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便民网 福州论坛 > 榕城城事 > 看天下
发新帖

村官伪造证据说假话     法官违背法律规定办案

农民陈永康 发表于:2014-02-02 3807人阅读38条回复 鲜花0 [ 复制链接 ] [ 快速回复 ] [ 举报 ]

村官伪造证据说假话法官违背法律规定办案
————厦门市同安区村民反映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存在的突出问题

信访人 : 陈永康  男,1959年8月18日出生,汉族,住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电话:15080328969。
信访诉求:希望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落实到实处。
信访涉及单位:同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庭、同安区祥平街道办事处。
说真话,办实事,是农村干部应有的基本素质。有法必依,是法官的职业道德。但是,如今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第三小组的干部,伪造证据,说假话,已经习以为常;同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庭的法官违背法律规定办案,一而再,再而三,没有改变。公民为这种不正常的社会现象感到困惑和担忧!在同安,党的群众路线教育有没有效果?
2012年,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以小组的名义,4次起诉本组村民陈永康。至今为止,小组未曾召开过村民会议,以讨论同陈永康打官司的事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的规定,“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显然,陈瑞春、陈军民两任小组长无权以小组名义状告陈永康。
同安区法院的法官李强违背上述法律规定,对应该驳回起诉的4个案件进行审理和判决;厦门市中级法院的法官洪德琨二审维持原判。案情简单的案件,搞得很复杂。陈永康不服,多方投诉。小组长拿着判决书四处信访,浪费社会资源,干扰陈永康的生产、生活。假如人民法院民事庭的法官依法秉公办案,就没有这堆麻烦事。可见,法官不依法办案,间接地制造社会不稳定因素,这应该引起上级领导的高度重视。
同安区法院安排陈永康针对合同无效的经济赔偿起诉(如果陈永康不听从安排,就被司法拘留15天),并已经立案审理。陈军民小组长擅自以小组名义提出反诉。反诉便是行使诉讼权利,必须依法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显然,小组长的反诉是非法的、无效的。同安法院已经受理其反诉,法官再次违反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律规定办案。公民疑惑不解:究竟是法官大,还是法律大?为什么法官要违背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律规定?
当年,陈永康有偿使用池塘土地,是经过小组村民会议讨论通过,并2/3以上户主签名,且经村委会盖章、村长签名的。手续正当,有证可查。然而,陈瑞春、陈军民小组长在《起诉状》、《反诉状》中声称,前小组长陈文填与陈永康“串通”,“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未经村民表决同意”,土地一次性处理给陈永康使用。小组长敢于说假话。
小组长陈军民、副组长陈捷克各有5个亲兄弟,家族势力强大,多次将打印的文字材料挨家挨户找村民签名,村民不敢不签。二审开庭过后,小组长向厦门中级法院提供一份附带村民签名的《小组村民会议记录》。没有开会,哪来会议记录?中级法院的法官洪德琨将小组长伪造的会议记录当作认定事实的主要依据,从而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小组长伪造证据,法官支持。造假获得利益。村官作风不正,败坏社会风气。法官办案不公,有损法院的形象。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对伪造证据者,“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六十三条规定,“证据必须查证属实,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
当年陈永康支付近14万元,使用“双关潭”池塘1.898亩土地。该土地不在马路边,从《协议书》可以查证。该地不具备建店面的条件。近日,陈军民在《民事反诉书》中声称,陈永康建10间店面出租。假话说得太离谱啦,请看现场图片3幅(本文的附件)。小组长伪造会议记录,法官将伪造的证据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法官让小组长因说假话而尝到甜头,引起小组长继续说假话——归根到底,还是法官有法不依带来的后遗症!陈永康已经向法院递交了“关于陈军民《民事反诉状》的书面答辩”。如果承办该案的法官有责任心,应该认真阅读该答辩材料,先查明基本事实,才不会办糊涂案。
电脑查看同安区政府网站,其村务公开栏表明,周边农村有偿使用土地多达数百宗,均用于非农业建设,同样“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 小组长陈瑞春占用鱼池建私宅、副组长陈捷克出卖集体土地给城里人建房而侵吞土地款;从祥平街道办事处可以查到《农村资源登记表》,陈军民小组长填表上报的资料表明,本小组被占用土地8宗,22.4亩,单宗最大面积9.8亩。请看同安区政府网页。搜索“百度贴吧 村官伪造证据说假话 法官违背法律规定办案”,有更多的信息。
法官选择性适用法律条文,搞选择性执法。干部搞特殊化。法官与小组长合力欺负一位诚实守信的普通村民。为此,陈永康满腹的委屈、不满和愤怒。
希望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落实到实处,让老百姓感受到社会的温暖。
陈永康  2014-1-8

(还有9页附件;共12页)
  • 0

  • 0

  • 0

回复 [ 共38条互动,7人参与 ]
  • 农民陈永康2014-02-02

    V0集体宿舍 粉丝:0 虾油:6 鲜花:0

         法官枉法,有啥办法?厦门陈永康真心实意请您支招。
        从2012年初开始,本人被人起诉4次,惹来一身麻烦。经过一审、二审多次开庭、裁定、判决,身心疲惫。
        老百姓打官司难,难就难在法官有法不依。法官有法不依是悲哀的事情。作为一介草民,你又有什么好办法呢?
        各位兄弟姐妹倾听我的陈述,为我支招吧。谢谢!
  • 厦门陈永康2014-02-11

    V0集体宿舍 粉丝:0 虾油:3 鲜花:0

    :村官伪造证据说假话     法官违背法律规定办案
  • 厦门陈永康2014-02-11

    V0集体宿舍 粉丝:0 虾油:3 鲜花:0

    [attachment=1788299] :村官伪造证据说假话     法官违背法律规定办案[attachment=1788300][attachment=1788301][attachment=1788302][attachment=1788303][attachment=1788304][attachment=1788305][attachment=1788306][attachment=1788307][attachment=1788308]
  • 厦门陈永康2014-02-11

