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便民网 福州论坛 > 榕城城事 > 看天下
发新帖

诉讼当事人给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的一封投诉信

我是陈永康 发表于:2017-11-18 3544人阅读27条回复 鲜花0 [ 复制链接 ] [ 快速回复 ] [ 举报 ]

信访人:陈永康,男,1959818日出生,汉族,住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电话:15080328969

信访提到的单位与个人:厦门中级法院民一庭,纪赐进、许向毅、袁爱芬;厦门中级法院民五庭,王铁玲、章毅;同安法院民事庭,叶林薇。

信访提到的民事诉讼案件的案号:(2017)闽02民终2525号、(2016)闽0212民初3035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

信访反映的情况:在陈永康与陈瑞春的侵权责任纠纷案件中,纪赐进、许向毅、袁爱芬和叶林薇等法官枉法裁判。

信访的诉求:依照 《人民法院审判人员违法审判责任追究办法》,对纪赐进、许向毅、袁爱芬和叶林薇等人追究责任。


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在陈永康与陈瑞春的侵权责任纠纷案件中,纪赐进、许向毅、袁爱芬和叶林薇等法官故意作出不符合事实、违反法律规定的错误判决。其案号为:(2017)闽02民终2525号、(2016)闽0212民初3035号。

一、同安区法院作出违反法律规定的民事判决。

陈永康起诉,请求法院确认陈瑞春没有资格代表小组起诉。法院认为该诉求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对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审理”。同安区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五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陈永康的全部诉讼请求。

法释〔20155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明确规定,“立案后发现不符合起诉条件或者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情形的,裁定驳回起诉。”可见,同安区人民法院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作出(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民事判决,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的规定。

二、同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庭的法官叶林薇隐瞒证据。

叶林薇法官在(2016)闽0212民初3035号判决书中写道:“本案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当事人提交了多少证据,证据的内容是什么,证据用来证明什么——这些,在(2016)闽0212民初3035号判决书中没有任何表述。实际上,法官叶林薇没有依法审查核实陈永康所提交的大量证据。法官叶林薇违反《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五条规定,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九条规定。

2016627日起诉时,原告陈永康把《起诉状》的附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2014612日人民法院报发表的文章《小组长能否以小组的名义起诉》,作为证据,提交法院。对这两份重要的证据,被告无异议,合议庭没有审核,同安法院(2016)闽0212民初3035号判决书也没有记载。法官叶林薇故意隐瞒证据,违反了《法官法》第三十二条(五)的规定。

还有,201714日同安区法院开庭审理时,除了388份裁判书外,陈永康还提交其它多项证据,究竟这些证据到哪里去了?请法院院长查阅法庭记录,查看法庭录像,查明事情真相,给陈永康一个回复。

三、厦门市中级法院法官袁爱芬删改当事人上诉请求,写判决书造假。

2017)闽02民终2525号民事判决书没有如实地表达陈永康的上诉请求。《上诉状》的一项上诉请求被删除,《上诉状》的上诉请求中最重要的内容被删除,判决书出现非同寻常的笔误,法官袁爱芬编写(2017)闽02民终2525号民事判决书,内容造假,违反《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的规定(民事诉讼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

1、《上诉状》有陈永康的上诉请求:“三十八、请求法院必须认定的事实是:在被告于201713日提交的3份裁判文书中,没有存在任何事实能够证明“陈瑞春于201249日以小组名义起诉时已经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但是,二审判决书没有记载该上诉请求。陈永康请求法院必须认定事实的上诉请求,被厦门法官袁爱芬删除了,故袁爱芬写判决书称“陈永康对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无异议”有假。

2、法官袁爱芬删除《上诉状》上诉请求的最重要内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的规定,“以第三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 袁爱芬删除的文字内容,在同类型案件中,厦门市中级法院(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裁定书有记载,同安区法院(2014)同民初字第2723号裁定书有记载,陈永康所提交的其它的裁判文书多有记载。可见,袁爱芬删除《上诉状》上诉请求的重要内容,必然干扰法院公正裁判。

袁爱芬还删除其它的重要内容,篇幅所限而没全部列出。查阅卷宗,比对判决书与《上诉状》的内容,就清楚了。

3、判决书把句子“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写成“履行民主设定程序”,把句子“一审法院没有在判决书中阐明该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写成“一审法院没有在判决书中查明该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一字之差,意思大不一样。按照厦门法院传票要求,陈永康把《上诉状》存储在光盘交给法官。法官袁爱芬编写判决书时,把光盘的电子文本拷贝下来使用,出现笔误的几率几乎为零。“一审法院没有在判决书中阐明该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是违反法律规定的,仅仅因为这事,案件就得发回重审。承办法官袁爱芬把“阐明”写成“查明”,意图不言而喻。

四、同安区法院、厦门市中院的法官故意侵害当事人的诉讼权利。

叶林薇法官以“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为借口,故意作出不符合事实、违反法律规定的决定——“对该项(陈永康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审理”,侵害了陈永康的诉讼权利。

12012年陈瑞春以小组的名义起诉陈永康,请求法院认定租地合同无效并判令土地腾空返还,系合同纠纷案2016年陈永康起诉陈瑞春,请求法院确认陈瑞春没有资格以小组的名义起诉并判令陈瑞春赔偿300元,系侵权责任纠纷案。原告不相同,纠纷的法律关系不相同,案件的基本事实不相同,两诉不是“一事”。前诉与后诉的当事人并不一致,诉讼标的不相同,诉讼请求不相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2016年陈永康起诉陈瑞春不构成重复起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民提字第5号民事裁定书对“一事不再理原则”的权威解释,即“一事不再理原则,是当事人就已经提起诉讼的事项在诉讼过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后,如果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诉讼标的相同、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属于重复起诉,适用一事不再理原则。”,陈永康起诉陈瑞春并不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以上事实,陈永康在《上诉状》的“上诉请求”、“事实与理由”中,均有详细的表述。

2016)闽0212民初3035号判决书写道:“本院认为,陈永康在知晓相关生效判决之认定,且再审申请被驳回的情况下,却另行起诉要求本院确认陈瑞春没有资格以阳翟三组的名义提起诉讼,该诉求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造成司法资源浪费及司法权威受损,对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审理。”其实,认定陈永康的诉求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没有法律依据。

2、(2016)闽0212民初3035号判决书认为:“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判决具有既判力,当事人不得提出与生效判决作出的判决相矛盾的主张,法院亦不得作出与之相反的新判断。”实际上,厦门法院的判决书自相矛盾。

在(2015)民提字第5号民事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属于重复起诉,适用一事不再理原则;在(2017)闽02民终2525号判决书,厦门市中级法院认为:起诉与已经生效的民事判决相悖,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2017年厦门法院不应该作出与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作出的裁定相悖的新判断。

3、厦门法官袁爱芬写判决书,不应该作出与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生效的裁判相悖的新判断。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四份厦门中院生效的裁定书、判决书的摘要如下:

1)、在(2013)厦民终字第2178号民事判决书,厦门中院认为:“两者所依据的事实不同,所依据的法律规定也不同,诉讼请求亦不相同。故本案黄茂林的起诉不违反民事诉讼“一事不再理”原则。”

2)、在(2016)闽02民终5146号民事裁定书,厦门中院认为:“本院认为:已生效的(1997)厦集经初字第125号民事调解书项下的当事人与本案当事人并不一致,所涉及的房产与本案的争议标的亦不相同,本案并不存在重复起诉的法定情形。”

3)、在(2016)02民终5230号民事判决书,厦门中院认为:“这两起诉讼之间的当事人、诉讼标的、诉讼请求均不相同,本次诉讼并不构成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案件再次起诉,故林新祝提起本案诉讼并不违反民事诉讼“一事不再理”原则。”

4)、在(2017)闽02民终548号民事裁定书,厦门中院认为:“现谢素惠就相同的事由、当事人和诉讼请求重复提起诉讼,根据一事不再理原则,一审法院对其重复起诉裁定不予受理正确,应予维持。”

4、所谓“起诉与已经生效的民事判决相悖,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法官袁爱芬、叶林薇,请回答。

5、陈永康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找到大量的“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类型案件的裁判文书,这类型裁判文书适用法律均与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提字第5号民事裁定书相同(属于重复起诉的,适用一事不再理原则)。本案与众不同,(2017)闽02民终2525号民事判决书认定“起诉与已经生效的民事判决相悖,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而作出判决,系全国首创如此全国首创,全国独创,所在的厦门中院是全国优秀法院,这几位法官为何要这样?

