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便民网 福州论坛 > 情感公寓 > 伊人情感
发新帖

总是被伤害,那是因为你自己没价值

季候风 发表于:2017-06-14 58人阅读0条回复 鲜花0 [ 复制链接 ] [ 快速回复 ] [ 举报 ]

第一章 噩梦

嫁入豪门,是每一个女孩子的梦想,对于陆尔来说,也是如此,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成功嫁入豪门后,竟然成为了她的噩梦。

三年来,陆尔被贴上了无数的标签。

小三。

心机婊。

倒贴货。

甚至是贱人.

三年前,闺蜜利清清滚下了楼梯,躺在了血泊之中,这一幕,陆尔亲眼所见。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利清清竟然说,是她推的。

尚未出世的孩子,没了。

这是属于利清清与许临的孩子。

到现在,陆尔都没搞明白,利清清怎么突然就约她在医院的楼梯口见面,而一见面,就向她哭诉,她有多爱许临。

利清清爱许临,陆尔是知道的,所以在知道利清清都怀了许临的孩子的时候,陆尔已经决定要放弃许临了,并且已经做好准备要衷心的祝福他们。

可是,利清清就那么在她眼前从楼梯口掉了下去,她明明是想去拉住她,只是速度慢了一步,然后她就眼睁睁的看着利清清滚到了楼梯的最下方,身子下面开始涔出一大摊血来.

随后就是许临匆匆赶来的身影,他一把推开了呆在楼梯上方的陆尔,看着躺在地上的利清清,整个人都丧失了理智。

许临抱着利清清的身体嚎啕大哭,他那样一个内敛稳重的大男人,竟然在就在她面前哭得像个伤心的孩子。

最后,利清清的孩子没有保住,而利清清,在医院休养了几天之后,趁着许临不在的时候,自杀了。

留了纸条,去了江边,一跃而进消失在黄浦江里。

可她陆尔,却阴差阳错的成了许临的妻子。

……

夜深了。

诺大的房里只有陆尔一个人。

收到了一条短信,是许临发来的,陆尔眉头一皱,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准备出门。

窗外下着大雨,陆尔下了出租车,紧紧的抱着怀里的一件男士外套朝着一家高档的酒吧飞奔而去。

她掏出手机一看,蒙娜丽莎酒吧二楼204,她站在门口,将确认了门上的字与手机短信上一模一样之后,这才呼了口气,将自己匆忙的收拾了一下,轻轻的推开了门。

许临发信息说自己喝多了酒有点不舒服,要她来送个外套,于是,冒着大雨,甚至都没想着自己穿一件外套,她就来到了蒙娜丽莎。

可是,她推开包厢的门,仔细的环顾了一下里面之后,并没有发现许临的身影。

难不成是他记错房号了?

正要转身出去打个电话,刚拉开门,就已经突然被身后的人一把抱住。

“哟,这个小姐不错嘛,来,亲一亲。”一个身形肥胖满身酒气的人直接就朝她扑了过来。

“啊!”陆尔吓了一跳,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手足无措。

“你是谁啊,你干嘛,快点放开我。”

反应过来之后的陆尔立马就想推开这个陌生的男人。

“小妞,装什么纯嘛,做你们这一行的,还想立什么贞节牌坊。”说着,那男人将她用力一扯,直接就把她甩在了角落的沙发上。

包厢里的音乐震耳欲聋,没有人听到陆尔的呼救,就算听到了,对于这样司空见惯的事也不会有人插手,甚至于有几个男人往他们这边扫了一眼,还露出戏谑的笑容。

“你放开我!”陆尔死死的护住自己的胸口,奋力挣扎着,“我不是小姐,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胖男人听到这话,在她胸前撕扯得手稍微的停顿了一下,将她压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不是小姐?那就是婊、子咯?”