    V0集体宿舍 粉丝:0 虾油:3 鲜花:0

    [attachment=1788309][attachment=1788310][attachment=1788299] :村官伪造证据说假话     法官违背法律规定办案[attachment=1788300][attachment=1788301][attachment=1788302][attachment=1788303][attachment=1788304][attachment=1788305][attachment=1788306][attachment=1788307][attachment=1788308][attachment=1788311][attachment=1788312][attachment=1788313][attachment=1788314][attachment=1788315][attachment=1788316][attachment=1788317][attachment=1788318][attachment=1788319][attachment=1788320]
  • 农民陈永康2016-05-29

    V0集体宿舍 粉丝:0 虾油:6 鲜花:0

    【信访人:陈永康,男,汉族,1959818日出生,住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412号。电话:15080328969

    信访提到的单位与个人: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二庭,法官杨扬、陈曦和黄艳;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五庭,法官洪德琨;同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庭,法官王辛。

    信访案件的案号:(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

    信访诉求:党和政府加强对法官的群众路线教育。法官依法秉公办案。】

    《民事裁定书》说反话,违背事实,违背法律

    ——陈永康给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的投诉信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 马新岚:

    本人陈永康,2004年签订《协议书》,有偿地使用本村民小组的土地。2012年,小组长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了(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民事判决。陈永康不服,提起上诉,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厦民终字第58号判决,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陈永康又申请再审,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裁定,驳回再审申请。

    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写道:“从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协议书》的内容上看,该协议的目的是长期使用集体土地,在协议书中对土地使用年限并没有明确的约定,且该《协议书》上约定的将土地“一次性处理给乙方使用”的价格也符合当时土地转让的价格标准,故该《协议书》系双方就讼争地块买卖达成的一种协议,双方签订协议的实质是转让集体土地”。“该协议书的内容违反了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民事裁定书》写道:“本院认为,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该判决事实认定清楚,证据充分。陈永康以此为由申请再审,不能成立”。陈永康认为,该《民事裁定书》说反话了,违背事实,违背法律。(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违背诉讼程序。

    事实与理由如下:

    1、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该《协议书》系双方就讼争地块买卖达成的一种协议”。

    陈永康先后在《上诉状》、《再审申请书》中指出:《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规定,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因为,该《协议书》约定“土地一次性处理给乙方使用”,仅仅涉及土地的使用权,并没有涉及土地的所有权,所以,双方签订的《协议书》不是土地买卖协议,不是土地买卖合同。对此,(2013)厦民终字第58号《判决书》和(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裁定书》没有提出异议,法官默认了陈永康的主张。

    在诉讼过程中,原告没有向法院提交任何体现“阳翟村委会第三小组转移土地的所有权于陈永康”的证据。在《起诉状》、《判决书》和《裁定书》等法律文书中,没有任何体现“阳翟村委会第三小组转移土地的所有权于陈永康”的证据。因此,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该《协议书》系双方就讼争地块买卖达成的一种协议”。

    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认定的“该协议的目的是长期使用集体土地”,只涉及土地使用权,不涉及土地所有权,因此,它不能作为“讼争地块买卖”的证据。而且,“该协议的目的是长期使用集体土地”是法官的主观判断,不是双方在法庭上质证的证据。

    本案中“在协议书中对土地使用年限并没有明确的约定”,相当于在合同中对合同履行期限并没有明确的约定”。根据《合同法》第十二条的规定,合同的内容由当事人约定,一般包括“合同履行期限”及其它。在合同中约定合同履行期限,这是法律的管理性规定,而非强制性规定。当事人就有关合同内容约定不明确,可以按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处理。该《协议书》没有明确约定土地使用年限,依法可以协商补充。

    《合同法》并没有这样的规定:在合同中对标的物的使用年限没有明确约定的,该合同就是标的物买卖合同。

    在厦门市人民检察院的厦民行监【201535020000022号《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中,出现“出让集体土地使用权”、“买卖土地使用权”的说法。在该《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中,厦门市人民检察院并没有“双方签订《协议书》系买卖土地、转让集体土地”之说法。

    2、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双方签订协议的实质是转让集体土地”。

    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称,“该《协议书》上约定的将土地“一次性处理给乙方使用”的价格也符合当时土地转让的价格标准”,这是一句空话。理由很简单:在诉讼过程中,原告没有向法院提交“当时土地转让的价格标准”;在《判决书》、《裁定书》中,也没有出现“当时土地转让的价格标准”之内容;在双方质证的证据中,没有“当时土地转让的价格标准”这一项。

    《宪法》第十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占、买卖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土地管理法》第二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占、买卖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土地使用权可以依法转让”。根据《宪法》第十条、《土地管理法》第二条的含义,买卖土地是非法转让土地的形式之一;除了买卖土地以外,非法转让土地有“其他形式”。本案中,原告以“买卖土地”为由提起诉讼。除了买卖土地,原告没有提出转让土地的“其他形式”,《判决书》、《裁定书》也没有提出转让土地的“其他形式”。

    因此,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双方签订协议的实质是转让集体土地”。

    3、法官王辛拿“该协议的目的是长期使用集体土地”说事,没有意义。

    当时签订《协议书》的真实意图就是使用土地,而不是买卖土地。协议使用土地,仅仅涉及土地使用权;而买卖土地,必然转移土地的所有权。有没有改变土地的所有权,这才是辨别是不是“买卖土地”、“转让集体土地”的试金石。

    “长期使用集体土地”,“违反了法律和行政性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这样的说法不靠谱。实际上,国家没有禁止农民“长期使用集体土地”,地方政府也没有禁止农民“长期使用集体土地”。

