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便民网 福州论坛 > 情感公寓 > 伊人情感
发新帖

冤魂校舍

skysnow 发表于:2005-05-18 1198人阅读1条回复 鲜花0 [ 复制链接 ] [ 快速回复 ] [ 举报 ]

一个小时后……

“手电筒…”

“有.”

“电够了么?”

“我办事你放心.”

……

“通讯器OK了.图书馆也已经告知需要封锁了.”

“好,一切就绪.”

许闲四人准备好装备,来到图书馆附近.此时的校园内因为放假已经很是人烟稀少.八月天的气候却让人有着三月天的寒冷,天空中又飞扬起细细的柳絮.许闲在快到图书馆的时候停下了脚步,对身边的三人说:“本来我是打算用牛眼泪来让你们看到该看到的一些东西,可是牛眼泪的时间最多只能支撑半个钟头,而且你们又没有抵抗的能力,虽然说李克命硬问题不是很大,江雨是警察,阳气较重也没什么,可是小迪被离过魂,而且整件事也是由他而起,所以他的阳气最弱,让他去简直是去送死,所以我决定我一个人去.你们就留下来一方面照顾小迪,另一方面也为我善后.记住你们就站在这里,这是三张保魂符,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将它丢失了,也不要再靠近这个图书馆.”

“什…什么?这怎么可以,我们是好兄弟,说好了要一起面对的.”李克激动的对许闲说到.“唔~~,都是我害的,我不该打那个该死的电话.既然是我的错,我就应该亲自去摆平,相信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张小迪一把揽住许闲的肩眼泪忍不住就掉了下来.“好了,小迪,你多大了还哭.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装鬼吓人.算了,生死有命.我许闲没那么倒霉.”许闲拍了拍小迪的肩.然后对江雨说:“拜托你了,我会帮你查清你姐姐的死因,如果我四个小时后还没有回,你就带着李克和张小迪去少林寺找我的师叔圆隐大师将这个图书馆毁掉.答应我保护好李克和小迪,如果我没有出来,就让这个秘密永远的埋葬起来,不要再查下去了.”许闲向江雨伸出手,期望她能够接受他的嘱托.江雨咬了咬牙,她知道依照许闲的个性此时无论说什么他都是不会答应的,再说也确实需要有人留下来善后.“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一定要活着回来.”江雨紧紧的握住许闲的手.李克和张小迪也将手握在了他们的上面.“这是我的手枪,里面有一满匣的子弹,你带上以备不测”.许闲在接过江雨手枪的时候,迅速转过身说了句“等我回来”,就头也不回的向图书馆跑去.

许闲踏进空无一人的图书馆,偌大的空间中只有钟摆传来的”滴答”声回荡在空中.室内的温度低的吓人.许闲知道这不是中央空调的原因,因为学校通常都不会在放假期间将中央空调打开的.他一步步小心的靠近那件资料室.就在楼梯的玄观处,许闲停了下来,他听见在他的背后的大厅里想起了一阵阵规律而沉重的脚步声.而且脚步声似乎离他越来越近.是谁?是学校的同学么?不会,图书馆已经被封了.江雨做事是不会出这种问题的.是李克他们私自跟来了么?不会,这个脚步声太有规律了.李克他们此时慌乱的心情是不可能有这种脚步声的.而且脚步声显示只有一个人.那是那个幕后的黑手么?也不像,那些事一定是某些不知名的力量做的,它不可能发出如此沉重的脚步声.那会是谁?!声音更近了,看样子已经到了身后不远的地方.怎么办?要转身么?可是如果转身不慎而弄灭了身上的那三枚原神真火就更危险了……

就在许闲拿不定主意的时候,脚步声突然停止了下来.“啪”一双手搭在了许闲的肩上.顿时许闲身上的寒毛都齐刷刷的竖了起来.“跟我来”当手的主人沙哑而阴冷的声音想起时却让许闲松了半口气.之所以说是半口气是因为这个声音是刘斌的,那就是说刘斌应该没事,可是当许闲转过身来的时候,却被刘斌身上散发岀的阴冷煞气惊得反倒吸了一口冷气.不好,刘斌好像被摄魂术控制了.如果这样的话,即便到时候能将他们安全的送出去,后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许闲盘算着.“跟我来”刘斌沉重的脚步声再次响起.带着许闲朝玄观后面走去.