紧接着,又淫笑着凑了过去,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一串吻痕。

“救命!”陆尔双腿踢腾着,双手被男人用力的按住,感受到自己的肌肤一寸寸地被印上男人肮脏的痕迹,她就难受得想哭。

“撕拉”一声,本就轻薄的衬衣被男人撕碎,露出了胸前大片细嫩的肌肤。

男人眼里的光芒更加旺盛了起来,陆尔挣扎着撇过头,渴望能有谁可以帮帮她。

“你看王总,今日可是找着美味了,都迫不及待了。”那群人笑着,端着酒杯,在灯红酒绿之下看着角落里上演的春宫戏。

“不要”陆尔仍旧用尽全力在反抗,可是,瘦弱的她哪里是一个壮汉的对手,男人的再次用力,直接在她的胸前划上了一道伤痕。

陆尔绝望的闭上眼睛.

她只是想尽一个妻子的责任想给自己的丈夫送一件外套,可是为什么会在她身上发生这样的事.

男人开始慌忙的解自己的皮带,陆尔再次试图爬起来,可刚想起身,对方就看破了她的企图,直接狠狠的给她甩了一个耳光。

“啊”这种力度,疼得她整个脑子都开始眩晕,她像个布娃娃一样被男人重新扔在沙发上。

正在这个时候,门开了。

陆尔如死尸一样瘫倒的身体,在看到推门而入的那个身影时,立马就又有了力气,开始奋力的反抗起来。

“许临,救救我!”陆尔朝着门口大喊。

陆尔这一叫,让在她身上扯着她裤子的男人猛地停下了动作,也让门口的几个人愣了神。

“许临,我在这里,救命!”

看到许临不动作,陆尔想推开那个男人,可无奈被他沉重的身子压着,根本无法动弹。

站在门口的许临朝着循着这微弱的声音看过来,包厢里的音乐实在太过嘈杂,他微微一皱眉头,伸手按下了身边的开关。

音乐关了,而灯却在一瞬间亮了起来。

众人都还没有适应这样强烈的光亮,纷纷微眯了下眼睛。

在场所有的目光都已经被刚进门的许临吸引,而陆尔就趁这样的时候,将膝盖猛地往上一提,顶在了胖男人的胯部。

“啊!”随着一声杀猪般的嚎叫,胖男人终于捂着自己的宝贝瘫倒在地上,面部的表情开始狰狞。

陆尔快速的爬了起来,刚想许临的方向跑,可是身下的男人却用力的拉住了她的脚踝,她猝不及防,狠狠的栽倒在地上。

“臭婊、子,敢伤老子,老子要了你的命!”胖男人很快就站了起来,在她的腰部狠狠的踹了一脚。

“啊”这一脚的力度,让陆尔在那一瞬间甚至都无法发声,也是这一脚,直接就将她踢到了许临的脚下。

此刻的陆尔,胸前的衣物早已破败不堪露出了里面黑色的内衣,如果不是这样的场面着实有点尴尬,那些看戏的男人,早已经对着她虎视眈眈了。

“许总,真是见笑了。”胖男人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忍着下半身的疼痛向许临陪着笑脸。

“这女人刚刚好像叫了许总您的名字,莫不是这是许总叫来的女人?”胖男人看着许临笑问道,“要真是如此,我可就真唐突了。”

整个包厢里的人在听到这话之后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许临的女人?

这王总是外地来的不知道这位许大总裁的脾气,这可是界内出了名的大冰山,做事更是手段高明,要真是碰了他的女人,这王总,可有的受的了。

陆尔整个脑袋都晕了起来,她无力的睁着眼,仰视着许临的脸。

她不仅是他许临的女人,还是他许临的妻子。

可是,他会承认吗?

“没有,我不认识她。”许临淡淡的开口,在她身上轻瞥了一眼之后,漫不经心的转移了目光。


第二章 老公

我不认识她。

好一个我不认识她。

陆尔心里一阵疼痛,闭上了眼睛,垂下脑袋,整个脸都贴在冰凉的地板上。

有些事情,陆尔不敢去想,现在看来,似乎真的是这样。

不管心中有多少的恨,可陆尔都想不通,自己是他的老婆啊,难道他就这样对待自己吗?