    2004年签订《协议书》时,本案讼争土地是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根据我国传统土地管理制度,集体建设用地,只能允许本集体组织或者成员取得使用权,此外其他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如要使用集体建设用地的,均应先将集体土地征为国有土地,再由国家将土地使用权出让给土地使用者。针对三种情况,即乡村公共设施用地、农村居民住宅用地和乡镇企业用地等,法律是允许本集体组织或者成员使用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的。在这三种情况中,一般都是长期使用集体土地的。法律没有规定宅基地、公共设施用地和乡镇企业用地的使用年限。在宅基地、公共设施用地和乡镇企业用地的审批手续的办理过程中,无需在相关的表格中填写“土地使用年限”。而且,针对这三种情况,在政府制作的《农村集体土地使用权证》中没有载明土地使用年限。

    阳翟村地处城乡结合部,在短短的几年中大多数的土地已经被国家征收。讼争土地被国家征收,只是时间问题。2004年,厦门市人民政府将讼争土地规划为居住用地。同安区人民政府计划在讼争土地所在的片区上建安置房,并为该安置房项目的用地支付了200万元。因此,事实上,陈永康不可能长期使用讼争土地。因为双方签订《协议书》时都意识到长期使用该土地是不可能的,故法官没有理由说“该协议的目的是长期使用集体土地”。

    签订《协议书》时,“约定土地使用年限”不是双方所关注的事项。“哪一天国家征收土地,那一天陈永康就不能再使用该土地了”——这就是双方签订《协议书》时默认的土地使用年限。这是客观、真实的情况。该《协议书》内容明确提到政府征收土地和拆迁补偿的事情,表明双方在签订协议时意识到政府将征收该土地。究竟什么时候政府才征收土地,谁也说不准,于是,签订《协议书》时没有明确约定土地使用年限。

    在(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中,法官王辛没有考虑到上述的因素,拿“该协议的目的是长期使用集体土地”说事,没有意义。

    4、法律和行政法规没有禁止农民长期使用集体土地。法官王辛以“该协议的目的是长期使用集体土地”为由判定“该协议书的内容违反了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法律依据在哪里?

    陈永康查阅了《宪法》、《土地管理法》、《农村土地承包法》、《物权法》、《民事诉讼法》等的法律条文,没有发现“农民不得长期使用集体土地”之类的强制性规定。在全国人大和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中,陈永康也没有找到“农民不得长期使用集体土地”之类的强制性规定。法官王辛以“该协议的目的是长期使用集体土地”为由判定“该协议书的内容违反了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其中的“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究竟在哪里?

    5、所谓的“转让集体土地”含义不明确。“不得非法转让土地”,这是宪法和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但是, “不得转让土地”或“不得转让集体土地”的强制性规定并没有在法律和行政法规中出现。

    什么是“转让集体土地”?在《宪法》中,在《土地管理法》、《农村土地承包法》、《物权法》、《民事诉讼法》等法律的条文中,找不到答案。在全国人大和国务院所制定的行政法规中,也找不到。宪法、法律和行政法规等都没有给“转让集体土地”下定义。显然,在(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中,所谓的“转让集体土地”含义不明确。

    “不得非法转让土地”,这是《宪法》第十条、《土地管理法》第二条的强制性规定。但是,在《宪法》和《土地管理法》中,没有“不得转让土地”的强制性规定。在《农村土地承包法》、《物权法》、《民事诉讼法》以及全国人大和国务院所制定的行政法规中,也没有。

    在(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中,法官王辛以“转让集体土地”为由判定“该协议书的内容违反了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妥。

    6、在二审的原判决中,法官洪德琨不提“买卖土地”,仍然提“转让集体土地”,法理上是说不通的。

    由于陈永康在《上诉状》中引用《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驳倒了“买卖土地”之说法,(2013)厦民终字第58号《判决书》就不提“该《协议书》系双方就讼争地块买卖达成的一种协议”。虽然不提“买卖土地”,但是,在(2013)厦民终字第58号《判决书》中,法官洪德琨仍然认定“双方签订协议的实质是转让集体土地”。

    根据《宪法》第十条、《土地管理法》第二条的含义, “买卖土地”是“非法转让土地”的一种表现形式。本案中,除了“买卖土地”以外,原告和法院都没有提出其它的非法转让土地的形式。因此,本案中,“买卖土地”与“非法转让集体土地”所表述的是同一行为,“非法转让集体土地”只是“买卖土地”的另一种说法。“买卖土地”的说法站不住脚了,“非法转让集体土地”随之不成立。显然,在(2013)厦民终字第58号《判决书》中,法官洪德琨不提“土地买卖”,仍然提“转让集体土地”,法理上是说不通的。

    对大多数普通的老百姓而言,“买卖土地”的说法通俗易懂,“转让集体土地”抽象而不好理解。大多数的老百姓不明白什么是“转让集体土地”。法官洪德琨利用这一点忽悠人,法官陈曦、杨扬也这么干。

    7、本案不存在“转让集体土地的使用权”。

    本案中,不但《协议书》没有转让集体土地,而且《协议书》没有转让集体土地的使用权。《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九条提到,“土地使用权转让是指土地使用者将土地使用权再转让的行为,包括出售、交换和赠与”。本案中,陈永康是土地使用者,土地一直由陈永康使用。因此,本案不存在“转让集体土地的使用权”的事实。

    8、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认定事实不清。

    1)、(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语意不清,东拉西扯,既认定“转让集体土地”,又提“集体土地使用权转让”。“转让集体土地”改变土地的所有权,“集体土地使用权转让”仅涉及土地的使用权而不涉及土地的所有权。在我国,土地所有权与土地使用权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2)、(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称,“根据相关规定,集体土地使用权的改变必须经国家征收始得有效,否则不得依法转让”。这句话,不符合宪法和法律的规定。《宪法》第十条规定,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土地管理法》第二条规定,“土地使用权可以依法转让”。可见,只要有法律依据,集体土地使用权的改变是有效的,并不受“国家征收”所限制。“国家征收土地”只是依法改变土地使用权的形式之一。除了“国家征收土地”以外,还有其他的依法改变集体土地使用权的形式,例如,集体土地使用权流转。

    3)(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称,“根据相关规定,集体土地使用权的改变必须经国家征收始得有效,否则不得依法转让”。其中所谓的“相关规定”是什么呢?像文学作品《天方夜谭》一样,该《判决书》也来虚拟与夸张,故事精彩但不能当真?