五、对应当发回重审的案件,法官故意作出违反法律规定的终审判决。

2015年《最高院关于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三百二十六条明确规定,“对当事人在第一审程序中已经提出的诉讼请求,原审人民法院未作审理、判决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自愿的原则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发回重审。”根据这法律规定,厦门市中级法院处理(2017)闽02民终2525号案件,应当发回重审,因为同安区人民法院没有审理关于确认陈瑞春没有资格代表小组起诉的诉讼诉求。

厦门中院法官袁爱芬明知,一审法院没有审理原告陈永康的第一项诉求(确认陈瑞春没有资格以小组的名义起诉),依法应当发回同安区法院重审,却故意作出了违反《最高院关于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三百二十六条和《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的判决。

六、厦门中级法院法官纪赐进、许向毅没有履行审判员的职责,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等没有进行审查。

2017)闽02民终2525号民事判决书认为“关于陈永康的其它诉讼请求,因为超过一审诉讼请求范围,本院依法不予审理”,是错误的。 所谓“关于陈永康的其它的上诉请求” 是请求厦门中级法院认定事实,是用以证实同安区法院判决错误的,并不“超过一审诉讼请求范围”。纪赐进、许向毅、袁爱芬等法官不审理“关于陈永康的其它的上诉请求”,违反《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的规定,也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等规定。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 当事人没有提出请求的,不予审理,但一审判决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者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他人合法权益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八条规定:“在第二审程序中,原审原告增加独立的诉讼请求或者原审被告提出反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自愿的原则就新增加的诉讼请求或者反诉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告知当事人另行起诉。” “关于陈永康的其它的上诉请求”不是“独立的诉讼请求”,无法另行起诉。

 “关于陈永康的其它的上诉请求”提到的,同时写在《上诉状》的“事实与理由”中——几乎完全相同的书面文字内容同时出现在一份《上诉状》的两个不同的位置,但是法官也没有审理。

七、纪赐进、叶林薇等法官不审查与案件有关的重要事实,在判决书中掩盖重要事实,使法院判决错误,这是失职、渎职的行为。

201411日起,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全国各地人民法院生效的裁判文书。陈永康于2016年初开始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找和下载“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类型的裁判文书。陈永康已经从该网找到445份“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的裁判书,并将其刻录于光盘,且部分打印,提交同安区法院、厦门中级法院。

这四百多份裁判文书,确认以下事实: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裁判书中,法院认定小组长有权代表小组起诉的法律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修订前)、第二十四条和第二十八条。其中,包括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也这样。而且,至今为止,在中国公布的裁判文书中,仅有陈瑞春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起诉不需要按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开会讨论决定。以上事实,在《起诉书》、《上诉书》和《代理词》中,陈永康多次提出。纪赐进、许向毅、袁爱芬、叶林薇等法官不审查这事实,不认定这事实,也不否定这事实,在判决书中掩盖这事实。

八、法官王铁玲、袁爱芬审理陈永康案件时,不讲法律又不讲道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规定,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

陈永康所提交的四百多份裁判文书,能够确认事实:全中国各地法院认定小组长有权代表小组起诉的法律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至今为止,无论是小组长陈军民、前任小组长陈瑞春,还是同安区法院法官、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均不敢否认这事实。

《民事诉讼法》第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

a、关于小组长陈瑞春有权代表小组起诉的法律依据之问题,审理陈永康案件的每一位法官均避而不谈。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判决书,认定“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小组起诉”之事实,而后直接认定“陈瑞春小组长有权代表小组起诉”,却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只有事实为根据,没有法律为准绳,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判决书直接认定“陈瑞春小组长有权代表小组起诉”——这错误的做法,已经延续五年了。谁来主持公道?

b、“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是公民,“阳翟三组”是集体组织。“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小组起诉”不等同于“阳翟三组同意小组长代表小组起诉”。在二审程序中,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初作出的(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判决书追认由陈瑞春于2012年初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的原审原告(阳翟三组)之起诉权,没有法律依据。简而言之,二审法院追认一审原告的起诉权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这些道理,虽然陈永康反复多次地以口头、书面的形式向审理陈永康案件的法官作出表述,但是法官不予理睬。

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判决书的法官王铁玲和章毅不讲法律又不讲道理;(2017)闽02民终2525号判决书的法官纪赐进、许向毅和袁爱芬仍然不讲法律又不讲道理。这事归谁管?

九、(2016)闽0212民初3035号判决书认为“对于原告陈永康所提交的388份全国各地法院裁判文书以及本院所作出的(2014)同民初字第874号裁定书,因与本案事实没有关联性,不能作为本案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是错误的。理由如下:

1388份全国各地法院裁判文书能够确认事实:全中国各地法院认定小组长有权代表小组起诉的法律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对此,不管是小组长,还是法官,任何人不敢否认这一事实。

2、《民事诉讼法》第八条规定,“对当事人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388份全国各地法院裁判文书认定小组长有权代表小组起诉的法律依据,对陈瑞春也适用脱离该法律依据,认定陈瑞春有权代表小组起诉那就是错误的。388份全国各地法院裁判文书中代表小组起诉的小组长是中国人,陈瑞春也是中国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陈瑞春并不享有特权。

3、陈永康以“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等为关键词,使用电脑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所存储的三千多万份裁判文书中找出那388份裁判书。假如没有关联性,电脑是找不到那388份裁判文书的。应该尊重科学。

十、(2017)闽02民终2525号判决书认为“陈永康一审提交的388份全国各地法院裁判文书及二审中提交的492017年度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裁判文书的当事人均不是陈永康与陈瑞春,与本案事实也不存在关联,故上述文书均不足以否定(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的法律效力”,是错误的。理由如下:

其一、本案是侵权责任案件,不是再审案件。陈永康一审提交的388份全国各地法院裁判文书及二审中提交的492017年度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裁判文书能不能否定(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的法律效力,应通过审判监督程序审查后予以认定。

其二、“裁判文书的当事人均不是陈永康与陈瑞春”,这无法否定裁判文书能够确认的事实——全国各地法院确认小组长有权代表小组起诉的法律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

其三、“与本案事实也不存在关联”的说法是错误的,如前所述。

十一、本案的法官袁爱芬、叶林薇均有违反法定诉讼程序的行为。

1201714日同安法院开庭审理(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案,没给《合议庭组成人员告知单》;2017925日厦门中院开庭审理(2017)闽02民终2525号案时,法官袁爱芬才告知“变更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员庄伟平变更为许向毅。法官叶林薇、袁爱芬均违反《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的规定,可能造成不公平。法庭上,法官说普通话,口音不准。合议庭组成人员姓名是由哪些汉字组成的,陈永康听不清楚。实际上,看到判决书后,陈永康才知道合议庭组成人员的姓名。

2201714日同安法院开庭时,原告陈永康提交388份裁判书和其它的材料作为证据,法官叶林薇拒绝出具证据收据,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六条的规定。叶林薇声称,“法庭有录像,就不用给证据收据了。我们都是这样做的。你有意见,就找我们的领导讲。”