“那既然如此,这女人我就带走了,她可是弄伤了我,我可要好好的跟她算个帐。”说着,胖男人就要往她的方向走过来。

看到如此,陆尔惊慌的挪开自己的身子,想站起来,可是腰上真的疼得厉害,她慌乱的朝的许临的方向爬了过去,一把抓住了许临的裤脚。

“不要许临,救救我”

陆尔的眼睛里满是渴求,希望许临可以拉她一把,哪怕说句话都行。

整个房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这样的场面,倒让他们想起了电视剧还珠格格里紫薇与尔康初见时的那一幕,紫薇也是这样拉住的尔康的裤脚,哀求着他帮帮她,到最后成就了一段佳话。

可是.

许临不是尔康。

许临嫌恶的往后退了一步,硬生生将自己的裤脚从陆尔手中挣脱,然后淡定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冷眼瞧着地上的女人。

陆尔看着自己落空的手,眼睛升起的光芒逐渐熄灭。

是啊,他怎么会救她,他不是一直巴不得她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在他面前吗?他不是一直都在把快乐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吗?

陆尔无力的趴在地上,哀莫大于心死。

“臭表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快起来跟老子走!”男人用力的想将她拽起,可陆尔死死的抓住旁边的茶几,再次将目光投放在许临身上。

不,陆尔才不要就这样再他面前被带走,她不可以弄脏自己,她不可以让自己再也配不上许临。

“老公,救救我!”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拉走,陆尔突然再次一把抓住了许临的裤子,大声的喊了出来。

“什么,老公?”

“对啊,没听错吧,她竟然叫许少老公?”

“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人群中嘲笑的声音不绝于耳,而胖男人也终于停止了动作,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动作。

许临皱着眉头看着她,眼神里的内容意味深长。

这女人,终于开始聪明一回了。

他喜欢聪明的女人,可是,他不会喜欢她陆尔。

“哟,这是什么剧情。”

门再次被打开,一个身穿着棕褐色西装,长相俊朗的男人走了进来。

“莫总!”有人惊喜着叫了出来。

许临的目光也投射过来,看到了莫安然的身影过后,不悦地眯了下眼睛。

莫安然似笑非笑的看着许临,朝着他们的方向慢慢走进,刚刚在门外,隔着玻璃,他可是将这里面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

莫安然盯着地上的陆尔,陆尔微微的转过头,与莫安然的目光有过一瞬间的碰撞。

这个男人,有点眼熟,陆尔的脑子乱得慌,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

而莫安然在见到陆尔的脸的时候,显然也是愣住了,不过这样的表情也是稍纵即逝,随后,他就又重新看向了许临,笑容更加的意味深长。

“许总,真是好巧,我听说盐城来的王总在这个包厢所以想着来看看,没想到你也在,真是有缘分呐。”莫安然笑着对许临说。

许临瞥了他一眼,沉默。

“您是莫氏集团的莫总?”胖男人看着莫安然惊讶的说道。

莫安然不置可否,淡淡一笑, “王总,这女人,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如果不介意的话,就交给我处置吧,也当是我和许少,尽了这地主之谊了。”

听见莫安然说了这一番话,许临波澜不惊的眼睛里微微出现了一点复杂的光芒,他抬眼与莫安然对视,泯了泯嘴唇。

所有的人都看向许临与莫安然的方向,脸上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这女人是何方神圣,莫安然虽然没有明着为她求情,可这摆明了就是不让王总动她的意思啊。

王总也是混迹商场的老油条,自然知道莫安然的意思,而且,陆尔刚刚对着许临喊的那一句“老公”,也让他对陆尔望而却步。

许氏和莫氏可是s 市最大的两个家族,谁会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同时得罪他们俩啊。

“既然莫少开口了,就交由莫少处置吧。”王总心有不甘的瞥了陆尔一眼,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下。

莫安然似笑非笑的朝着陆尔的方向走过去,刚想伸手将她拉起来,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许临突然冷冷的开口,“这蒙娜丽莎的安保是干什么吃的,竟然有人闯进来冒充我的妻子,还赶快给我拖出去!”