    4)、在(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中,只提“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说“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源于哪一部法律和哪一部行政法规的哪些法律条文。这让陈永康一头雾水。

    大家知道,“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是以法律条文的形式出现的,而法律条文对强制性规定的表述是充分的、完整的、严密的、详细的、具体的。公民从法律条文的文字内容可以理解国家的立法意图,从法律条文中知道什么是国家明文禁止的,什么是不允许做的。法官王辛,有什么理由不明示法律条文呢?

    5)、(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称“该协议书的内容违反了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其中的“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是国务院制定的,还是县政府制定的?何时开始生效?何处可以查阅?

    6)、(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认定,讼争土地是“集体所有的土地”。《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不等同于“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男人不得进入女厕所”,不等于“人不得进入女厕所”,一样的道理。没错吧?

    在(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中,还有其他一些错误和漏洞。

    9、在(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中,认定事实与适用法律脱节,显得“牛头不对马嘴”。逻辑上有错误。

    在(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中,法官王辛是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判决《协议书》无效的。请注意,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判决合同无效之必备条件,是存在“农民集体所有土地的使用权出让、转让或出租”的事实。

    在(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中,法官王辛认定“买卖土地”、“转让集体土地”的事实,没有认定“农民集体所有土地的使用权的出让、转让或出租”的事实。“买卖土地”、“转让集体土地”不等同于“农民集体所有土地的使用权的出让、转让或出租”。

    本案中,没有证据证明,“买卖土地”、“转让集体土地”导致“农民集体所有土地的使用权的出让、转让或出租”发生。

    因此,在(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中,认定事实与适用法律脱节,显得“牛头不对马嘴”。逻辑上有错误。

    10、原判决必须认定的事实,在(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中没有认定。该判决有漏洞。法院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判决《协议书》无效,缺乏事实依据。

    在(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中,法官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判决《协议书》无效之前,首先必须认定“农民集体所有土地的使用权出让、转让或出租”之事实,并且必须认定“用于非农业建设”,否则,判决没有事实依据。

    “农民集体所有土地的使用权的出让、转让或出租”未被认定,法官王辛就直接地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判决《协议书》无效。因此,原判决有漏洞。这漏洞怎么填补?

    11、在(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中,判决《协议书》无效的法律依据是不存在的。一审的原判决成为空中楼阁。

    在(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案件中,适用《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明显有错。理由是:《协议书》没有约定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故《协议书》的内容没有违反《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2006年“村改居”以后,土地才开始“用于非农业建设”。“村改居”以后,讼争土地是国家所有的土地,不是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陈永康把讼争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并不违反《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因此,该《协议书》本身,以及《协议书》的履行过程,都没有违反《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因此,本案适用《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是错误的。

    在(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案件中,因为适用《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错误,所以,一审的原判决便成为空中楼阁,其法律依据是不存在的。

    122004年双方签订《协议书》,陈永康有偿地使用该土地,这符合《厦门经济特区土地管理若干规定》的法律规定。陈永康使用本小组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兴办乡镇企业,这是法律允许的。

     2006年“村改居”以后,讼争土地归国家所有,陈永康享有国有土地的使用权。2012年,在(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中,法官王辛剥夺了陈永康依法享有的土地使用权。

    1998年讼争土地被厦门市政府规划为“村庄建设用地”,后来被规划为“居住用地”。讼争土地属于“农村集体土地中的非农业建设用地”。有规划图为证。

    19943月,全国人大授予厦门特区地方立法权。20009月,厦门市人大通过《厦门经济特区土地管理若干规定》。

    《厦门经济特区土地管理若干规定》第二十条规定,“农村集体土地中的非农业建设用地使用权逐步实行有偿使用,具体办法由市人民政府另行制定”。本案中,陈永康有偿使用本小组的土地,符合该法律规定(厦门市人民政府另行制定的“具体办法”属于地方性行政法规,因此,不管其“具体办法”之内容是什么,它都不会引起该《协议书》无效)。

    讼争土地是农村集体建设用地。陈永康是“厦门市同安财兴木器加工厂”的法定代表人,持有《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和印章,又经营另一家乡镇企业“厦门市同安康业木材店”。根据《乡镇企业法》第二十八条和《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三条、第五十九条、第六十条,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可以使用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建设用地兴办乡镇企业。因此,陈永康使用本小组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兴办乡镇企业,这是法律允许的。

    《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四条规定,“因国家建设征用土地,农民集体建制被撤销或其人口全部转为非农业人口,其未经征用的土地,归国家所有。继续使用原有土地的原农民集体及其成员享有国有土地使用权。”因此,“村改居”以后,陈永康对讼争土地享有国有土地的使用权。

    请注意,本案中,法院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判决该《协议书》无效,这与上述的《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三条、第五十九条、第六十条、《乡镇企业法》第二十八条和《厦门经济特区土地管理若干规定》第二十条等等的法律规定明显有矛盾,故适用法律不当。其原因,是法官王辛、洪德琨等人业务水平低,没有准确地理解《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的立法意图与适用范围?还是法官王辛、洪德琨等人选择性适用法律条文,有意作出不公正判决?