许闲跟着刘斌穿过玄观,来到那间资料室.只见吴希依旧端保持着起初的那个姿势.“进去”刘斌命令道.“吴希!你还好吧.”许闲问了一声.他知道现在屋子里除了吴希和刘斌外还有另外一个强大的令人畏惧的力量,所以不可以有丝毫的怠慢.“你好啊.”吴希回头看向许闲.此时在他的铁青色的脸上泛着一种怪异的笑容.让人觉得有一种杀戮的血腥.许闲发现吴希的脸看上去有些说不出的一种感觉,是似而非.究竟是什么感觉呢?一时半刻中,许闲也没有时间去多想.“在这里这么久了,你是第一个活着并且有意识见到我的人.嘿~~嘿~~”吴希,不,应该称为“它"冷笑着对许闲说.“你是谁?为什么要杀那么多的人?”许闲压制住内心的恐惧与气愤,盯着“它”问.“你应该已经猜的一些了吧,不然你不会敢只身来到这里的.”“它”讽刺的调侃到.“你是彭小姐?”许闲猜测,“它”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一下.但只是一瞬间便闪过了.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唉,虽然猜错了,可是已经很接近了.能够查到这些,看来你是下了一点功夫的.不过依你们这些人的智慧,想要猜到正确的答案…呵呵,实在是太为难你们了.”“它”嘲讽到.

什么?难道是我猜错了?这…不可能啊.许闲心下一惊.如果不是彭小姐,那会是谁.“你想知道答案么?好啊,那你就到地下室来吧.”“它”凝视着许闲的眼睛,用一种缓慢而轻柔的声音对许闲说道,此时许闲彷佛进入了催眠状态,直到“它”带着刘斌大步的从许闲的身边离开.在“它”的身影消失在地下室门口的时候,许闲方才如大梦初醒.不由让许闲惊岀一身冷汗.天啊,“它”的摄魂术竟然用的如此纯熟,在不需要任何暗示的情况下竟然就能将我在不知不觉中催眠了.如果此时“它”要杀我,简直是易如反掌.如此利害的摄魂术就不难解释为什么那么多的人会是在睡梦中被离魂的了.此时许闲的脑中反复想要努力理清那些纷繁复杂的头绪.为什么“它”要杀那些人?那些人发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为什么会有那些奇怪的手势?那些手势代表了什么?是一个解开禁锢的咒语?还是解开谜题的线索?为什么它的摄魂术会在张小迪和刘斌的那一次失败了呢?那个花白头发的人是谁?为什么“它”说“它”不是彭小姐──这个最有可能用冤魂索命的借口杀人的女人呢?那它是谁?它和整个故事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为什么它没有趁我被催眠的时候杀了我.它到底想要干什么?那个地下室是不是如我所猜想的藏着那个秘密呢?这些没有答案的谜题有如蚕茧般丝丝密密的将真相裹了个严严实实.算了,现去地下室吧.相信到了那里一切真相就会破茧而出了.

