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便民网 福州论坛 > 情感公寓 > 伊人情感
发新帖

性格不强势,关键时候总被牵着走怎么办?

季候风 发表于:2017-06-20 23人阅读0条回复 鲜花0 [ 复制链接 ] [ 快速回复 ] [ 举报 ]

第1章 穿成这样是想出去卖吗?

铃铃铃!

一声急促的手机铃声惊扰了傍晚安静的女生宿舍。

“暖暖,赶快接电话啊,你发什么呆?”苏暖暖旁边的女孩轻轻的推了推她。

“哦哦!”

苏暖暖接了电话便起身说道:“我出去拿一下快递!”

“恩恩,你去吧!”

不一会儿只见她抱着两只精美的礼盒走了进来,只是脸上的表情有些羞涩怪异。

“哇,好漂亮的礼盒啊,里面装的什么?是不是男朋友送你的礼物?”其他几个女生看到精美的盒子立刻围了上来好奇的询问。

苏暖暖尴尬一笑立刻捂紧盒子,勉强露出一个不太好看的笑容说道:“没什么,我在网上随便买了一件衣服!”

其他两个和苏暖暖关系不太好的女孩看着她捂着盒子不给人看,便撇撇嘴说道:“不看就不看,小气吧啦的,说不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苏暖暖听着两人的风凉话也不在意,只是脸上出现了几分为难的表情。

坐在她旁边的室友兼闺蜜关心的凑过来,小声问道:“暖暖,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困难?”

“悠悠,你能不能帮我把她们两人支开一下,我想换一件衣服。”苏暖暖一脸尴尬为难的说道。

宋悠悠不解的说道:“换衣服?换什么衣服?平时换内衣裤你也没有把人支开啊?大家都是女生你害羞什么?”

“悠悠,帮帮忙啦,以后我再向你解释!”

“额?好吧好吧,记得请我吃饭哦!”

接着宋悠悠随便找了一个理由便和其他两位室友一起出去了,宿舍内只剩下苏暖暖一个人,只见她盯着盒子一阵苦笑。

礼盒中分别放着一双精致的高跟鞋,和一件低胸性感暴露的连衣裙,裙子上还放着一张纸条,大概意思就是让她今晚一定要穿这身参加方成哲的单身party!

苏暖暖换上衣服后发现,这身布料极少的裙子比想象中的更加性感裸露,低胸又超短,把该露的不该露的全部都露了出去。

任凭她怎么拉扯依然遮盖不住,这件裙子唯一比情趣内衣好一点点的便是不透明。

就在苏暖暖拉拉扯扯想要多遮盖一点的时候,宿舍房门被突然推开,三个女生提着零食愣在了门口。

只见苏暖暖穿着一身低胸爆乳齐P连衣裙站在穿衣镜前,白皙的美背光滑细腻,纤细的蜂腰,挺翘的美臀,饱满的酥胸半露在外,隐隐可以看到两点嫣红,白嫩的脚上一双精致的恨天高将她的美腿显得更加修长笔直。

苏暖暖本就是帝舞学院的校花,全校公认的大美女,她在同学心中一向是女神的形象,可是这身衣服也太……

宋悠悠最先开口,一脸尴尬的问道:“暖暖,你……你怎么穿成这样?”

另外两个女孩不知是嫉妒她的美貌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竟然对视一眼开口讽刺道:“苏暖暖,你穿着这样该不会想去勾引男人吧?”

另一个说话更毒:“苏暖暖,你穿成这样是想出去卖吗?包你一夜价钱应该不低吧?”

“呵呵呵,真没想到我们清纯美丽的大校花竟是干这行的!”

宋悠悠听着她们冷嘲热讽的话,突然发飙吼道:“你们乱说什么,不清楚状况就不要乱说。”

“怎么?就你俩关系好,还不让人说话了?”

“一个好好的大学生堕落成卖身小姐还不让人说了?”