    13、陈永康主张“村改居”以后讼争土地是国家所有的土地,不是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有法律依据。法院认定“村改居”以后讼争土地是集体所有的土地,没有法律依据。

    本案中,讼争土地的所有权性质是否变化、土地的所有权归谁,这是关键的、重要的问题。针对这个问题,陈永康在《再审申请书》中据理力争,但是,在(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裁定书》中,高级法院的法官黄艳闭口不谈。

    根据《宪法》第十条、《土地管理法》第八条、《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四条,陈永康指出:“村改居”以后未被国家征收的本案讼争土地是国家所有的土地,不是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这一点,正常人都会明白的,无可辩驳。

    厦民终字第58号《判决书》认定,村改居以后讼争土地是集体所有的土地。(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裁定书》称,“阳翟村虽于2006年实行“村改居”、村民的身份发生变化,但土地未经国家征收,其所有权性质不发生改变而仍为集体所有”。两者都没有法律依据。

    14、本案的法官不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的法律规定办案。陈永康数十次信访、上访、投诉和举报,似乎无济于事。本案中,法官违法违规办案,没人管。

    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规定,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如未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则任何村民小组成员都不得代表村民小组行使权利。在陈永康与小组长的土地合同纠纷系列案件中,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提起诉讼,未提交已经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证据,其起诉尚不具备受理条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百三十九条规定,立案后发现起诉不符合受理条件的,裁定驳回起诉。但是,同安区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违反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

    陈永康从“中国裁判文书网”等找出100份各地法院的裁判文书,证明: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是错误的。该案件必须依法再审,然后撤销原判决。

    全国各地100家法院,均依照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办案。唯独同安区人民法院反其道而行之。

    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问题,除了最高人民法院在(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中所作出的法律规定以外,还有其它不同的法律规定吗?中国大陆的法律规定究竟有几套?

    本案中,党章“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原则是如何体现的?

    15、(2013)厦民终字第58号《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是错上加错。

    法官洪德琨在二审中搞“追认村民授权小组长以小组名义起诉”的做法乃全国首创,没有法律依据又违背诉讼程序。小组长伪造证据(会议记录、会议决议)的违法行为受到法官洪德琨保护。法律禁止伪造证据,法院不能不讲原则。

    16、(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裁定书》裁定“驳回再审申请”,体现了少数法官的主观意识和职业道德等有问题——有法不依、违法不究、将错就错、错案不改、错上加错,事事可以称为“并无不妥”。

    陈永康提交法院的100份裁判文书是新的、强有力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2016321日陈永康将这100份裁判文书和给院长的投诉信等材料传给(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案件法官黄艳的电子邮箱,也提交法院。而后,2016329日,(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再审申请”。本案中,裁定“驳回再审申请”,体现了少数法官的主观意识和职业道德等有问题。有法不依,违法不究,将错就错,错案不改,又错上加错。谁会服?

    17、在(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裁定书》中,法官黄艳“指马为鹿”。

    其一,(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裁定书》称“陈永康称其系受到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胁迫起诉没有事实依据”。法官黄艳如此认定,不符合事实。

    事实是:2013923日,在同安区人民法院139办公室,《拘留证》已经摆在桌面上,执行法官要求陈永康同意搬迁并承诺于20131010日之前提起诉讼。如果陈永康不从,则立即执行拘留十五天。

    陈永康屈服了。陈永康“说到做到”,于2013107日提起诉讼,其案件号为:(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

    虽然,法院的《询问笔录》没有完整地、详细地记录2013923日在同安区人民法院139办公室中发生的事情,但是,从《询问笔录》的文字内容以及执法工作人员的习惯做法就可以判断,“陈永康系受到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胁迫起诉”是真实的。

    同安区人民法院有讲道理、守规矩、负责任的法官。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可以到同安人民法院调查,可以直接问执行法官、记录员及其上级领导。想必他们是会说真话的,他们没有必要说假话。

    其二,(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裁定书》称,“陈永康主张《村民小组会议决议》是伪造的,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在此,高院法官黄艳指马为鹿。

    2012年初小组长以小组名义起诉陈永康至今,未曾召开村民小组会议以讨论小组与陈永康之间打官司的事情。这是客观事实。有证人、证言和证词。

    《村民小组会议决议》是小组长把打印好的文字材料挨家挨户地上门找人签名按手印而形成的。双方对此无异议。

    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判决书》写道:阳翟三组陈述称,该决议是先召集十几人开会,说明情况后分头找其他村民签字,未召集全部小组的人开会。小组共有129户,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召集十几人开会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召集十几人开会也只是小组长陈军民的说辞,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召集十几人开会”。在阳翟三组陈述中,小组长陈军民实际上已经承认了没有召开村民小组会议的事实。没有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其《村民小组会议决议》就是伪造的。

    上述的事实与理由,在《再审申请书》和《代理词》中,在法庭中,陈永康以书面和口头等形式向(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案件的法官黄艳表达清楚了。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法官黄艳敢于指马为鹿,难道《民事诉讼法》第七条、《法官法》第三十二条、《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等对她没有一点影响力?