3、其它违反法定诉讼程序的行为,例如:陈永康在《上诉状》中提出上诉请求:三十八、请求法院必须认定的事实是:在被告于201713日提交的3份裁判文书中,没有存在任何事实能够证明“陈瑞春于201249日以小组名义起诉时已经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 合议庭并没有依照《民事诉讼法》规定的第二审诉讼程序对其进行审理。严重的是,法官袁爱芬删改上诉请求,写判决书内容造假。

4、本案,不予审理而作出判决,就是最严重的违反法定诉讼程序的行为。

十二、同法官同法院同案不同判,极其不公正。

1、法官叶林薇写(2014)同民初字第2723号判决书,同安法院认为“以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裁定驳回起诉。理由是:“未有充分证据证明西洋四组召开了符合法律规定的小组会议,并不符合村民小组起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厦门法院(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裁定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小组长陈瑞春201249日以小组名义起诉,没有召开小组会议,同安法院立案审理判决。厦门中院认定“小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起诉”,并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就直接认定陈瑞春有权代表小组起诉。厦门中级法院作出(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判决书,维持原判,与(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裁定书一起呈现“同法院同案不同判”。

    叶林薇法官审理本案,写出(2016)闽0212民初3035号判决书,延续(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判决书的错误,认同陈瑞春有权代表小组起诉。

总而言之,前案中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叶文铨小组长,召开小组会议不符合法律规定,法院驳回起诉。同安区阳翟社区陈瑞春小组长,没有召开小组会议,法院立案审理判决;后案延续其错。在前后两案中,承办法官均为叶林薇。

2、叶林薇法官写(2016)闽0212民初3035号判决书,同安法院认为“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判决具有既判力,当事人不得提出与生效判决作出的判决相矛盾的主张,法院亦不得作出与之相反的新判断”,以“当事人不得提出与生效判决作出的判决相矛盾的主张”为由,不审理陈永康关于确认陈瑞春没有资格代表小组起诉的诉讼请求,与此同时,同安法院作出与(2015)民提字第5号、(2016)闽02民终5146号、(2016)闽02民终5146号、(2016)02民终5230号和(2017)闽02民终548号等裁判文书相反的新判断。其中,“属于重复起诉,适用一事不再理原则”有法律依据,新判断的“起诉与已经生效的民事判决相悖,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没有法律依据。

在(2016)闽0212民初3035号判决书中,一句话的前半句“当事人不得提出与生效判决作出的判决相矛盾的主张”对陈永康有效力,后半句“法院亦不得作出与之相反的 新判断”对同安法院无效力。为什么要这样做?法官叶林薇。

同法院同案不同判,甚至同法官同案不同判——叶林薇、袁爱芬等法官写的裁判文书就像作家写的科幻小说或神话故事,变来变去的;如此办案,岂不造成“司法资源浪费及司法权威受损”吗?

请电脑上网,百度搜索“厦门陈永康土地合同案件”,看更多的投诉信。

结束语:在一个民事诉讼案件中,承办法官多次违反法律规定,判决书依然有法律效力。老百姓能接受吗?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错误裁判的,根据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六日《人民法院审判人员违法审判责任追究办法(试行)》第二章(追究范围)第十四条,应该追究责任。

信访人   陈永康

 20171116

 

【说明】请电脑上网,百度搜索“不予审理,怎能判决”,在厦门网、凯迪社区网查阅以下附件:1、(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民事判决书;2、(2017)闽02民终字第2525号民事判决;3、(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判决书;4、(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5、(2014)同民初字第2723号民事裁定书;6 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提字第5号民事裁定书;7、陈永康的上诉状。 厦门网网址 http://bbs.xmnn.cn/thread-5889309-1-1.html

凯迪社区网址: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2501509&boardid=25

  • 0

  • 0

  • 0

回复 [ 共27条互动,4人参与 ]
  • 我是陈永康2017-11-18

    V0集体宿舍 粉丝:0 虾油:13 鲜花:0

    附件1

    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闽0212民初3035号

        原告:陈永康,男,汉族,1959818日出生,住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

        委托代理人:林恩典,男,汉族,1956214日出生,住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上古街10号之二101

        被告:陈瑞春,女,汉族,住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83号,公民身份证号码:350221196301113528

        原告陈永康与被告陈瑞春侵权责任纠纷一案,陈永康于2016720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于201714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陈永康及其委托人林恩典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陈瑞春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应诉,本院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永康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201249日被告陈瑞春没有资格以“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居民小组”名义起诉陈永康;确认201249日陈瑞春以小组名义起诉陈永康的行为使陈永康花时间、花精力、支付交通费,给陈永康造成损失。2、判令陈瑞春向陈永康赔偿交通费和误工费,赔偿金额为人民币300元。事实与理由:陈瑞春于201249日以小组名义起诉陈永康时,事先没有召开村民小组会议或居民小组会议,没有在村民小组会议或居民小组会议中讨论以小组名义起诉陈永康的事情,更没有在村民小组会议或居民小组会议中决定以小组名义起诉陈永康。起诉时没有提交已经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证据。故陈瑞春于201249日以小组名义起诉陈永康的行为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有关规定,无权代表阳翟村第三村民小组起诉陈永康。陈瑞春的行为迫使陈永康不得不多次出庭参加诉讼,正常的生活与生意受到干扰,造成精神上、物质上的损失。陈永康为维护自身权益,特向法院提出如上诉讼请求,望判如所请。

        被告陈瑞春辩称:原告陈永康的诉求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陈瑞春曾担任阳翟村第三村民小组小组长,代表该村民小组起诉陈永康之时,取得了大多数村民同意,履行了民主程序。本案涉及的(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租赁合同纠纷,已由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陈永康不服二审判决,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被驳回再审申请。在该案中,陈瑞春作为小组长代表村民小组起诉的资格已被生效法律判决所确认。现陈永康要求陈瑞春赔偿其交通费及误工费没有法律依据,请法庭依法予以驳回。

        本案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249日,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以下简称阳翟社区三组)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1、确认阳翟社区三组与陈永康于199951日所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及其2009510日所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2、陈永康立即将址在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同丙公路东侧土地腾空返还给阳翟社区三组;3、本案诉讼费由陈永康承担。本案被告陈瑞春作为时任小组长及阳翟社区三组代表人在起诉状上签字。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于20121017日作出(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书支持阳翟社区三组的诉讼请求。陈永康不服一审判决,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述,其上诉理由之一系小组长陈瑞春以阳翟三组之名义提起诉讼,未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其起诉不具备受理条件。针对陈永康的这一上诉理由,阳翟三组提交了村民签名的请愿书、会议记录等证据,足以证明陈瑞春的诉讼行为代表全体村民的意思表示,符合法律规定。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220日作出(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认为:虽然阳翟社区三组起诉时并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但其事后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均能证明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以小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为免当事人讼累,本案可直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陈永康不服(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称“阳翟三组自始自终未曾召开过村民小组会议讨论起诉陈永康的事情,因此小组长无权起诉陈永康。一审法院却有法不依,对本案进行立案、审理和判决。二审中小组长提供的请愿书生成在一审判决之后,已经超出举证期限,其还提供了一份《居民小组会议记录》,但阳翟三组并为召开村民会议,该证据是伪造的。二审法院采纳伪造证据作为有效证据,认定多数村民支持小组长,是错误的。”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4422日作出(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民事裁定书,认为“关于陈永康主张小组长陈瑞春以小组名义起诉,阳翟三组在一审未提供证据证明小组长陈瑞春经授权参加本案诉讼问题。经查,根据阳翟三组二审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等能证明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故裁定“驳回陈永康的再审申请”。