“我不但要说,还要把这个消息发布在校园网上,让那些男同学都知道知道我们的大校花是个什么货色,他们的女神根本不用玩命追求,是个给钱就卖的货!”两个女生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你……你们站住,别出去胡说八道!”宋悠悠愤愤的追了出去。

“悠悠算了,她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们也管不了别人说话的权力!”这时,苏暖暖倒是平静了下来,一边说着话一边将搭在椅子上薄款风衣穿在身上。

“暖暖,你刚刚就是要换这身衣服?你要穿成这样出门,你该不会是去找方成哲吧?”

苏暖暖不咸不淡的点点头,然后平淡的开口:“三天后是我们的订婚宴,他让我今晚去参加他的单身party!”

“什么?你还要嫁给他?为什么啊?你真的就那么喜欢他吗?”

“要是以前我还能理解,他迷人帅气、风流多金,虽然纨绔了一点但依然是许多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

“可是自从他出了车祸后已经成废人了,不但腿脚不便,就连那张帅气的脸都烧得面目全非、狰狞可怕,他现在出门都要带着半边面目,现在整个帝都稍微条件好点的女孩儿根本没人愿意嫁给他,都说嫁给他是守活寡!”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如果你们真的相爱我也不会反对,可是我这个外人都看的出来,他不喜欢你甚至讨厌你、有时还故意当着外人的面羞辱你,这种人根本就是心理变态嘛!!”

“凭你的条件想嫁谁都是勾勾手指的事情,为什么你偏偏要嫁给他?”

“这身衣服是他逼你穿的吗?”宋悠悠一脸愤怒的质问。

苏暖暖苦涩一笑,没有过多的解释,只说了一句:“有些事情身不由己又无可奈何!”

“先不说了,时间不早了,他不喜欢别人迟到!”

宋悠悠看着苏暖暖拿包离开的样子,微微有些发呆总觉得她刚刚的话充满了无奈和苦涩!

第2章 你穿的比我还少

夜宴国际!

整个帝都最奢华最高档的娱乐场所,就建在帝都大学城附近的郊区。

按理说娱乐场所应该建在繁华的市中心,可是夜宴国际偏偏反其道而行,并且还成为了整个帝都最著名的娱乐会所,这也是它的神秘所在,令所有有钱人趋之若鹜。

夜晚,道路上来往车辆较少,只见一辆豪华名车突然停在路边难以移动。

“怎么回事?”汽车内传出一道充满磁性又低沉悦耳的男中音。

“方先生,可能是发动机坏了,我下车检查一下!”司机老吴一脸恭敬的回答。

“嗯!”

就在这时道路一旁的灌木丛中传出一道惊恐刺耳的尖叫声:“啊……救命啊!!”

“呜呜呜,你们是什么人……滚开……不要撕我衣服……”

老吴向灌木丛中看去,只见两个染着红头发的小混混正将一个年轻女孩压在草丛里动手动脚耍流氓。

“方先生,我们要不要帮忙?”

坐在汽车后排的男人没有出声,仍旧低头盯着电脑,修长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仿佛没有听到一般,老吴看到他这副样子没有再问而是继续检查发动机。

苏暖暖穿着风衣踩着高跟鞋经过此处听到女孩儿的呼救声微微犹豫了一下,只见她脱掉脚上的恨天高捡起路边的两块砖头冲了过去。

一挥手便砸在两人的头上,下手狠辣毫不手软,就在两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苏暖暖又是几个连环砸直接将两个醉汉砸的爬不起来。

“警察马上就到,看你们这些流氓还敢为非作歹!”

两个醉汉一边捂着头哀嚎一边目露凶光,在听到她说报警之后,这才出现了畏惧之色骂骂咧咧放了狠话便跑开了。

“呜呜呜……呜呜呜……”地上的女孩还在害怕的哭着。

苏暖暖蹲下来开口安慰道:“别哭了,以后不要这么晚出来,也别再穿这么少了,再遇到这种事情可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女孩子要学会保护自己,哭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别人欺负你,你就欺负回来,哭有什么用?”