    请电脑上网,百度搜索“伪造证据获法官保护,违法办案缺有效监督”,查阅陈永康的投诉信,有更多的信息。

    18、在法院,陈永康对法官讲法律,讲道理;在本案的《判决书》、《裁定书》中,少数法官既不讲法律,又不讲道理。

    法官只提“违反法律规定”,不说违反什么法律规定;只提“符合法律规定”,不说符合什么法律规定;只提“证据充分”,不说证据是什么。——在本系列案件中,从基层法院至高级法院,少数法官忽悠老百姓的手法如出一辙。

    在(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中,法官王辛认定《协议书》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但是,不说出所违反的法律强制性规定的内容,不明示法律条文。

    在(2013)厦民终字第58号《判决书》中,法官洪德琨以“为免当事人讼累”为由,不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律规定办案,“直接认定符合法律规定”。但是,不说出所符合的法律规定的内容,不明示法律条文。

    在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裁定书》中,法官黄艳认定“原判决认定阳翟居委会三组小组长陈军民有权代表小组起诉,以96户村民代表签字同意的《村民小组会议记录》、《证明书》及双方关于决议形成过程的陈述为据,符合法律规定”。但是,不说出所符合的法律规定的内容,不明示法律条文。

    本案的《协议书》究竟违反什么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虽然官司打了四年多,陈永康还是不得而知。法院既然判老百姓“违反法律规定”,就必须让老百姓明白违反了哪一条法律的规定,才能“改邪归正”。

    结束语:《民事诉讼法》第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本案的法官违反了这条规定。本案涉及的法律问题和原判决中存在的错误,并不复杂。经考试录用的法官是百里挑一的。本案年轻的法官,智商高,学历高,个个是精英。聪明人办糊涂案,是很不正常的。法官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而作出错误裁判,就是枉法裁判。枉法裁判,又产生严重后果的,依法应当承担刑事责任。

    陈永康感到困惑与担忧。少数法官办案不公的毛病依然十分严重,法官中党的群众路线教育有没有效果?法官以什么实际行动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法官有法不依,怎么依法治国?

    陈永康把投诉信、判决书等材料寄给全国870家法院和1300家报刊杂志等单位的电子邮箱,并发帖在全国各地的网站。了解更多的信息,请电脑上网,百度搜索“厦门陈永康土地合同案件”,或点击帖文的网址(见附件)。

    信访人:陈永康   2016516

     

     

    说明:了解更多的信息,请电脑上网,搜索“厦门陈永康土地合同案件”。

    厦门陈永康土地合同案件_有道搜索

    http://www.youdao.com/search?q=%E5%8E%A6%E9%97%A8%E9%99%88%E6%B0%B8%E5%BA%B7%E5%9C%9F%E5%9C%B0%E5%90%88%E5%90%8C%E6%A1%88%E4%BB%B6&lq=%E5%8E%A6%E9%97%A8%E9%99%88%E6%B0%B8%E5%BA%B7%E5%9C%9F%E5%9C%B0%E5%90%88%E5%90%8C%E6%A1%88%E4%BB%B6&ue=utf8&T1=1462841101998&keyfrom=web.top

    厦门陈永康土地合同案件_百度搜索

    https://www.baidu.com/s?ie=utf-8&f=8&rsv_bp=1&tn=baidu&wd=%E5%8E%A6%E9%97%A8%E9%99%88%E6%B0%B8%E5%BA%B7%E5%9C%9F%E5%9C%B0%E5%90%88%E5%90%8C%E6%A1%88%E4%BB%B6&oq=%E5%8E%A6%E9%97%A8%E9%99%88%E6%B0%B8%E5%BA%B7%E5%9C%9F%E5%9C%B0%E5%90%88%E5%90%8C%E6%A1%88%E4%BB%B6&rsv_pq=f908bb24001af91f&rsv_t=e62f5I3NWHOVrH3YAcGB14GyY532usOslhRjMOA%2BPqPu%2FgKf6xpOqZip9Zs&rsv_enter=0

    附件:互联网上帖文的标题与网址

     [原创]伪造证据获法官保护,违法办案缺有效监督 ——凯迪社区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25&id=11234479

    《民事判决书》错话连篇,二审、再审审查“走过场”——人民网  http://bbs1.people.com.cn/post/71/1/2/147857302.html

    同案不同判,"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缺乏公平正义——厦门网

    http://bbs.xmnn.cn/thread-4675016-1-1.html

    陈永康给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马新岚院长的再审申请书——福州便民网

    http://bbs.fzbm.com/forum-704/tid-2021011-8.html#replylist

    法官违背法律规定调查取证,采纳原告方伪造的会议记录——中华网社区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73/77/99/7_1.html

    原审判决错误,符合法定条件,请求法院再审——上海论坛

    http://bbs.sh021.cc/thread-106842-1-1.html

    陈永康给厦门市政协的感谢信——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topic-7079810-1-1.html


  • 农民陈永康2016-05-29

    V0集体宿舍 粉丝:0 虾油:6 鲜花:0

     

    伪造证据获法官保护,违法办案缺有效监督

    信访人:陈永康,男,汉族,1959818出生,住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电话:15080328969

    信访提到的单位和个人: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洪德琨法官。

    信访反映的主要情况:在陈永康与阳翟三组的土地合同纠纷系列案件中,洪德琨等法官办案不公,违背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的法律规定办案,纵容和支持陈军民小组长伪造证据。在陈永康向人大常委会、政法委和法院多次投诉之后,洪德琨法官在后续的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合同纠纷案件中,继续违法办案,继续支持和纵容陈军民伪造证据。

    信访的诉求:党和政府加强对法官的群众路线教育。通过人大立法,建立及时有效的监督机制,减少民事诉讼过程中的违法现象,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厦门市人大常委会、中共厦门市委政法委员会、厦门市人民检察院:

     

    2012年初,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第三小组的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在没有依法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情况下,擅自以小组长的名义4次起诉陈永康。因为小组不是法人单位,小组长不是法人代表,小组长并没有那么大的权利想告谁就告谁。最高人民法院在(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中明确规定:“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规定:“村民会议由本村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组成。召开村民会议,应当有本村十八周岁以上村民的过半数参加,或者有本村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通过。必要的时候,可以邀请驻在本村的企业、事业单位和群众组织派代表列席村民会议。”根据这两条法律规定,法院应当驳回对陈永康的起诉。但是,同安区人民法院、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违背上述法律规定,进行审理,作出判决。