        对于原告陈永康所提交的388份全国各地法院裁判文书以及本院所作出的(2014)同民初字第874号裁定书,因与本案事实没有关联性,不能作为本案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

        庭审中,原告陈永康当庭增加诉讼请求,请求法院判令:被告陈瑞春向陈永康公开道歉。陈瑞春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把自己签名、按指纹的道歉书张贴在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第三小组的祖屋大门口的公告栏中,为自己侵害陈永康之民事权益而表示歉意。本院依法询问陈瑞春是否需要重新指定举证期限,陈瑞春表示不需要重新指定举证期限,没有新的答辩意见。另,陈永康在一审法庭辩论结束之后又多次提出增加诉讼请求,其诉求因超过法定期限,本院不予受理。

    上述事实,有阳翟社区三组于201249日向法院递交的《起诉状》、(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判决书、(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判决书、(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裁定书以及当事人的当庭陈述笔录等证据在案为证,上述证据经庭审当庭举证、当庭质证,本院审查、审核,对其相应的证明力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判决具有既判力,当事人不得提出与生效判决作出的判决相矛盾的主张,法院亦不得作出与之相反的新判断。本案中,关于原告陈永康的第一项诉讼请求,即201249日被告陈瑞春是否有资格代表祥平社区三组提起诉讼的问题,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判决书已作出认定。陈永康针对(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判决的再审申请被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同时,(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民事裁定书经审查再次确认“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陈永康在知晓相关生效判决之认定,且再审申请被驳回的情况下,却另行起诉要求本院确认陈瑞春没有资格以阳翟三组的名义提起诉讼,该诉求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造成司法资源浪费及司法权威受损,对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审理。关于陈永康要求陈瑞春赔偿损失并道歉的诉讼请求,因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陈瑞春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诉,视为自愿放弃诉讼权利,依法可以缺席判决。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五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陈永康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陈永康负担,款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叶林薇

        人民陪审员  苏英巍

        人民陪审员  蔡志英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三日

        代 书记员  洪晓燕


  • 我是陈永康2017-11-18

    V0集体宿舍 粉丝:0 虾油:13 鲜花:0

    附件2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闽02民终2525

    上诉人(原审原告):陈永康,男,汉族,1959818日出生,住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

    委托代理人:林恩典,男,汉族,1956214日出生,住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上古街10号之二101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瑞春,女,汉族,住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83号。