许临这样一说,莫安然伸出去的手倒显得有点尴尬了。

陆尔抬头看着许临的脸,他仍旧是那样漫不经心,仿佛自己只是个局外人。

莫安然收回自己的手,居高临下的看着许临,一声冷笑,“真没想到,许少竟然还是如此有意思的人呢。”

两个男人四目相对,瞬间周围的空气都开始凝固了起来。

几个身形高大的安保进了门,直接提起地上的陆尔就往外走,陆尔忍受着手臂处被人禁锢住的疼痛,目光一直放在许临身上。

许临转过头,仍旧冷淡的表情。

陆尔被扔在了酒吧外面,她早已衣不蔽体,来往的人看她这样,立马就向她周围聚拢了过来。

陆尔咬着嘴唇,眼睛里的泪水瞬间奔涌而出。

她也是有自尊的,尽管在许临面前,她一直都是这样低贱而又卑微。

她迅速挣扎着爬了起来,死死的护住自己的胸口,朝着公交站跑去。

出门的太急,身上根本没带多少钱,刚刚想着快点给许临送衣服将钱全都打车了,现在身上只剩下两个硬币。

她一路踉跄,边走边哭,引来了不少路人的侧目。


第三章 嫌你脏

许临有些燥郁的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陆尔被扔出去之后,包厢里又恢复到原来的气氛,几乎所有人都自动屏蔽了刚才的事。

许临放下酒杯,却不经意间看到了门口处一件掉在地上的西装外套。

发了短信要那个女人给他送衣服来,本来还想说今晚能看一处好戏,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莫安然。

一想到这,许临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莫安然,后者正左拥右抱的坐在女人堆里,许临更是觉得空气都变得不新鲜起来,他继续看着地上的外套,想起刚刚被撕烂衣服的陆尔。

该死的,怎么忘了那个女人竟然还光着上半身就那样被扔出去的!

许临可以让那个女人生不如死,可一定要在他的掌控范围之内,他一点都不喜欢事情超出自己的意料。

许临站起身,直接就开门出去。

陆尔呆呆的站在公交站,现在已经入秋了,她不仅衣裳单薄还破了一大块,而且现在已经是11点,也不知道夜班车要什么时候才来。

她刚在想着这样的事,身边不知不觉已经多了好几个男人,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胸口,可那群人,竟然开始慢慢的将她包围了起来。

“美女,这么晚了,你穿的这么性感是在等谁呀。”其中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小青年朝着她笑道。

陆尔的再次提了起来。

这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她今晚就逃不掉被人侮辱的命运了吗?

她恐慌着往后退了几步,直到自己的身体顶住公交站牌。

“你们干什么,这可是马路上!”陆尔慌了。

“怕什么,这可是我们的地盘!谁敢扫老子的兴。”黄毛青年步步朝她逼近。

陆尔刚想伸手给黄毛一个巴掌,正在这时,一道明亮的车灯照射了过来,刺得她睁不开眼睛。

“靠!谁啊!”那群混混朝着开车的爆着粗口。

陆尔伸手挡住眼睛,音乐看着有人走下了车,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人已经上来就给了黄毛一拳。

然后就是几个人纠缠在一起,陆尔微微的挪了下身子,避开了车灯,才发现那个人的身影竟然熟悉得很。

是许临!