    在一审、二审和再审审查中,陈永康以口头和书面的形式指出上述法律规定之存在,但是,三级法院的法官都不予理睬。在三级法院的9份裁判文书中,都不提“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

    以上情况,陈永康先后向省市区各级人大、政法委和法院投诉,没有回复。

     

    针对小组长告陈永康的案件,上诉到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时,小组长陈军民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证据文件《村民小组会议记录》,该证据文件中有众多小组成员签名。当时,陈永康指出,小组并没有开会,何来会议记录?会议记录是陈军民伪造的。陈永康以口头、书面和电子邮件的形式向审判长洪德琨反映情况。洪德琨法官不查明小组有没有开会,简单地分析签名的现象,认定小组多数人同意小组长以小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与陈永康之合同纠纷,直接认定小组起诉陈永康符合法律规定。小组有没有开会,想必洪德琨法官心中有数。法律禁止伪造证据。洪德琨法官对陈军民伪造证据的违法行为睁一眼闭一眼,丧失法官的职业道德。

     

    针对小组长告陈永康的案件,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后作出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3)厦民终字第64终审判决。终审判决后,同安区人民法院在执行判决的过程中,强迫陈永康针对合同无效的经济损失纠纷提起诉讼。而后,法院作出(2013)同民初字第 3794 号判决和(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判决。

    厦民终字第3134号案件的审理过程中,上诉人陈永康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针对陈军民伪造证据的控告书》,并于201515日,中共厦门市委组织安排的厦门市政法系统领导面向群众信访的接待日,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李副院长口头反映情况并递交控告陈军民伪造证据的书面材料。李副院长表示“会督办”。

     厦民终字第3134号案件的第一次开庭时,陈永康指出:“陈军民小组长没有招开小组会,小组会议记录和小组会议决议都是陈军民伪造的。假的不会变成真的。能忍则任。实在不能忍了,陈永康通个大窟窿,到时候公检法介入,把小组成员一个个叫去问话,人人都会说实话,就连陈军民也会说“小组没开会”。“如果陈永康通个大窟窿,导致严重后果,那么,洪德琨法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厦民终字第3134号案件的审理过程中,陈永康向法院递交本组36人签名证明小组没开会的证明书,诉讼第三人陈文填(前任小组长)在法庭上回答吴宇轩法官提问时也指出,小组没有开会。虽然证明书、证人、证言都有,但是,厦民终字第3134号判决书认定,陈永康“其所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该项主张

    厦民终字第3134号案件的第二次开庭时,针对陈军民提交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进行质证。或许迫于压力,陈军民承认了没有召开小组人员大会的事实,述说了《村民小组会议决议》形成的过程。

     

    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判决书写道,“阳翟三组陈述称,该决议是先召集十几人开会,说明情况后分头找其他村民签字,未召集全部小组的人开会”。

    《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规定:“村民会议由本村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组成。召开村民会议,应当有本村十八周岁以上村民的过半数参加,或者有本村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通过。必要的时候,可以邀请驻在本村的企业、事业单位和群众组织派代表列席村民会议”。

    阳翟三组总共有127户,“召集十几人开会远没有达到《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所规定的人数。“召集十几人开会”,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可见,在“阳翟三组陈述”中,陈军民实际上承认了没有召开村民小组会议的事实。在没有召开村民小组会议的情况下,生成村民小组会议决议就是伪造证据。

    陈永康控告陈军民伪造证据,有事实和法律依据。陈军民实际上已经承认了没有召开村民小组会议的事实,法官洪德琨竟然还以证据不足为理由对陈永康的主张不予支持。陈军民伪造证据的违法行为再次受到洪德琨法官的极大保护。

    “召集十几人开会”也只是陈军民的说辞,陈军民并没有提交相应的证据。至今为止,没有任何人口头或书面证明“召集十几人开会”。陈军民口说无凭,洪德琨法官就这么认定下来了。

    在(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判决书中,洪德琨法官根据《村民小组会议决议》认定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以小组名义提出反诉,这等于洪德琨法官认可《村民小组会议决议》,也认可“召集十几人开会”。因为《村民小组会议决议》是伪造的,“召集十几人开会”是编出来的,故陈永康作出这样的结论:洪德琨法官胡审乱判!

    信访人   陈永康

    2015-6-25

     

     

    说明:查阅(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民事判决书》,请点击以下网址

    http://www.court.gov.cn/zgcpwsw/fj/fjssmszjrmfy/ms/201504/t20150402_7235807.htm--中国裁判文书网。

     

    附件:

    1、《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及其【释义】;

    2、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

    3、针对小组长陈军民伪造证据的控告书(致厦门市人民检察院);

     

    《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及其【释义】

     

    《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 村民会议由本村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组成。

    召开村民会议,应当有本村十八周岁以上村民的过半数参加,或者有本村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通过。必要的时候,可以邀请驻在本村的企业、事业单位和群众组织派代表列席村民会议。

    【释义】本条是关于村民会议的规定。

    村民会议是村民集体讨论决定涉及全村村民利益问题的一种组织形式,是村民行使自治权利的根本途径和形式。凡涉及全村村民切身利益的问题由村民会议集体讨论决定,对于充分发扬民主,培养村民的民主生活习惯,增强村民当家做主意识,真正实现村民自治,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一、村民会议的组成