    上诉人陈永康因与被上诉人陈瑞春侵权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院现已审理终结。

    陈永康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将案件发回一审法院重审;二、认定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247条,所谓构成“一事”或“重复起诉”,必须同时满足三个条件:当事人相同,诉讼标的相同,诉讼请求相同或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否定前诉裁判结果;三、认定事实:陈永康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证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民提字第5号民事裁定书”,其中认定:“一事不再理原则,是当事人就已经提起诉讼的事项在诉讼过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后,如果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诉讼标的相同、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属于重复起诉,适用一事不再理原则”用以证明一审判决中以“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为由不审理原告陈永康提出的第一项诉讼请求错误;四、确认:一审判决以“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为由不审理原告陈永康在《起诉状》中提出的第一项诉讼请求错误。五、认定事实:一审判决载明原告陈永康、被告陈瑞春,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书记载原告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被告陈永康,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不相同;六、认定事实:一审判决记载陈永康请求法院判令陈瑞春向其赔偿交通费和误工费,赔偿金额为人民币300元,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书记载阳翟社区三组请求法院判令陈永康将土地腾空返还给阳翟三组,后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的不相同;七、认定事实:一审判决书中陈永康的诉讼请求与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书中阳翟社区三组提出的诉讼请求不相同;八、认定事实:(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案件中是公民起诉公民,(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案中,其它组织起诉公民,法律关系不相同;九、认定事实:(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案是侵权责任纠纷案,(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案是土地租赁合同纠纷案,案由不相同;十、认定事实:(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案之基本事实:201249日小组长陈瑞春以小组名义起诉,起诉时没有提交已经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证据,(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案的基本事实是:1999年陈永康与小组签订土地租赁合同,2009年签订续租合同,两个案件的基本事实不相同。十一、认定事实:(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案的基本事实发生于(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案件立案之前,(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案的基本事实不会因(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案件立案、审理与判决而变化;十二、认定事实:(2016)闽0212民初3035号责任侵权纠纷案件与(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土地租赁合同纠纷案件之间当事人不相同、诉讼标的不相同、诉讼请求不相同,民事法律关系不相同,案由不相同,基本事实不相同,不存在“当事人又起诉”的事实,没有“构成重复起诉”,故《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五款的规定不能作为(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民事判决的法律依据;十三、认定事实:(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民事判决中以“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为由不审理陈永康的起诉,应裁定驳回陈永康起诉或裁定驳回陈永康诉讼请求,不应该判决驳回原告陈永康全部诉讼请求,换言之,审理了才能判决,不审理则不能判决,不审理就必须作出裁定。一审判决驳回陈永康全部诉讼请求错误;十四、认定事实:(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案件的最基本、最重要的事实是:陈瑞春于201249日以小组名义起诉时没有提交已经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证据;十五、认定事实:陈瑞春在201713日答辩状中称:陈瑞春系时任本小组小组长,其提起诉讼履行了民主议定程序,取得了大多数村民的同意,因此有权以第三小组名义起诉并行使诉讼权利,但陈瑞春没有提交其提起诉讼履行了民主议定程序的证据;十六、认定事实:被告陈瑞春提交答辩意见时,还提交了附件即3份裁判文书,该3份裁判文书中,法院已经认定的事实是:《请愿书》、《会议记录》这两份材料证明,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阳翟社区三组多数成员认可小组长以阳翟社区三组名义提起本案诉讼 ,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2016)闽0212民初3035号判决书载明(2014)闽民申第114号民事裁定书经审查后再次确认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十七、认定事实:至今为止,虽然法院认定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但并没有认定阳翟三组已经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了民主议定程序,没有认定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陈瑞春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法院没有阐明在认定“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后,认可陈瑞春有资格代表小组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之理由。也没有说明在认定“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后,认可陈瑞春有资格代表小组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之法律依据是什么。法院认定“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实质上只是认定,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有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之意愿,并不是认定阳翟三组作出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的决定;在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的情况下,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提起本案诉讼”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的“当事人一方人数众多的共同诉讼”的情况,在“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的情况下,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也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的规定,“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满足了“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的必要条件,但并不满足“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的充分必要条件。十八、认定事实:根据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三、第四小组为原告的(2014)同民初字第874号裁定书,虽然原告西洋三组、西洋四组合计共有户数150户,84户户主签名同意,但是不符合村民小组起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故法院裁定驳回起诉,多数村民同意也没用。十九、认定事实: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组长叶文铨以小组名义起诉,提交多数村民签字同意的会议记录,被同安区人民法院驳回起诉;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陈瑞春以小组名义起诉,没有提交会议记录,一审法院作出判决。本案一审的审判长已经亲自审理过五显镇西洋村三组、四组的案件,而后审理本案件中扮演不同角色,提出不同的主张,适用不同法律,作出不同裁判结果。二十、认定事实:(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案传票记载的开庭时间为2013110日,根据(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判决书记载,(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案(二审)开庭时小组长是陈军民而不是陈瑞春,在(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案的二审法庭辩论结束后,召开村民会议,召开村民会议的时间比开庭时间迟19天,因为时间关系,《会议记录》不能授权陈军民于2013110日代表小组行使诉讼权利,因为时间关系以及小组长身份问题,《会议记录》不能授权陈瑞春于201249日以小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二审法院对一审原告的起诉权进行追认并没有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没有规定村民小组会议可以对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进行追认授权,村民小组会议所做的决定必须符合法律规定才有效;二十一、认定事实:原告陈永康于2016720日起诉时向同安区人民法院提交了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陈瑞春没有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与关联性提出异议,也没有对上述证据所要证明的事实提出异议,一审法院没有在判决书中阐明上述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二十二、认定事实:一审法院没有正确判断证据有无证明力与证明力大小,没有根据证据能够证明的事实作出裁判;二十三、认定事实:陈瑞春于201713日提交的3份裁判文书因为存在以下事实失去了证明,即(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书记载“未免当事人讼累,本案可直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其中,未免当事人讼累成为法官不按照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的规定作出裁判的理由,符合法律规定只是说辞,没有实质性内容,没有载明符合所对应之哪一部法律的哪一条规定,做法存在严重的错误。陈瑞春以其提交的3份裁判文书证明其有权以第三小组名义起诉并行使诉讼权利”,没有法律依据;二十四、认定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三条规定,已为陈瑞春提交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陈瑞春无须举证证明,陈永康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陈永康提交的400多份证据足以推翻陈瑞春以3份裁判文书确认的“陈瑞春有权,也有资格以第三小组的名义起诉”及“有主体资格”的事实,陈瑞春对反驳陈永康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二十五、认定事实:陈永康向一审法院提交证据即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16)最高法行申318号裁定书,其中认定邹兴林以新居小组名义提起本案诉讼,不符合法律规定,可以作为用以证明“陈瑞春未能提供阳翟三组小组会议讨论决定提起民事诉讼”的证据,陈瑞春以阳翟三组名义于201249日提起诉讼,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二十六、认定事实:陈永康起诉时提交的100份全国各地人民法院生效的裁判文书、开庭时提交的388份全国各地人民法院生效的裁判文书、及陈瑞春201713日提交的3份裁判文书中,均存在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之事实,本案争议的焦点涉及到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的事项,双方提交的上述裁判文书均与本案事实有关联性,足以推翻法官在一审原判决中提出的主张(对于原告陈永康所提交的388份全国各地法院裁判文书以及本院所作出的(2014)同民初字第874号裁定书,因与本案事实没有关联性,不能作为本案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二十七、认定事实:陈永康提交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京行终878号判决书作为证据,其中记载胜利国际公司提交了在先判例,还提交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长中民一终字第02518号民事判决书作为证据,均被法院采信,用以证明“原告陈永康在一审中向原审法院提交的全国各地人民法院生效的裁判文书能够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证据”,请求二审法院在裁判文书中阐明该证据是否采信的理由;二十八、认定事实:一审判决书隐瞒了大量的证据,其中包括: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小组长能否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人民法院报文章)、1998年同安区土地规划图、《厦门市同安区政府关于村改居的批复》、《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决定书,粤检民不字〔20148号》等等,违反《法官法》第三十二条(五)的规定,《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决定书,粤检民不字〔20148号》能够证明,小组长陈瑞春及委托代理人詹进恭均不具有代理资格,但是一审法院没有在判决书中查明阐明)该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甚至不提到该证据;二十九、认定事实:除了388份全国各地人民法院裁判文书以外,一审法院没有在判决书中阐明原告陈永康提交的大量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明显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九条规定;三十、认定事实:陈永康当庭递交388份全国各地人民法院的裁判文书等证据,一审审判长以及书记员收到证据后拒绝出具收据,违反《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六条的规定;三十一、认定事实:201714日开庭时,审判长叶林薇才将合议庭组成人员姓名告诉陈永康,合议庭组成人员确定后,一审法院没有在三日内告知陈永康,《合议庭组成人员告知书》没有给陈永康,违反《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的规定,可能造成不公平;三十二、认定事实:一审法院作出的判决书没有原告陈永康提交之证据的名称与数量等信息,没有认定陈永康提交的证据所要证明的事实,也没有否定陈永康提交的证据所要证明的事实,没有对原告陈永康提交的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明显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四条、第一百零五条的规定;三十三、认定事实:201714日,审判长叶林薇只是针对原告陈永康于2016720日提交的《起诉状》进行审理,并没有针对原告陈永康当庭提交的《增加诉讼请求》进行审理,因为被告陈瑞春没有到庭,原告又增加诉讼请求,审判长表示要给被告延长举证期限,故审判长先征求原告意见(原告表示愿意当天先审理《起诉状》,下一次开庭审理《增加诉讼请求》,在等待下一次开庭期间,陈永康又先后提交了《第二次增加诉讼请求》、《第三次增加诉讼请求》、《第四次增加诉讼请求》、《第五次增加诉讼请求》和《变更诉讼请求》等诉讼文件,2017228日,法院突然通知原告陈永康领取判决书,“原告多次提交增加诉讼请求”被认为“已经超过诉讼期限”而不予审理。本案是按第一审普通程序审理的,合议庭尚未对原告提交的全部诉讼请求与证据材料等审理完毕,法院就做出判决,违反《民事诉讼法》第十二章的多项规定;三十四、认定事实:在判决书中,陈永康起诉时提交的100份全国各地人民法院生效的裁判文书的纸质的打印件(证据)没有被记载下来;三十五、认定事实:一审阶段,同安区人民法院仅仅开庭审理原告在《起诉状》中提出的诉求,并没有开庭审理201714日原告提交的《增加诉讼请求》,而且遗漏了201714日以后原告提交的《第二次增加诉讼请求》、《第三次增加诉讼请求》、《第四次增加诉讼请求》、《第五次诉讼请求》和《变更诉讼请求》等多次诉讼请求,在每一次增加的诉讼请求诉讼文件中有多项诉讼请求;三十六、开庭审理陈永康在一审期间提交的《第二次增加诉讼请求》、《第三次增加诉讼请求》、《第四次增加诉讼请求》、《第五次增加诉讼请求》和《变更诉讼请求》等的全部诉讼请求。三十九确认:1、小组长陈瑞春以阳翟三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2、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仅仅满足陈瑞春有资格以阳翟三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的必要条件,并不满足“陈瑞春有资格以阳翟三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的充分必要条件;3、“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并不等同于“陈瑞春有资格以阳翟三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只有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4、以“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为由判定“陈瑞春有资格以阳翟三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缺乏法律依据的;5、以“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为由判定“陈瑞春有资格以阳翟三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不公正且不负责任。事实与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案件的基本事实不清,当事人争议焦点不明,第一审普通程序履行不完整,遗漏多项诉讼请求。一审法院的审判长叶林薇违反法定程序,没有在法庭上公开审理增加诉讼请求,隐瞒了陈永康提交的大量证据,隐瞒了案件的诸多事实。

    陈永康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确认201249日被告陈瑞春没有资格以“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居民小组”名义起诉陈永康;确认201249日陈瑞春以小组名义起诉陈永康的行为使陈永康花时间、花精力、支付交通费,给陈永康造成损失。2、判令陈瑞春向陈永康赔偿交通费和误工费,赔偿金额为人民币300元。