陆尔的心突然欢喜起来。

她还正愣着,那边许临已经快速的放倒了几个混混,然后朝着她跑过来,直接拉起她的手腕。

陆尔感受着来自手腕处的温度,他的手很凉,可被他碰到的地方却热的发慌,她愣愣的被他拽着跑,许临打开车门,将她推进了后座。

那群混混很快就追了上来,而许临也很快的坐到的副驾驶,在那群人正要拣起石头砸车窗的时候,迅速的发动了车子,将他们甩在了身后,扬长而去。

陆尔惊魂而定的坐在后座,她看着许临的背影,回想着刚刚在公交站他救她的场景,整个心里又开始乱起来。

他救了她,是不是代表其实刚刚在蒙娜丽莎其实他也不是故意的。

陆尔刻意不让自己去想是许临设了圈套让自己钻,她就是这样,对于许临,她可以无条件妥协,无条件退让,他十分之零点零一的好,就可以抹掉他所有的不好。

整个路上,许临都阴着脸沉默。

许临不说话,陆尔也不敢说话,生怕自己一开口就惹他生气。

车子很快就到了别墅的门口,许临停下车,陆尔便自觉的打开车门。

下车,然后快速的去开了门,自己都还来不及换鞋,就先替许临把拖鞋准备好。

许临看着她逆来顺受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那把火就直线往上增长,这个女人是死人吗?他这样侮辱她她也不会反抗,是因为那该死的愧疚心理吗?是因为知道是她害死了清清所以没有那个底气与他抗争吗?

陆尔弯下腰,帮许临解开鞋带,可是她这个姿势却刚好让在她高处的许临清楚的看到她胸前的春光。

可能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看着这样香艳的景色,他只觉得自己的浑身都开始燥热起来。

“许.许临,我去帮你放洗澡水。”说完,她便已经小跑着去了浴室。

许临有洁癖,刚刚跟一群混混拉扯了一番肯定会想第一时间清理干净吧,陆尔想着,打开了浴缸的水龙头,调好水温。

看着浴缸的水逐渐的升上来,陆尔微微一笑,想起身去叫许临,只是一转身,就与许临撞了个正着。

“啊”陆尔的脑袋撞在许临的肩头,她吃痛嘤咛了一声,刚想开口说抱歉,高大的身子就已经欺了过来,将她逼退到冰凉的墙壁上。

“许临”陆尔有点不知所措。

“别叫我!”许临吼她,目光却落在她的胸前,“你还真是会勾引人,想上你的男人走了一波又来一波,你就这么缺男人吗?”

许临的语气里满是鄙夷,他的强势让陆尔简直喘不过气来。

她想说她不是故意的,也想说以后不会再这样了,可刚想开口,下巴就已经被许临用力的擒住。

陆尔被迫看着许临的眼睛,他的眼睛有光,那种隐忍着欲望的光芒。

陆尔都忘了,她有多久没有这样与许临近距离接触过。

脑袋里只嗡嗡的直响,她还来不及考虑许临的反常,他的吻已经落了下来,霸道的侵占住她的唇瓣,用力的样子像是要让她缺氧而死。

陆尔难受的想逃,可是,他是许临啊,一想到这,她就放弃了抵抗,任由他在她身上索取,感受来自他身上的热量。

许临将她抵在墙上,他的硬朗与她的柔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陆尔感受到他身下的欲望,看着他一直在尽力的隐忍,她想帮他,于是,便伸出了手去,隔着裤子,抚上他的身体。

陆尔突然而来的动作让许临放开了她的唇瓣,他盯着她,嘶哑着喉咙问:“你想干什么?”

陆尔的脸上红了一片,她偏过头,思考了一番之后,才转头与他对视,看着他眼里愈加旺盛的光芒,艰难的开口:“那个许临,如果你想,我,我可以帮你”

陆尔的声音极小,可却清楚的进入了许临的耳朵,他看着只到他肩膀的女人,心中的欲、火更加肆无忌惮。

许临粗暴的撕开她原本就烂了的衣服,刚想亲上去,却看到了她胸前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痕。

这是,刚刚那个男人的痕迹!

