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便民网 福州论坛 > 旅游户外 > 游记攻略
发新帖

如画宏村,不食人间烟火的画里村庄。

Crystal冰冰 发表于:2015-08-25 10695人阅读23条回复 鲜花0 [ 复制链接 ] [ 快速回复 ] [ 举报 ]

已被推荐至论坛首页焦点,奖励虾油200 本帖被 旅游小帮手 执行提前操作(2015-09-06)

图文/苏丹卿


有些地方,无需润色就很美。有些长情,则需要一次又一次的执着。


遇见宏村,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彼时的我还很青涩,彼时的宏村还不及现在这般热闹。

第一次见到宏村,是在秋天的时候。皖南的秋色确实迷人,有种空前的绝世美。山林之中,南湖畔,一座画桥,宏村就在对岸。秋日的阳光虽没有春时那么温暖,但孤傲的季节里,竟是有一份温柔。湖畔的树在风中染黄了叶子。那时,天气真好,天空蓝得倒映在湖面上像是一桶蓝彩完全的被泼了出去。白墙灰瓦安静的落座在湖畔,画桥安静的连接着两岸,唯一在骚动的恐是飘落的树叶和我被触动的心。

那时,我还没有爱上摄影。我从未想过这辈子会去买一台昂贵的相机。在我看来,文字的记录足以表达我的用心。但我依旧没有想到,12年买的第一台单反拍的第一个地方就是宏村。巧得是,依旧是个秋天。跟一帮小伙们骑车来到皖南,当时住在屏山(屏山还没有售票),但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塔川。偏偏,我是走进了宏村。

如果说人间天堂应属苏杭,那么宏村就如画一般,不食人间烟火。记得某年早春,它恍若世外桃源一般的惊艳了我。万物复苏,它刚刚醒来。晨雾中,水墨一般的村子像是海市蜃楼一般。我很难相信人世间竟有这么一处地方。 

后来,在一次盛夏的时候,刚刚下过一场暴雨,山色还被笼罩在云雾之间,天边的云海还在翻滚着。被暴雨洗礼后的宏村显得尤其安静。砖瓦缝里滴落着雨水,湿哒哒的巷宇里一片寂静,无人来往。当时,便觉得它是不食人间烟火,虽充满生气,但终究不是属于世俗。

接着,我来宏村的频繁不计其数。只记得从那年盛夏过后,来的多是秋天。颇有印象的是有一次从西塘出发趁着日落赶到宏村。尽管是深秋,夜里凉得特别厉害,我仍是穿着漂亮的长裙子,披着鲜艳的袍子,还有一条大红色的围脖。那是在西塘买的。从江南古镇到徽州古村,一个人,同样的衣服,在不同的风景里自然是有不同的故事。我始终觉得,还是白墙灰瓦更是适合。

尽管我跟许多人一样,对宏村的迷恋最初都是停留在它如画的外表。这听起来有些肤浅,可直观的美丽本就是现实的。倘若我能从这穿过这道肤浅,深入到砖瓦缝里,那么我对它的迷恋估计是演变成一种不可自拔的痴情了。

古徽州,美妇人,风花雪月。春采茶,夜教子,岁月如歌。

15年春天,油菜花开得遍地都是,这是皖南又一次的风景盛宴。

这三年里,我记不清自己来宏村多少次了。但每次总奢望能在画桥,或是月沼遇见她。穿梭的人群里,她一定是出现过,陋弄深巷里,我一定是与她擦肩而过。所以,我才说有些地方一次又一次的执着才算是长情。否则,我又怎会等待了三年?只为一场不被刻意的安排,只为等一个最恰当的时机,然后,我们见到了。初见阿菊,跟当初初遇海报上的她是一模一样的心情。太美,一身旗袍,仿佛从深巷里走来。这跟戴望舒笔下的丁香花姑娘又是两个模样。雨巷虽同,但情调不一。比起那浪漫有些悲伤彷徨的情怀,我倒是更爱眼前的这位美妇人。

就像是第一次见到宏村一般。

了解我的人,都清楚我对江南的情到深处是透进骨子里的。但对宏村,我只放在内心最底处,从不张扬对它的这一份痴情。我喜欢安静的看它从春花走到冬雪,从盛夏的雨后穿过暮秋的温柔。尽管我是一年比一年褪去当初的青涩,但对它的记忆仍是停留在第一次的初见。我从不去理会它后来的热闹,喧嚣,纷扰,以及无可奈何的商业。

我只知道,白墙灰瓦依旧,晴天的时候,南湖的水将天空揽了下来,画桥对岸的宏村就倒映在水面上,像是镜中的另一个世界,沉淀着宁静和安详。盛夏,芙蓉亭亭玉立,娇美的姿态蓬发着它和这个村子之间的兮兮相惜。暮秋,寥寥残荷,夕阳落下,那苍凉的无尽中无意增添了一丝暖色的温柔。不管什么时候,路过的人群哪怕再喧嚣拥挤,另一个世界中的它依旧是平静如画,不食人间烟火。

而村子深处,粉墙黛瓦的簇拥中,一道月沼,再次是惊艳了众人。像是我迷恋宏村,无意痴情于阿菊一般。   月沼的惊艳征服了所有旅客的心思。倘若遇上一个精彩的天色,那么更是没有谁愿意提早离开了。每次来到宏村,我总会在月沼边逗留很久。我喜欢在黄昏的时候,不管是盛夏还是暮秋,那时候的月沼美得不像话。大概是去年,夏天快过去了,上午出发赶到宏村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途中所耽搁的时间我无法控制,所以一到黟县,就直奔去了宏村。尽管,夕阳已去,天色渐渐昏暗下来,我正准备暗叹一句的时候,天空惊奇般的出现了一场意外的变化。云霞的出现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当我走到画桥上,看到南湖上突然呈现出一种特别的色彩的时候,不禁大吃一惊。朝天空望去,天边的那大片云霞当真是教人激动。拍了几张残荷小品后,就赶紧朝月沼跑去。这样的恩赐并不多,我得抓紧时间,一刻也不能浪费。

来到月沼边上的时候,不论是哪个机位都摆满了长枪短炮,似乎所有人都被这突然的一幕所惊艳到。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挤进人群找了个机位的。脑海已是空白,时间过得太快,我还来不及将其好好收藏,暮色就已降临。呆呆站在月沼旁好久,好久,直到手机来电,我才回过神来。

“赶紧出来,你还要不要吃饭了?”电话里的声音充满怨气。

“太美了,真的太美了。”

“宏村什么时候都美,不急这一刻。”

“但不是什么时候都美得这么惊艳。”

即便如此,我还是怯怯的离开了。这画中的村庄哪里是人间该有的珍藏?到底是谁偏偏将它遗落在人间? 

  • 0

  • 0

  • 0

回复 [ 共23条互动,22人参与 ]

快速回复

进入"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