女孩的哭声渐渐小了,只见她抓着苏暖暖的衣摆小声乞求道:“谢谢你美女姐姐,那个……你……你可以把你的大衣借我穿一下吗?”

“我可以给你钱,就当我买了好吗?”女孩满脸乞求焦急的补充。

苏暖暖听着女孩儿的话下意识的向她身上看了一眼,女孩的裙子内衣已经全部被那两个流氓给撕烂了,就剩几根布条挂在身上,跟全裸差不多。

“姐姐我求求你了,不然我这个样子回宿舍同学们会笑话我的,我以后没脸活了,呜呜呜……”女孩说着说着又伤心的哭了起来。

苏暖暖犹豫了一下,看着女孩年纪小应该是附近的大一新生,还哭的这么伤心,只好一脸为难的脱掉自己身上的风衣给她裹身体。

“姐姐你……你怎么穿的比我……比我的还少!”女孩看着苏暖暖前凸后翘的完美身材一脸惊讶的盯着她。

苏暖暖一脸的尴尬难堪,毕竟她刚刚还在教训人家不要穿这么少走夜路,可是现在她穿的比别人更少!

“咳咳……你快回去吧,衣服送你了!”只听她说完便走到路边穿上自己的高跟鞋快速离开。

刚刚的一切被路边那辆豪车的主人全部看在眼里,男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跟随着苏暖暖的背影,盯着她裸露的美背,挺翘的臀部以及那双修长白嫩的美腿。

有趣又表里不一的女人!

没想到她看上去干巴巴的,里面还挺有料!

最重要的是个性很符合他的胃口,方慕瑾的脑海里回荡着苏暖暖刚刚的话,别人欺负你,你就欺负回来,哭有什么用?

“方先生,汽车修好了。”

“嗯,出发吧!”

汽车缓缓发动,老吴满脸兴趣的谈起刚刚看到的事情:“刚刚那个女孩下手可真狠,我看着都疼!”

“现在的女孩子呀,还真是表里不一,嘴上劝着别人不要穿太少,结果自己恨不得全裸出门!”

“呵呵呵,要是我闺女穿成这样我非打死她不可,老脸都让她丢光了!”

方慕瑾依然盯着电脑屏幕一言不发,只是汽车在苏暖暖身旁飞快驶过的时候,他又不自觉的向外瞥了一眼……

嗯,长得也不错,穿的嘛……确实有点少了!

这只不过是方慕瑾路途中的一个小插曲,他并未放在心上,此番回国还有很多的事情等他忙碌。

“方先生,我们到了!”

“嗯!”男人合上电脑,动作优雅的下车,然后迈开矜贵的步伐走进夜宴国际的某个包厢。

大概十五分钟后苏暖暖也走到了,夜宴国际不愧是整个帝都最奢华的娱乐会所,只见欧式的建筑照射出璀璨的灯光,将周围映衬的灯火辉煌,就像一座森林城堡一般。

大厅内香槟金色的水晶灯,白色的雕花长廊,地板上铺着意大利纯手工地毯,墙壁上挂着名贵的欧式壁画,将大厅衬托的极具奢华。

苏暖暖在打量室内的奢华时,其他人则都在打量她,因为她一进大厅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这姑娘的穿着好大胆,竟然穿着情趣睡衣就出门了,不过这身材还真是好的没话说。

苏暖暖感受着大家异样的目光,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故作镇定的问道:“您好,请问309号包厢在哪里?”

“这位女士请跟我来!”

服务员带着苏暖暖穿过金碧辉煌的大厅,走过几条白色长廊,终于在一间包厢前停下。

苏暖暖看了一下门牌号,略微犹豫便伸手推开房门。

室内灯光昏暗,音乐震耳欲聋,烟味微微呛人,其间男男女女歌舞不绝,有些更大胆的还在卿卿我我、搂搂抱抱旁若无人!

房门被人推开众人看着苏暖暖清凉性感的装扮,纷纷愣住!