许闲想到身上的通讯器,于是决定确定一下江雨他们的安全,然后再报个平安.在确定他们那里没事的并要他们放心后,他便大步地走向了那个地下室.希望这次可以全身而退.这是许闲在跨进地下室里的第一个念头.地下室里幽暗寂静,越往下就越让人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沉闷.许闲打开手电筒,走了约莫十来分钟,前方出现了一条向下延伸的楼梯.什么?原来这个地下室还不是最下层.许闲心里“咯噔”的紧张了一下,此时他的心里弥漫着一种很糟糕的预感,但他已经没有时间去犹豫什么,唉,听天由命吧.他将身上下山时师叔留给他的驱魂符烧成灰就着随身而带的矿泉水喝了下去.然后小心翼翼的循台阶而下.当走完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他的脚已经没在暗黄色的水里了.是了,这里才真正是危险的开始.他这样想到.在一条静的可怕的地下水道里,听着自己的脚在水中移动的声音.许闲这时才发现原来最可怕的事情不是你遇到或看到了什么.而是你什么也没看到,最重要的是这里太安静了,安静的让人觉得到进了太阳系的黑洞里,原来曾经最讨厌的喧闹才是生机的表现.而这里却只能用死寂来形容.越往前走,水就越深,慢慢的竟然齐到了胸前.就在这时,许闲突然感觉到在水下有一双冰冷的手抓住了他刚要迈出的那只脚,并且一直在往下拉,随后又有一直手触到了他的腰.然后他感觉到在他身边的手越来越多.他拼命挣扎着高举起他的手电.一种惊悸如触电般遍布全身.手!真得如小迪他们描述的,到处都是手!而且每个手都做着怪异的动作.手势?为什么每一双手都做着不同的手势?许闲在忙着摆脱着些手的时候突然想到这样一个问题.一般来说如果他们是冤魂的话,他们反映的应该是他们死后一瞬间的记忆.如果是人为的?不会!没有可能是人为的.应该是想反映什么.但是那五个手势也一定是那个幕后黑手想要反映出来的某个想法.那么这些想法是要反映给谁的呢?是要反映什么呢?

在这时许闲身上的驱魂符开始发挥作用了,那些碰到他的手全部都被驱魂符上的安魂咒所超度了,但是这些被超度的亡灵没有像其它的冤灵去反抗安魂咒的咒语,相反的有更多的手争着去拉扯着许闲.许闲豁然开朗,原来这些水中的手只是一些因为被那个强大的力量禁镐而无法投胎的低级灵体,他们反复做的动作只不过是挣扎着想要逃出生天的一种意愿的幻化,为了逃出这里他们不惜用任何手段,包括──找替身.然而没有一个低级灵能逃出那个强大力量的控制,所以这里的冤魂也就越来越多.而这些水应该是地下水,但是已经被那些尸水所污浊了,在这些地下水渗出地面的时候,附着这些冤魂魂灵的腐质也就产生了楼道中的那些汲水和陈教授所遭遇的那一切,可是肖孝的死难到也只是因为机缘巧合的撞到了二十年一次的死亡之门还是另有隐情呢?算了,这又是一个难解的迷,还是趁现在这个大好机会将这些可怜的灵魂超度出这个鬼地方比较好的.

许闲不再去管那些挣扎拉扯的手,自顾凝神静气地缓缓吟诵着安魂咒的咒语,顿时被净化的魂体所产生的灵光将水道交互辉映.而半人高的污水由于安魂咒的净化功能也渐渐清澈而后消退了下去.许闲待这些魂体被超度完成后,借着灵光的映照快速的往前行进.走过幽暗的水道,前面出现渐渐出现了淡紫色的氤氲,越往后氤氲也就越浓密.在氤氲中,许闲彷佛看到了一片长满柳树的小山坡,山坡上有纸鸢在飞舞,远处还传来阵阵的笑声,一个男孩和一个小女孩奔跑着,两个人跑累了,男孩先做下来休息.而女孩拉了拉他的衣服,用手比划着,然后男孩重复了小女孩的动作,又拍了拍小女孩的头,然后男孩又坐了下来,女孩也背对着男孩坐了下来,两个人靠在一起.空中飘散着细细的柳絮,两人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就在此时,一阵浓雾飘过,柳絮依旧纷飞,但美好的景色笼罩在一片暗红的血光之中,男孩和女孩不见了,周围混杂着女人的低泣、小孩的哭闹和男人的叫嚣.然后又在一阵雾色中一切归于平静.柳絮依旧飞舞,景色依旧未变,但唯一不同的原来男孩和女孩相靠而坐的地方多了一垄荒坟,飞舞的柳絮多了几分荒凉与惆怅.许闲慢慢的融入了这片氤氲中,彷佛自己就是那个男孩,为他心爱的女孩迷醉痴狂.他好像听到了那个女孩要对他说:“来这里吧,我在等你.”他的脚步不由自主的跟着那个声音移动,移动…… (待续)
我强!
  • 0

  • 0

  • 0

回复 [ 共1条互动,1人参与 ]
返回列表页

快速回复

进入"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