    本案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249日,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以下简称阳翟社区三组)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1、确认阳翟社区三组与陈永康于199951日所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及其2009510日所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2、陈永康立即将址在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同丙公路东侧土地腾空返还给阳翟社区三组;3、本案诉讼费由陈永康承担。陈瑞春作为时任小组长及阳翟社区三组代表人在起诉状上签字。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于20121017日作出(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书支持阳翟社区三组的诉讼请求。陈永康不服一审判决,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其上诉理由之一系小组长陈瑞春以阳翟三组之名义提起诉讼,未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其起诉不具备受理条件。针对陈永康的这一上诉理由,阳翟三组提交了村民签名的请愿书、会议记录等证据,用以证明陈瑞春的诉讼行为代表全体村民的意思表示,符合法律规定。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220日作出(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认为:虽然阳翟社区三组起诉时并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但其事后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均能证明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以小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为免当事人讼累,本案可直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故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陈永康不服(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称“阳翟三组自始自终未曾召开过村民小组会议讨论起诉陈永康的事情,因此小组长无权起诉陈永康。一审法院却有法不依,对本案进行立案、审理和判决。二审中小组长提供的请愿书生成在一审判决之后,已经超出举证期限,其还提供了一份《居民小组会议记录》,但阳翟三组并为召开村民会议,该证据是伪造的。二审法院采纳伪造证据作为有效证据,认定多数村民支持小组长,是错误的。”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4422日作出(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民事裁定书,认为“关于陈永康主张小组长陈瑞春以小组名义起诉,阳翟三组在一审未提供证据证明小组长陈瑞春经授权参加本案诉讼问题。经查,根据阳翟三组二审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等能证明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故裁定“驳回陈永康的再审申请”。对于原告陈永康所提交的388份全国各地法院裁判文书以及本院所作出的(2014)同民初字第874号裁定书,因与本案事实没有关联性,不能作为本案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 庭审中,原告陈永康当庭增加诉讼请求,请求法院判令:被告陈瑞春向陈永康公开道歉。陈瑞春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把自己签名、按指纹的道歉书张贴在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第三小组的祖屋大门口的公告栏中,为自己侵害陈永康之民事权益而表示歉意。本院依法询问陈瑞春是否需要重新指定举证期限,陈瑞春表示不需要重新指定举证期限,没有新的答辩意见。另,陈永康在一审法庭辩论结束之后又多次提出增加诉讼请求,其诉求因超过法定期限,本院不予受理。

    一审法院认为,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判决具有既判力,当事人不得提出与生效判决作出的判决相矛盾的主张,法院亦不得作出与之相反的新判断。本案中,关于原告陈永康的第一项诉讼请求,即201249日被告陈瑞春是否有资格代表祥平社区三组提起诉讼的问题,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判决书已作出认定。陈永康针对(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判决的再审申请被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同时,(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民事裁定书经审查再次确认“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陈永康在知晓相关生效判决之认定,且再审申请被驳回的情况下,却另行起诉要求本院确认陈瑞春没有资格以阳翟三组的名义提起诉讼,该诉求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造成司法资源浪费及司法权威受损,对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审理。关于陈永康要求陈瑞春赔偿损失并道歉的诉讼请求,因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陈瑞春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诉,视为自愿放弃诉讼权利,依法可以缺席判决。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五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陈永康的全部诉讼请求。

    二审中,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陈永康提出如下异议:1201249日是陈瑞春起诉,而不是阳翟社区三组起诉,一审判决表述不正确,起诉状上没有阳翟社区三组盖章,没有小组集体组织授权,没有小组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证据;2、对一审法院认为陈永康在一审法院辩论结束后又多次提出增加诉讼请求、其诉求超过法定期限有异议,法庭辩论未结束,一审法官有说还要第二次、第三次开庭,陈永康提出的新增加的诉讼请求没有超过法定期限。除此之外,陈永康对一审法院认定的其它事实没有异议。陈瑞春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没有提出异议。本院对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的事实依法予以确认。

    陈永康二审中提交492017年度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与本案类似的裁判文书。经审查,陈永康与陈瑞春均不是上述案例当事人,但都是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例。

    本院认为,本案系侵权责任纠纷。陈永康一审起诉陈瑞春201249日没有资格以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居民小组名义起诉,给其造成损失,要求陈瑞春赔偿其交通费、误工费300元。根据查明的事实,201249日陈瑞春在起诉状上签字,系以阳翟社区三组为原告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对此予以立案审理后作出(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后陈永康针对(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提起上诉,其中上诉理由之一就是陈瑞春以阳翟社区三组的名义提起诉讼,未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其起诉不具备受理条件。本院作出的(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认定该案系阳翟三组小组张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因此,关于陈瑞春201249日是否有资格以阳翟社区三居组名义起诉已经二审终审判决认定,其认为陈瑞春201249日没有资格以阳翟社区三组名义起诉应通过审判监督程序纠正。陈永康一审提交的388份全国各地法院裁判文书及二审中提交的49份2017年度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裁判文书的当事人均不是陈永康与陈瑞春,与本案事实也不存在关联,故上述文书均不足以否定(2013)厦门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依然具有法律效力。在(2013)厦门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依然具有法律效力的情况下,陈永康另行起诉要求确认陈瑞春没有资格以阳翟三组的名义起诉与生效的民事判决相悖,一审法院认为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并不予审理并无不当。陈永康要求陈瑞春赔偿其交通费和误工费300元于法无据,不予支持。关于陈永康的其它上诉请求,因超出一审诉讼请求范围,本院依法不予审查。

    综上所述,陈永康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可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受理费100元,有陈永康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纪赐进

    审判员    许向毅

    代理审判员  袁爱芬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

    书记员     张艳


  • 我是陈永康2017-11-18

    V0集体宿舍 粉丝:0 虾油:13 鲜花:0

    附件3

    福 建 省 厦 门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永康,男, 1959818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
    代表人陈军民,小组长。
      
    委托代理人郑明辉,福建兴世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捷克,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副小组长。
      
    上诉人陈永康因与被上诉人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下称阳翟社区三组)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阳翟社区三组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确认阳翟社区三组与陈永康于199951日所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及其2009510日所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2.陈永康立即将址在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同丙公路东侧土地腾空返还给阳翟社区三组。
      
    原审判决查明,199951,西柯镇阳翟村第三村民小组(即阳翟社区三组)作为甲方与乙方陈永康签订一份《土地租赁合同》,约定:经甲乙双方协商议定,甲方同意把本组所属同丙公路东侧土地租给乙方作为饲料加工厂房及木材加工场所之用,双方议定以下有关条款:一、土地面积:贰亩壹分零厘。四至为东至小组双关谭池塘,西至同丙公路,南至洪菜盆厝,北至陈国荣石灰池。二、租赁期限:一定壹拾年,即自199951日起至2009430日止。期满后若乙方要继续租用需经甲方允许,同时协商租金标准。同等条件下优先照顾乙方(包括土地出售),乙方若不再租用建筑物应自行拆除,否则,乙方应赔偿甲方的经济损失。三、租金及缴交期限:每亩年租金人民币1000元,拾年一次性在合同签订时交清(每亩租金10000元)。四、租赁期内如遇国家征用该块地时,地上物补偿归乙方所得,土地款及其他补偿均属甲方所有,但甲方应按当年乙方实际使用时间计算退换租金。……”。甲方代表由陈文填签名并捺手印,乙方代表由陈永康签名并捺手印。该合同签订后,双方均按合同予以履行。2009510日,陈文填在该书面合同右上方添加手写:本合同已到期,经双方协商续租五年,租金按原合同提高百分之二十,本协议与原合同有同等的法律效力,条例按原合同不变。甲方陈文填2009510。该合同履行至今。阳翟社区三组认为该份合同系原小组长陈文填未经村民同意的情况下出租,且土地性质为集体土地,陈永康在土地上违法搭建建筑物,改变了土地用途,故提起诉讼,并提出如上诉讼请求。
      
    审理中,阳翟社区三组提供阳翟社区居委会证明,证实该讼争土地属耕地性质,对此陈永康不予认可,主张1999年签订合同时讼争土地为荒地,并非耕地。陈永康提供2009510日时任小组出纳的陈瑞春(即前一任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开具的收款单位为阳翟三组的《同安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收款收据》,拟证明五年续租租金已缴纳。阳翟社区三组质证认为真实性无异议。陈永康亦确认在租用的土地上临时搭盖有铁皮屋当做仓库,用于加工销售木材。
      