一想到那个画面,许临立马就将陆尔狠狠的往后一推。

陆尔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脑袋直接就撞到了后面的墙上。

“帮我?你想怎么帮?用你这具身体?那你最好还是先去把自己洗干净!”许临暴力的将陆尔提起,一把就扔进了浴缸里。

陆尔整个身体都被淹没在水里,温热的水呛进她的嘴里让她难受得一直咳嗽,她情急之下紧紧的抓住许临的衣袖,扑腾着将许临的一身弄得湿了个透。

可她还是倔强着忍者眼泪没有哭,许临揪着她的头发从水里提出来了时候,她的眼睛里,没有委屈,更加没有畏惧。

她已经习惯了。

习惯了许临对她不好。

可是就是这样的眼神让许临的怒火久久不能平息,他再次捏住她的下巴,眼神恐怖得吓人。

“陆尔,我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会碰你,我嫌你脏!”说完,许临狠狠的将她扔下,大步的跨出了浴室。


第四章 不配做许太太

听见门被用力的关上,陆尔的眼泪,决堤般的落了下来。

死死的咬住自己的手臂,不让自己哭出声音,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碰到的花洒,冰凉的水刚好洒在她的头上,水再凉,也凉不过人心。

陆尔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窗外阳光正盛,透过白色的窗帘投进室内。

陆尔懵懂的从床上坐起,无意间瞥过床头柜上的闹钟,10点了。

看着地板上金黄色阳光,努力的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如果不是腰上清楚的疼痛感,她都要怀疑昨晚的事是不是一场梦。

陆尔摸上自己的脸颊,发现左脸红肿的厉害,自己的胃也在这个时候抗议起来。

陆尔这才想起,从昨天中午开始到现在,她还没有吃过东西。

走进洗手间,洗漱完毕,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印着一个明显的巴掌印,自嘲的笑笑,就因为这个巴掌印,似乎让自己的苍白的脸色都好起来了呢。

陆尔收拾好自己去了客厅,拉开冰箱,想随便吃点什么东西垫垫肚子。

刚拿出一块冷面包,就隐约的听到了楼上传来的细微的声音。

主卧里有水声。

陆尔怀疑的抬头看向许临房间的方向。

难道许临昨晚留下来了?

陆尔轻手轻脚的走到楼梯口,刚想抬步上去看个究竟,可她的脚刚碰到木质的阶梯,脑海里就想起了许临发怒的画面。

陆尔记得,那还是在她刚进这个房子的第一天,因为上去帮许临收拾房间的,不小心打碎了他一个小小的香水瓶子,那个时候,是她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接触许临,他揪着她的衣领对她吼。

他说以后不准她再踏上楼梯一步。

他说,你不配。

想起许临当时的眼神,陆尔的脚就像触电般的收了回来。

陆尔将攥在手里的面包胡乱的往嘴里一塞,快速的跑去冰箱拿出一大把食材钻进了厨房。

平日里许临基本是不到这里住的,所以她吃东西也只是随便的应付一下就行了,可是今天,许临好不容易留下来还没有一大早就出门,作为妻子,她也理当为他做一份早餐的。

陆尔她一气呵成的烤了几片土司,沾了果酱,炸了火腿,还煎了鸡蛋,把这些东西都端上桌子之后,她想起昨晚许临似乎喝了酒,于是又转身去热了一杯牛奶。

许临站在二楼的走廊上看着在楼下餐厅有条不紊的忙碌着的女人,眼神逐渐变得阴沉。

凭什么?凭什么她害死了他最爱的人之后还可以过着如此安逸的生活,他的一纸婚书,只是将她绑在身边让他可以一直折磨她让她痛苦的筹码,可是,在他看不见的时候,她竟然可以这样安稳的为自己准备着早餐。

“最幸福的事啊最幸福的事就是可以每天为阿临做早餐啊.”曾几何时,利清清曾这样搂着他的脖子对他说。

可是,就是这样简单的向往,他都没办法兑现,而这一切,都是这个女人造成的!

这样的幸福,她陆尔现在所享受一切,和她许太太的这个身份,原本就应该是属于利清清的!

