉加愤怒。
  “有我对她永恒的爱,难道还不能把她留下来吗?这不是背叛是什么!”“你太浅薄,太无知了。你给她的爱正是束缚她,让她痛苦的来源。我想,她一定是含泪离开你的。你给过她自由吗?一个女人为了你,被束缚了两千年,那是多么悲哀一件的事啊。在你以自我为中心的时候,可曾想过她究竟想要什么。让她多在人间呆一世,对你来说只是个短暂的瞬间,对于她却是一种极度的奢望。如果你真的爱她,就满足她一个小小的愿望,到时候她一定会心甘情愿地跟你回魔界。”幽用柔和目光,乞求撒旦的答复。
  撒旦伸手捏住幽两处的太阳穴,如果他稍微一用力,幽的脑袋就真的会破裂。  “我的事,用不着你教我怎么做,我最恨有人摆出一副救世主的样子。”幽无所动容,一直望着撒旦那双红色瞳孔爱很交织的眼睛。
  渐渐的,撒旦的眼神变得温柔,幽的个性和微灵实在太像了。特别是当微灵下决心要做某件事时,那种执着的眼神,在幽的眼里表现得淋漓尽致。他根本没办法对幽下手。“你这女人有点愚蠢,还有点麻烦,但说的话还算过得去,好,我答应你。现在我要回魔界,你需要帮忙的时候,我会回来的。”
                 
  6.

  撒旦临行前,幽给了他一个蕴藉的微笑,让他的眉宇之间有些细小的变化。
  一束耀眼的紫光直冲霄汉,幽回到现实之中。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有些冷清。
  “好美啊!”路上的行人惊叹道。
  只见漫天漫地的黑色羽毛泛着淡雅的月光在空中翩然飞扬,而幽早已有两行眼泪溢眶缓流。
                 
  尾声

  翌日,有一片云蒸霞蔚的天空。今天正是幽的二十岁生日,她对着镜子,换上了隐形眼睛,改变自己长久以来的死气装扮。
  “噫,这是什么?”幽了凑到梳妆台前。
  在她颈部右侧有个清晰的吻痕胎记印现出来……
                    Daniel
  • 0

  • 0

  • 0

回复 [ 共7条互动,4人参与 ]
返回列表页

快速回复

进入"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