只有坐在黑暗一角独自品酒的方慕瑾微微挑眉,竟是她?

第3章 方少艳福不浅呐

包厢中安静了几秒,突然有个公子哥模样的男人冲着身后的面具男语调暧昧戏虐的喊道:“方少,你未婚妻来了!!”

公子哥旁边的两位美女也跟着起哄道:“呦,这不是苏家二小姐吗?今晚穿的可真够清凉的!”

“是啊是啊,方少真是艳福不浅呐,娶了这样一个美娇妻,以后睡觉都会笑醒吧!”

面对包厢中那些不怀好意的起哄和玩笑,苏暖暖表现的有些尴尬。

只见她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一般,冲着众人腼腆的笑笑,然后小心翼翼的穿过包厢中刚刚正在热舞的男女,乖巧的坐在那个面具男的旁边,又把包包放在自己腿上挡住裙下春光,整个人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成哲,对不起,刚刚路上有点事情耽误了,所以我来晚了!”苏暖暖好像很害怕身边带着面具的男人似的,不但说话声音很小,就连指尖微微颤抖。

旁边带着半张面具的男人仿佛没有听到似的,依然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慢条斯理的喝着。

这时一个打扮美艳的女人端着酒杯凑了过来,语气娇嗲的说道:“方少,这就是你未婚妻吗?看起来也没什么出色的,老爷子为什么偏偏要你娶他而不娶我,难道在你心中我连这种呆板木讷的笨蛋都不如嘛?”

女孩软软的依偎在男人怀中,语调发颤哽咽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

这时方成哲才有了反应,只见他像是很关心怀中的女孩儿似的,赶忙开口哄道:“宝贝不哭,在本少心中你永远是最好的,其他人连给你提鞋都不配!”

“真的嘛?那你亲亲人家好嘛,过了今晚你就不属于人家了!”潘雪瑶用着娇滴滴的声音酥媚可怜的说着。

“宝贝儿不哭,不管什么时候本少的心都是属于你的。”方成哲说着突然挑起潘雪瑶的下巴狂野霸道的亲了起来,仿佛旁边的未婚妻是空气一般。

事实上,苏暖暖坐在他的旁边连空气都不如,整个包厢的人经过刚刚那个花花公子的起哄都知道她是方成哲的未婚妻,而且明天就要举行订婚宴了,可是他却当着她的面和前女友热吻了起来。

苏暖暖看着方成哲一手搂着潘雪瑶的纤腰一手从她的裙摆处钻了进去无限撩拨,不一会儿便把怀中的女人弄得娇喘连连、面色潮红。

“唔……嗯,你好坏哦……”

“快把手拿出来,人家受不了啦……”

“小妖精,小爷现在就想操翻你!”方成哲的话语中也沾染了情色的味道。

“咯咯咯……你好坏嘛,当着这么多的人说这种话,也不害臊……”潘雪瑶一边娇羞的说着一边冲着一旁低眉顺眼的苏暖暖投去挑衅鄙夷的目光。

两人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丝毫不回避别人投来暧昧玩味的目光。

苏暖暖感受着包厢中大多数人对她投来幸灾乐祸的目光,依然低着头小手紧张发抖的抓着腿上的包包安静的坐在方成哲的旁边,不敢出声甚至连呼吸都那么小心翼翼。

她知道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那么的不怀好意,她也知道方成哲今晚让她来就是为了羞辱她,或者说用这样的方式来警告她知难而退。

可是她现在能做的除了隐忍就是伪装,忍受他给的各种羞辱难堪也要嫁给这个令人作呕的男人!

从苏暖暖一进门方慕瑾的目光便不由自主的落在她的身上,并且她的一系列行为让他对她越来越好奇。

如果不是刚刚他亲眼见识过苏暖暖用砖块砸人的狠样子,以及她的脸上永远洋溢着自信张扬的笑意,告诉被欺负的女孩,如果别人欺负你,你就去欺负回来,哭是没有用的!