    原审判决认定以上事实,有《土地租赁合同》、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关于村改居后确定土地使用权性质有关问题的复函、阳翟社区居委会证明、收款收据、营业执照等证据以及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笔录在案为证。
       
    原审判决认为,本案系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争议的焦点在于阳翟社区三组与陈永康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是否合法有效。根据福建省国土资源厅闽国土资函[2012]164号文《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关于村改居后确定土地使用权性质有关问题的复函》精神,对于闽国土资文[2005]107号文下发前,村改居已办理国有土地使用权登记的宅基地,其土地性质为国有;该文下发后,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含宅基地),应当依法征收才能转为国有。本案1999年签订合同时,双方均明确讼争土地为集体所有土地,之后阳翟社区三组虽然有进行村改居,但陈永康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讼争的土地所有权发生变动的相关依据,故确认本案讼争土地仍为集体所有的土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用于非农业建设的,由县级人民政府登记造册,核发证书,确认建设用地使用权。第十四条的规定,本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承包经营集体所有的土地应从事种植业、林业、畜牧业、渔业生产。该法第六十三条同时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本案讼争土地为集体用地,陈永康作为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虽然与阳翟社区三组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但该《土地租赁合同》明确载明土地用途系饲料加工厂房及木材加工场所,陈永康亦承认该地块有用于临时搭盖厂房,足见土地并非用于农用,陈永康也未能举证证明有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进行登记造册并核发证书,因此该租赁行为已经违反了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1999年双方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届满后,阳翟社区三组的原小组长陈文填又同意续租,该土地实际也一直由陈永康租用至今,应视为双方继续按照《土地租赁合同》的约定履行,故阳翟社区三组请求确认与陈永康于199951日所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无效,有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予以支持。陈永康因该合同取得的土地,应当予以返还,故阳翟社区三组有权要求陈永康将讼争土地腾空并予以返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与陈永康于199951日所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无效;二、陈永康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三十日内将址于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同丙公路东侧2.1亩土地(东至双关潭池潭,西至同丙公路,南至洪菜盆厝,北至陈国荣石灰池)的土地腾空并返还给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00元,由陈永康负担。
      
    宣判后,陈永康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陈永康上诉称,一、村民小组不能作为当事人参加诉讼。村民小组是村委会的一个组成部分不具有承担民事责任的能力。二、本案中阳翟社区三组组长陈瑞春以阳翟社区三组的名义提起诉讼,未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其起诉不具备受理条件,应予驳回。以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当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另外,阳翟社区三组其他村民违法使用小组土地,有的没有支付土地金,有的给非本村村民使用,小组都没有提起诉讼解决。讼争地块一带很多本案类似情况。即使合同无效,法院可判决立即返还,也可判决不立即返还,合同无效的责任也在阳翟社区三组,其应赔偿上诉人的经济损失。同时,小组提出土地腾空返还,必须解决搬迁安置的问题。综上,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阳翟社区三组的原审诉求。
      
    被上诉人阳翟社区三组答辩称,一、阳翟社区三组诉讼主体符合法律规定,陈永康主张主体不适格不能成立。根据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疑难问题的解答》第二条中已经明确村民小组具有民事诉讼主体资格。小组长作为村民小组的负责人,依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可以进行诉讼。阳翟社区三组已经提交了村民签名的请愿书,表明诉讼行为代表全体村民的意思表示,符合法律的规定。二、讼争土地为农用地。现并无证据证明已经改变了土地性质。现上诉人陈新历用于非农建设,已经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故应认定双方签订《土地租赁合同》无效。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陈永康对原审判决查明的其改变讼争土地用途之事实存在异议,认为搭盖建筑物发生在2006年的村改居之后,土地不属于农用地,其没有改变土地用途。阳翟社区三组对原审判决查明事实没有异议。本院对双方无异议之事实予以确认。
      
    审理过程中,阳翟社区三组提交了如下证据:一、请愿书,拟证明阳翟社区三组集体签名授权小组长以小组名义起诉并收回讼争的土地;二、选举名单,拟证明超过半数的人员主张收回讼争的土地;三、现场照片,拟证明陈新历将土地用于非农建设;四、会议记录,拟证明阳翟社区三组于2013129日,召开村民小组会,授权小组长以小组名义起诉陈新历。陈永康对上诉证据质证认为:一、请愿书签名的时间系二审期间,起诉之前没有征求村民意见,且签名的方式是一户一户签名的,不是在大会上讨论的,因此不可避免会出现威逼利诱的情形;二、对选举名单没有意见;三、照片是现场拍照的,看不出什么问题;四、会议记录是伪造虚假的。会议记录的地点是阳翟社区三组祖厝后厅,而实际上这个地点这段时间没有开过会。阳翟社区三组正副组长家族势力庞大,摁手印不能表达小组成员真实意思表示。会议记录很多名字是一个人签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被上诉人在会议很多天后才将会议记录提交法庭。本院经分析认为,阳翟社区三组上述证据之间相互印证,可以证明阳翟社区三组多数成员认可小组长以阳翟社区三组名义提起本案诉讼。
      
    本院认为,首先,村民小组的成立有组织法的依据,当农村集体土地已确权至村民小组并由村民小组进行土地发包时,村民小组拥有一定的财产,在土地承包关系中也具有发包方独立地位,应当认定其符合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其他组织的条件,具备民事诉讼主体资格。其次,陈永康上诉称,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阳翟社区三组的名义提起诉讼,未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主体不适格。但根据阳翟社区三组提供的诸多证据,可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虽然阳翟社区三组起诉时并未提供相应证据,但其事后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均能证明该事实。为免当事人讼累,本案可直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再次,讼争土地未经征收,仍为集体所有土地,双方当事人约定将讼争土地用于非农建设,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原审判决认定讼争合同无效,并无不妥。另外,陈永康关于其他村民与阳翟社区三组之间的关系,以及阳翟社区三组应赔偿其损失的主张,因不在本案受理范畴,依法不应处理。综上,陈永康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不应予以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200元,由上诉人陈永康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洪德琨

    代理审判员  王铁玲

    代理审判员   章毅

    0一三年二月二十日

        王兴胜


  • 我是陈永康2017-11-18

    V0集体宿舍 粉丝:0 虾油:13 鲜花:0

    附件4

    福 建 省 厦 门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

    负责人叶文铨,小组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厦门市同安大宏汽车驾训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颜允强,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罗福林,福建旭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以下简称西洋四组)因与被上诉人厦门市同安大宏汽车驾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宏公司)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2014)同民初字第2723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西洋四组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一、立即解除双方201311日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二、大宏公司立即恢复被破坏的土地原状;三、大宏公司赔偿西洋四组的经济损失,按租金标准自201311日计至实际归还土地之日止,暂估10299元(8.583亩×800元/亩.年×1.5年)。

    原审裁定查明,西洋四组共计户数79户,人口246人。201315日,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召开村两委会,讨论关于西洋四组分为两个小组的申请报告,会议记录如下:鉴于部分村民强烈要求,向西洋村委会提交分组申请报告,经村两委讨论研究分组,具体工作解决如下:一是村委会协助建立一个新的账号;二是关于本小组分组事项,均由该小组召开户主会,自行协商解决。经西洋四组召开户主会,西洋四组自行拆分为两个小组即四组1、四组2,并由叶文铨作为四组1的小组长,叶昌作为四组2的小组长。四组130户户主、四组269户户主出具声明,声明大宏公司并不存在丈量不公、钱无到位的现象;西洋四组有54户户主声明就西洋四组起诉大宏公司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未曾组织召开户主会,大宏公司租用西洋四组村民的土地,相关权利人均确认无疑并收取租金。201477日,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叶文铨并提交西洋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证明叶文铨为西洋四组的小组长,落款时间为2012124日。原审法院告知叶文铨作为小组长以小组名义起诉,应当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经原审法院告知后,叶文铨提交有34户户主签名的签名单,同意叶文铨作为小组长起诉大宏公司,上述34户户主并没有四组2相关户主的签名。