许临的手紧紧的抓住栏杆,指节因为太过用力而变成了白色,他泯了泯嘴唇,试图压下自己心中的怒火。

如果可以用这个女人的命将利清清换回来,他一定会亲手将她活活掐死。

“许临?”陆尔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陆尔抬头看着许临的方向,他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一想到许临竟然在在一旁看了自己那么久,她竟然还有点小小的 欢喜。

许临缓缓地走下楼梯,在餐桌旁边停住。

“许临,你先吃点早餐吧。”陆尔小心翼翼的对他说。

许临转过头冷冷的看着她,“许太太,你的日子过得很安乐啊。”

陆尔愣住,不明白许临的意思。

“如果你真这么无聊,就去公司上班吧,我养了三年的闲人,也该够了。”许临嫌恶的看了她一眼,把目光放在她面前的早餐上,“还真是个贤妻啊。”

许临冷笑,”给我做早餐?只是可惜,你不配。”

许临淡漠的转身,缓缓的向门外走去。

门被用力的关上,偌大的房子又恢复成往日里死气沉沉的样子,陆尔看着桌子上还在冒着热气的牛奶,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嘴唇,缓缓地抬高自己的脸。

这个习惯,还是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记忆中有一个小男孩,曾经对她说过,伤心的时候就抬起头,这样眼泪就不会掉下来,就可以装作自己不伤心。

嘴里尝到咸咸的味道,她明明知道这样做根本没有用,明明就知道,但她怎样都阻止不了自己伤心。

陆尔擦掉自己的眼泪,勉强的笑笑。

自己不管做什么事,许临永远都看不到,可是,明明有的时候,她就觉得许临并不是对她没感觉的。

他喜欢她最喜欢的香水,他爱听她最爱听的歌,也爱吃她最爱吃的东西.

就像那个被她一不小心打碎的小香水瓶,都是她曾经用过的,最熟悉的味道。

就是因为这些似有似无,她在许临身边渴望了期待了三年。

就算是卑微下贱都没有关系,就算是没有自尊没有面子也没有关系,就算是明知道自己在被他各种戏弄也没有关系,她始终相信,许临总会有一天会看见她的存在。

可是,从她初见时开始喜欢他一直追求他到现在嫁给他三年,已经六年了。陆尔想不通,就算是块石头也被她捂热了,是块冰也该融化了,可是为什么,她与许临之间的那条鸿沟,一直在,而且还让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陆尔无力的蹲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嚎啕大哭。


第五章 金丝雀

有时候陆尔都在想,为什么三年前死的不是自己,这样,至少她可以不用这么痛苦,她死了,至少可以换来利清清与许临的幸福。

陆尔在家里折腾整整一天,又是冰敷又是滚鸡蛋,终于将自己脸上的红肿消退了一点。

若是平时自己在家她是并不在意这些的,之前她也会因为经常惹许临生气做不好事而弄得一身伤,不管不顾也照样过去了。

只是,这许临昨天前脚刚走,不到几分钟她就接到了京羽集团的面试邀请。

许临的办事效率也太快了,陆尔还以为他只不过是说说而已。

毕竟,三年了,自从许临私下跟陆尔领证,把她带进了这栋房子,他就告诉她,不许她再出去抛头露面。

其实陆尔知道许临的意思,不过就是不希望她离开他的视线范围出去给他惹麻烦而已。

所以,她就像只金丝雀一样被许临扔在这栋大房子里,过着漫长而又无聊的日子。

陆尔知道许临没有公开过他们的关系,可是看到许临发来这样的信息,心里还是失落了一把。

“直接去设计部报到,不许说你是许太太,我想你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你根本不配.”

陆尔叹了口气,将短信删除。

京羽集团,是S市最大的地产公司,名下还垄断了不少日化产业和服务业,是两大家族莫氏与许氏联合创立的商业帝国。

陆尔有点受宠若惊,京羽集团的门槛极高,多少优质的青年挤破头都不一定挤得进去,竟然给她发来了面试邀请?