那么,他还真被眼前这个低眉顺眼、老实木讷,没有一点出彩的女孩给骗了!

事实上她的演技的确不错,整个包厢的人都被她骗了,可是方慕瑾却偏偏觉得她很有趣,甚至比眼前看到的更有趣!

一个原本自信活力有个性的小丫头,突然变得安静木讷、老实顺遂,这难道不奇怪吗?

他倒要看看这个善于伪装愚弄了所有人的‘乖乖女’,到底想做什么?

只是有些事情他还不太清楚,所以方慕瑾突然开口,对着旁边的好友问道:“什么情况?”

“嗯?什么什么情况?”正在看对面热闹的乔木楠被问的一脸懵逼。

只见他随着方慕瑾的目光看去落在苏暖暖身上,这才心领神会的解释道:“哦,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方成哲的未婚妻坐在他身边,他却和其他女人打的火热?”

“哈哈哈,还有表哥您不清楚的事情,那么让表弟给你科普一下方成哲的风流韵事!”

“现在正和方成哲腻歪的女人叫潘雪瑶,本来就是方成哲的女朋友两人感情很好,只是潘雪瑶的出身一般,方成哲的爷爷也就是你大伯看不上她,然后指名点姓的非要孙子娶苏暖暖!”

“苏暖暖……”方慕瑾听着苏暖暖的名字声音性感沙哑的重复了一遍,似乎觉得这个名字不错。

乔木楠怕方慕瑾不知道哪个是苏暖暖,还特意冲她的方向努努嘴说道:“喏,坐在方成哲旁边看着自己未婚夫和其他女人打的火热都不敢吱一声的倒霉蛋儿就是苏暖暖!”

第4章 就跳脱衣舞吧

“听说她是苏家二小姐,也是帝舞学院的校花兼高材生,除了性格老实木讷不出彩,其他方面都挺好的,要脸蛋儿有脸蛋儿要身材有身材!”

“苏家为了攀高枝上赶着把自己花儿一样的女儿嫁给已经成了废物的方成哲,就这方成哲那货还不领情,也不看看自己成什么样儿了,有个女人愿意嫁他还不珍惜,还当自己是风流少年呢!”乔木楠一脸津津有味、八卦无限的吐槽着。

“不过要我说啊,这苏家脸皮可真够厚的,上赶着把姑娘往方家送可是人家不领情啊,你看看方成哲那货都把人姑娘欺负成什么了,不过那丫头愣是不敢生气也不敢走!”

“这么窝囊没用的女人,我还是头一次见,身为方成哲的正牌女友看到男友和其他女人暧昧不清,连句话都不敢说,也活该她受欺负,说实话小爷我也不喜欢这么无聊的女人!”乔木楠对着苏暖暖各种评头论足。

“知道今晚方成哲叫苏暖暖来的目的吗?”

方慕瑾没用说话,只是微微挑眉,又动作优雅的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

“我刚刚听他的那些狐朋狗友说了,他们已经商量好了一会儿轮番戏弄苏暖暖,直到她受不了退婚为止。”

“不过现在看来那丫头为了能嫁进方家还挺能忍的,不过能忍多久可就不一定了,一会儿还有很多好戏等着苏暖暖了。”

“哎,也是个可怜的女孩!”乔木楠看着苏暖暖精美的脸庞略微可惜,好白菜让猪给欺负了。

“看她今晚这么精心清凉的打扮,八成还不知道一场鸿门宴正在等着她!”

“要我说啊,你这侄子也忒不是东西了,这么欺负一个小姑娘真不男人。”

“表哥,你身为他的长辈,一会儿他如果真的太过分了,你会不会管管?我觉得吧事情闹大了,方家的脸面也不好看,就算你和他关系再不好,毕竟出自本家!”乔木楠一脸兴致勃勃的问道。

看着方慕瑾不冷不淡的态度,撇撇嘴说道:“好吧,算我话多,你从来就不是多管闲事的主儿!”