    本条第一款规定,村民会议由本村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组成。对于这一规定,具体应把握以下几点:一是参加村民会议的村民应年满十八周岁。我国宪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年满十八周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除外。民法通则第十一条规定,十八周岁以上的公民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可以独立进行民事活动,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十八周岁以下的人属于未成年人,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即使已经参加了生产劳动,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也不能参加村民会议,不是村民会议的组成人员。二是参加村民会议的必须是本村村民,即必须是在本村居住,有本地户口的村民。三是依照法律被剥夺政治权利的本村村民是否可以参加村民会议,法律没有规定。根据刑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剥夺政治权利是指剥夺公民享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自由的权利;担任国家机关职务的权利;担任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领导职务的权利。宪法规定的其他权利,如劳动权、休息权、受教育权、财产权、继承权等,则和一般公民一样享有。因此,依照法律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作为村民的一员,应当可以参加村民会议,对村民会议讨论的各项问题发表意见,但在选举村委会组成人员时,不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在罢免村委会组成人员时,不享有表决权。

    二、村民会议的形式

    根据本条第二款的规定,村民会议有两种形式。一种是由本村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参加的会议,这是村民会议的最高形式,也是最完整的形式。另一种是由每户派代表参加的会议,是特殊情况下召开的不完全的村民会议。之所以规定这种形式的村民会议,主要考虑是:现阶段我国农村最基本的经济制度仍然是家庭承包经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不会发生变化。因此,农村的家庭是一个生产单位,每个家庭有着共同的经济利益和要求,以户为单位派代表,一般能够把本村内村民各方面的意见反映出来。当然,随着农村社会主义经济的不断发展,农民的个体意识逐步增强,在通常情况下,村民会议应坚持本村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参加的形式。只有在居住分散、或外出人员较多,全体村民不易召集的地方,才采取户派代表的形式。一些重大的村务活动,如选举村委会组成人员、罢免村委会组成人员、讨论通过村民自治章程等,都不能采取户派代表的村民会议的形式。为了保证村民会议召开时有绝大多数的村民参加,体现村民自治的基本原则,本条还规定,村民会议有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过半数参加,或者有三分之二以上的户派代表参加,方才有效。

    三、村民会议的表决

    农村基层群众自治的一个重要原则是民主集中制。所谓民主集中制是在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在集中指导下的民主。它既不是无政府主义,也不是个人专制,是把民主和集中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这一原则体现在村民会议的表决制度上,就是少数服从多数,即村民会议所作的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通过,只有这样的决定才对全体村民有约束力。

    四、关于列席村民会议

    随着农村社会主义经济的不断发展,村委会同外界的联系越来越多,村内有不少驻在本村的企业、事业单位和群众组织,他们同本村发生着各种利益关系。村民会议在讨论本村村务时,往往会涉及到他们的利益,这时就要邀请他们派代表列席村民会议。列席会议的代表不具有表决权,但当需要他们出钱、出力时,应征得他们的同意。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

    [2006]民立他字第23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2005)冀民一请字第一号《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几个问题的请示报告》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
      遵化市小厂乡头道城村第三村民小组(以下简称第三村民小组)可以作为民事诉讼当事人。以第三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参照《河北省村民委员会选举办法》第三十条,小组长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自人民法院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其小组长职务相应终止,应由村民小组另行推选小组长进行诉讼。

      二00六年七月十四

     

     

    针对陈军民伪造证据的控告书

        控告人:陈永康,男,汉族,1959818出生,住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电话:15080328969

        被控告人:陈军民,男,住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系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的小组长。

        请求事项:请求司法机关追究小组长陈军民伪造证据的法律责任。

        事实与理由:

        小组长陈军民伪造村民小组会议记录,依法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在阳翟社区第三小组与陈永康之间的土地纠纷系列案件中,小组长陈军民向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和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等多次提供了不同版本的“村民小组会议记录”。实际上,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未曾召开村民小组会议,以讨论小组与陈永康打官司的事情。没有开会,何来会议记录?会议记录是小组长陈军民把打印好的文字材料挨家挨户找人签名形成的。正、副小组长各有五位亲兄弟,家族势力强大,上门找人签名,人家不敢不签。

        小组长陈军民多次伪造证据(会议记录),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影响法院审理案件。为了维护法律尊严,伪造证据的事情不能继续下去了!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 ,诉讼参与人或者其他人伪造证据的,人民法院可以对其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根据《刑法》第三百零七条,帮助当事人伪造证据,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司法工作人员帮助当事人伪造证据,情节严重的,从重处罚。

        证据材料:1、阳翟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居民的证明书(其中,36人签字证明:小组未曾开会,以讨论小组与陈永康打官司的事情);2、诉讼第三人原小组长陈文填在法庭上的证言(证实小组没有开会”)3、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民事判决书(其中写明:阳翟三组陈述称,该决议是先召集十几人开会,说明情况后分头找其他村民签字,未召集全部小组的人开会)4、(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等系列案件的庭审笔录。

        此致

    厦门市人民检察院

                                                 控告人   陈永康                                                            2015-6-25

     


  • 农民陈永康2016-05-29

    V0集体宿舍 粉丝:0 虾油:6 鲜花:0


    《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   

         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村民小组组长由村民小组会议推选。村民小组组长任期与村民委员会的任期相同,可以连选连任。属于村民小组的集体所有的土地、企业和其他财产的经营管理以及公益事项的办理,由村民小组会议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讨论决定,所作决定及实施情况应当及时向本村民小组的村民公布。

  • 农民陈永康2016-05-29

    V0集体宿舍 粉丝:0 虾油:6 鲜花:0

    厦民终字第3134号案件的第二次开庭时,针对陈军民提交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进行质证。或许迫于压力,陈军民承认了没有召开小组人员大会的事实,述说了《村民小组会议决议》形成的过程。

    (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判决书写道,“阳翟三组陈述称,该决议是先召集十几人开会,说明情况后分头找其他村民签字,未召集全部小组的人开会”。

       小组长陈军民实际上已经承认了没有召开村民小组会议的事实。

  • 农民陈永康2016-05-29

    V0集体宿舍 粉丝:0 虾油:6 鲜花:0

    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
    第三十七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七次会议于2010年10月28日修订通过,现将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公布,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2010年10月28日


快速回复

进入"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