陆尔虽然学历还是很可观,毕竟是与许临大学同学了三年,可问题是她并没有什么工作经验,唯一的一份工作还是在刚毕业时进的一家小型的室内设计公司。

可后来因为利清清出事,所以就自动离职了,再后来,就是与许临领了证,许临给了她这套房子,她便再也没有接触外面的人。

陆尔对京羽集团了解的并不多,都是在网上搜索的,但是她隐约知道,许临的爷爷是京羽大股东,而许临是京羽的接班人,也就是说,可以跟许临在一个公司上班,说不定每天还可以看见他,一想到这,陆尔的心里就有点小激动。

陆尔给自己化了一个精致的妆,看着脸上终于被遮住的巴掌印,她没心没肺的笑笑。

换上一套很久没穿的黑色职业装,直接坐车去了京羽集团的总部。

站在一座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之下,陆尔整个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公司的一楼是一个园林风格的大花园,花园的中央是一个蒲公英形状的喷泉,而四周就是风格迥异的露天餐厅,若不是早在网上查过,陆尔瞬间就要觉得自己是来了一家五星级以上的假日酒店。

看来这拥有全国最豪华的员工餐厅的京羽集团,还真是名不虚传啊。

陆续有人走进大楼,陆尔这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来的目的。

陆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大厅。

四处环顾了一下之后,直接就向前台招待处走去。

“您好,打扰了,请问设计部往哪走?”陆尔礼貌的与前台小姐打招呼。

前台小姐站起身,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陆尔,狐疑的问她,“不好意思,您说的是哪个设计部?”

陆尔愣了,难道有很多个设计部吗?许临只说让她去设计部报道,没说是哪一个啊。

陆尔掏出手机,想翻看许临给她发的信息,然后突然想起自己已经把信息删除了。

陆尔翻开面试邀请信息打开给前台小姐看。

前台的姑娘只是轻轻的一瞥,然后瞬间抬高了语气,“不好意思小姐,您这只是一份面试邀请,您还没有去面试,也不知道是不是能通过,就算通过了,也不知道会被分配到哪个部门,我们这有外装设计部,家装设计部,户型设计部,各个设计部下面还有很多的分部,所以,您还有很多流程要走,暂时还不能去。”

陆尔被前台小姐这一番话说得整个人都窘迫了起来,她怎么知道还有这么繁绪的流程啊。

可是,许临说的要她直接就去设计部的, 陆尔将手机收回口袋,她相信许临这么说肯定有他的用意,还是听他的好了。

于是,陆尔没有再管前台小姐,而是直接随着人群的方向去了电梯口。

可前台小姐一看到陆尔不听劝阻想直接硬闯,立马就紧张着打开了对讲机,将保安叫了进来。

陆尔站在电梯处,看着排在自己前面的人都拿着一个小卡片在通行口刷了一下,很快就轮到了她,她尴尬的站在最前面,不知道该如何动作。

“这人是谁啊,过不过啊,我们还要上班呢。”

身后的人已经开始议论纷纷的催了起来。

“是啊,这什么人呐,知不知道这是哪就站在这。”

“别挡路啊,你不过我们大家可还要过,迟到了算谁的啊。”

陆尔一听这些话整个人都窘迫了起来,她刚想拿出手机给许临打个电话,两个身材高大的安保已经从大门口卡快速的朝她跑了过来。

“小姐,你不能站在那!”保安拿着警棍指着她说道。

陆尔惊慌的看着保安朝她靠近,“你们误会了,我是来”

还没等她说完,两个健壮的保安已经将她用力的按住,直接就从通行口拽了出来。

“不,你们放开我,我是来上班的”陆尔努力的想解释,双手被保安控制住,大厅里所有的人都朝着她投来异样的眼光。

陆尔看着那些人的指指点点,羞愧的低下头,恨不得此刻立马就找个地洞钻进去。

“等等。”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关注微信公众号:YY小说,小说免费看,连载中。。。
  • 0

  • 0

  • 0

还没有人回复,第一个回复抢沙发,凑齐100个沙发,可以获得沙发勋章
返回列表页

快速回复

进入"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