方慕瑾的看了对面老实巴交的苏暖暖一眼,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双腿交叠一脸慵懒的靠在沙发背上,语气玩味的说道:“你还知道你话多。”

“看来今晚有好戏看了,也不算白来!”方慕瑾盯着苏暖暖低头发抖的样子饶有兴趣,小丫头装的还挺像。

“怎么能算白来呢,本来今晚就是给你的接风宴,圈子里的朋友你认识的方成哲也都认识,恰好又赶上他今晚的单身宴,所以大家才聚在一个包厢里,其实大家都是冲着你的面子来的!”

“方成哲那种纨绔子弟,以前还说的过去,现在都半残了还有谁会把他看在眼里,不过是看在方家在帝都的权势罢了。”

苏暖暖低着头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今晚的鸿门宴她必须尽快想办法离开才行,而且还要保证不惹方成哲生气,让他挑不出半点错来,否则他一定会借题发挥。

如果方家退婚,那么她想守护的人以及隐藏了四年的秘密可就要遭殃了,毕竟王丽君那种变态蛇蝎的女人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就在她发呆的时候,身旁突然响起了潘雪瑶娇嗲甜腻的声音说道:“成哲,好无聊哦,人家想看舞蹈嘛,能不能让你未婚妻跳支舞,为大家助助兴!”

潘雪瑶话音刚落,其他人立刻起哄说道:“对啊对啊,听说苏家二小姐是学舞蹈的,还是帝舞学院的高材生,跳舞一定很好吧,不妨跳一曲让我们欣赏欣赏!”

“对对对,苏暖暖跳一曲吧,让我们见识见识专业的舞蹈是什么样儿的!”

众人起哄苏暖暖表现出一副紧张害怕的样子,只见她的眼中布满雾蒙蒙水汽,一脸彷徨无措的连连摆手:“不不不,你们玩吧,我就不跳了,我学习的是民族舞以免扫了大家的兴趣!”

“民族舞好啊,舞姿优美、身段轻盈,这才是专业的舞蹈,快跳吧,都是出来玩的这么不给面儿!”

苏暖暖一脸为难的看着方成哲那眼神似乎在求助,而方成哲也对她说了今晚的第一句话。

“既然大家这么想看你跳舞,你就去跳一支吧,难度系数不用太大,就跳脱衣舞吧!”方成哲轻轻拍了拍苏暖暖光滑细腻的肩头,语气不咸不淡仿佛在说今天天气不错。

“哇哦,看帝舞校花跳脱衣舞,我喜欢!”

“快快快,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给苏小姐腾地方!”几个女孩幸灾乐祸、言语戏弄的说着。

“成哲,我……我不会跳那种舞蹈,我……我可不可以不跳!”此时,苏暖暖的眼中已经有泪花颤动,仿佛已经被逼入绝境了。

“不会跳就滚,三天后的订婚宴也取消了吧,本少不喜欢不听话的女人!”方成哲一脸冷漠的说着。

“我……我……”

苏暖暖犹豫了很久,这才用着蚊子哼哼的声音说道:“我可不可以回去跳给你一个人看,这里……这里人太多了,我……我不敢!”

“本少还是那句话,不跳就滚!”

第5章 本少想怎么调教都行

“苏暖暖,你妈曾经像是推销商品似的在本少的爷爷面前各种推销你。”

“她说你温柔懂事、听话可爱,并且琴棋书画、能歌善舞,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样样精通就没有你不会的,而且什么都能满足本少,还说如果你哪一点不能让本少满意,本少想怎么调教都行!”

“现在看来本少好像被人骗了,你什么都不会,又不听本少的话,你说本少娶你干什么?”方成哲一脸鄙夷玩味的说道。

“今晚本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给本少跳脱衣舞要么本少现在就退货,说不定你妈在别人面前推销推销,还能给把你卖个好价钱!”方成哲的话中充满了鄙夷和厌恶,他不但看不起苏暖暖连带苏暖暖的家人全都看不起,说话更是不留余地的羞辱讽刺。

苏暖暖听着方成哲的恶毒羞辱,始终低着头眼中似有泪花滚动,脸上更是因为被人羞辱难堪而青一阵白一阵,若是换成寻常女人早就忍受不了羞辱离开了。

其他人看着她表现出一副尴尬难堪恨不得钻进地洞的样子,也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反而起哄道:“快跳啊,出来玩的这么扫兴真的好吗?”

“对呀,你不是一心想要嫁给方少吗?现在方少想看你跳舞你还不尽力讨好?”

“装什么清纯无辜?真的那么矜持自爱就不会穿成这样出门了,穿成这样不就是明摆着要勾引人吗?”

在场的几个女人更是语言恶毒的讽刺道:“苏家二小姐真以为豪门媳妇好当呢?你爸妈都已经不要脸的把你卖了,你还要什么脸啊?”

“是呀,方少明摆着不喜欢你,你还这么死皮赖脸的倒贴,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对啊对啊,方少和潘小姐几年的感情了,本来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却偏偏被你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给拆散了,真是可恶!

“有些人还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嫁给一个讨厌你的男人,你真以为自己以后会幸福吗?”

“要是我被人这么讨厌,早就有多远躲多远了,才不会不要脸的倒贴,多丢人啊、多下贱啊,就好像自己嫁不出去似的!”

另一个水蛇腰的女孩儿站起来满脸鄙夷的说道:“莹莹你别这么说她,他们苏家就是要钱不要脸的货色,哪里懂得自尊自爱呀,只要有钱嫁给谁都行,在他们眼中钱就是一切,其他都不重要,这种下贱货色你跟她谈爱情简直是侮辱了爱情!”

整个包厢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苏暖暖的身上,此时的她简直被人骂的无地自容,对面沙发和方成哲关系不太好的人都有些看不过去了,就算面前的女孩儿有些拜金虚荣,也不用这样糟践吧!

要是脸皮薄一点的说不定都要上吊自杀了!

方慕瑾的目光始终关注在苏暖暖的身上,他的脸色不是很好,仿佛有一股没来由的怒气在慢慢升起,不知是因为苏暖暖被人羞辱无动于衷还是因为听着那些聒噪的女人喋喋不休而烦躁,总之他现在很不爽。

苏暖暖,到底是为了什么宁可在这里忍受羞辱也不愿离开?

难道就那么想要嫁入豪门吗?

她刚刚英勇救人的时候,明明是坚强勇敢、英姿飒爽的,而且她也没有众人说的那么不堪,如果不是为了救人把自己的衣服借给了别人,现在也不会因为服装暴露在这里忍受羞辱了。

还真是一个蠢女人,明明知道自己将要面对怎样的事情,还把衣服借给别人,活该她受罪!

乔木楠给方慕瑾递了一杯酒,轻声说道:“表哥,那小丫头都快哭了,你真的不管管吗?她要真跳了,丢的可是你们方家的脸!”

“你那侄子也忒不是东西了,让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女孩还是男人吗?”

“逼一个还没出大学校门的小姑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跳脱衣服,他怎么开得了口?而且今晚苏暖暖穿的也太少了点,身上就那么薄薄的一件脱了不就全裸了吗?”

“你再不管我可要管管了,我觉得方成哲丢了我们男人的脸,这么对待自己未婚妻简直禽兽不如!”

乔木楠的话音刚落,只见苏暖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她的胸口微微起伏,像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做出了重要决定似的。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苏暖暖的身上,大家都想看看她接下来要做什么,不过大多数都猜测她可能会离开或者端起红酒狠狠的泼在方成哲的脸上。

却没料到苏暖暖竟然轻轻的踮起脚尖展开双臂摆出一副准备舞蹈的姿势,这下所有人的都傻眼了。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关注微信公众号:YY小说,小说免费看,连载中。。。
  • 0

  • 0

  • 0

还没有人回复,第一个回复抢沙发,凑齐100个沙发,可以获得沙发勋章
返回列表页

快速回复

进入"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