    原审裁定查明上述事实,有西洋四组举示的土地租赁合同、证明、签名单,大宏公司举示的西洋村两委会记录、户主情况证明、情况说明等证据及当事人的陈述为证。

    原审裁定认为以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本案中,西洋四组经村民召开户主会自行决定拆分为四组1和四组2,叶文铨提供的关于其系西洋四组组长的证明落款时间在小组拆分之前,故叶文铨在起诉时是否是西洋四组组长,能否以小组长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证据并不充分,依法应予驳回。西洋四组共有户数79户,仅有叶文铨等34户同意起诉大宏公司,且未有充分证据证明西洋四组召开了符合法律规定的小组会议,并不符合村民小组起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据此,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提起诉讼,不符合法律规定,不具有起诉资格,依法应予驳回。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西洋四组的起诉。

    宣判后,西洋四组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西洋四组上诉称,请求撤销原审裁定,指令原审法院继续审理。事实和理由,一、叶文铨是西洋四组小组长,完全有资格以小组长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叶文铨于2012年民选的小组长,任期3年。至于四组拆分未四组1和四组2,只是部分村民提出拆分申请,并未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确认,也就是拆分行为未成就。原审裁定认定叶文铨并非小组长是错误的。二、一审法院认定起诉不符合村民小组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是错误的。村民小组的民主议定程序指”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原审法院查明西洋小组共有79户,只要27户表决通过即符合程序合法,上诉人现已通过34户同意,民主议定程序是合法的。综上,原审裁定错误,应当予以纠正,责令原审法院继续审理。

    被上诉人大宏公司答辩称,一、大宏公司向西洋四组村民承租的土地均已付清租金,只有村民旱地之间的路、水沟、空杂地补差约2亩左右租金未付,西洋四组已同意大宏公司事后支付。大宏公司向村民承租案涉的土地后,已经改造作为大宏公司汽车培训场的一部分,无法恢复原状。因此,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以大宏公司未依约支付租金为由,要求解除合同并恢复土地原状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因西洋四组内部不和,该小组拆分为四组1和四组2,四组1由叶文铨担任小组长,故其不能代表西洋四组提起诉讼。三、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起诉要求解除土地租赁合同以及恢复土地原状并未征得小组多数村民的同意,叶文铨在原审第一次庭审后未在指定期限内召开村民代表会议,而是以欺骗的手段让部分村民签名或伪造签名,也未统计具体的参会人员,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约定程序的要求。因此,原审裁定事实认定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以维持。

    经审理查明,双方当事人对原审裁定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经原审裁定查明,西洋四组经村民召开户主会自行决定拆分为四组1和四组2,叶文铨任四组1小组长。而叶文铨并未提交新的证据证明其起诉时仍系西洋四组组长。且叶文铨未有充分证据证明西洋四组召开了符合法律规定的小组会议并作出决定同意提起诉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四条、第二十八条的关于村民会议讨论事项及民主议定程序的规定,其提起诉讼不符合村民小组起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据此,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提起诉讼,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依法应予驳回。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李向阳

    审 判 员 胡林蓉

    审 判 员 柯艳雪

    二〇一五年五月十二日

    代书记员 彭丽月

    (文件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与厦门市同安大宏汽车驾训有限公司管辖裁定书 - 全文页 - 中国裁判文书网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c0b60632-5919-4d20-87fc-6b51ffb2c3ee


  • 我是陈永康2017-11-18

    V0集体宿舍 粉丝:0 虾油:13 鲜花:0

    附件5

    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4)同民初字第2723号

    原告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住所地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竹子林。

    负责人叶文铨,小组长。

    委托代理人马标龙,福建理则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厦门市同安大宏汽车驾训有限公司,住所地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东市,组织机构代码:70542574-6

    法定代表人颜允胜,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罗福林,福建旭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以下简称西洋四组)与被告厦门市同安大宏汽车驾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宏公司)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西洋四组小组长叶文铨及委托代理人马标龙,被告大宏公司之委托代理人罗福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西洋四组诉称:201311日,西洋四组将小组的14.55亩土地(其中属于村民的土地为5.967亩,属于西洋四组的土地为8.583亩)出租给被告大洋公司作为驾训场所,租赁期限为30年,每亩每年租金为人民币(币种,下同)800元,每五年递增一次,按5年租金总额递增5%,付款方式为每五年支付一次,一次性付清,方可继续使用,否则合同自动终止。201348日,大宏公司向西洋四组村民支付属于村民部分的租金,却没有支付属于西洋四组的租金。经西洋四组多次催讨,大宏公司拒不支付租金,依照合同第4条约定,双方于201311日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自动终止。现大宏公司已将租赁土地掩埋,故应予恢复原状,并赔偿西洋四组占用土地期间的经济损失。现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一、立即解除双方201311日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二、大宏公司立即恢复被破坏的土地原状;三、大宏公司赔偿西洋四组的经济损失,按租金标准自201311日计至实际归还土地之日止,暂估10299元(8.583亩×800/.年×1.5年);四、本案诉讼费用由大宏公司承担。

    被告大宏公司辩称:一、大宏公司向原告西洋四组村民承租的土地均已付清租金,只有村民旱地之间的路、水沟、空杂地补差约2亩左右租金未付,西洋四组已同意大宏公司事后支付。大宏公司向村民承租案涉的土地后,已经改造作为大宏公司汽车培训场的一部分,无法恢复原状。因此,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以大宏公司未依约支付租金为由,要求解除合同并恢复土地原状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向法院提交的土地租赁合同是在大宏公司向村民承租的土地尚未丈量前根据叶文铨提出的要求临时签订的,该协议实际并未履行,大宏公司是根据与每户村民实际丈量的承租该户村民的土地面积向每户村民支付租金,并由该户村民签名后领取租金。大宏公司向四组1村民实际承租土地亩数为16.367亩,四组1村民旱地之间的路、水沟、空杂地补差约1亩左右,大宏公司将在事后支付补差的土地租金。二、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起诉要求解除土地租赁合同以及恢复土地原状并未征得小组多数村民的同意,叶文铨无权代表西洋四组提起诉讼。因西洋四组内部不和,该小组已拆分为四组1和四组2,四组1叶文铨任小组长,四组2由叶昌任小组长。实际上,即使在叶文铨任小组长的四组1,除叶文铨及其近亲属以外的绝大部分村民均已经签名表示就土地租赁问题不再上告。因此,叶文铨既不能代表第四村民小组也不能代表四组1就本案提起诉讼。

    经审理查明,原告西洋四组共计户数79户,人口246人。201315日,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召开村两委会,讨论关于西洋四组分为两个小组的申请报告,会议记录如下:鉴于部分村民强烈要求,向西洋村委会提交分组申请报告,经村两委讨论研究分组,具体工作解决如下:一是村委会协助建立一个新的账户;二是关于本小组分组事项,均由该小组召开户主会,自行协商解决。经西洋四组召开户主会,西洋四组自行拆分为两个小组即四组1、四组2,并由叶文铨作为四组1的小组长,叶昌作为四组2的小组长。四组130户户主,四组269户户主出具声明,声明大宏公司并不存在丈量不公、钱无到位的现象;西洋四组有54户户主声明就西洋四组起诉大宏公司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未曾组织召开户主会,大宏公司租用西洋四组村民的土地,相关权利人均确认无疑并收取租金。201477日,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向本院提起诉讼,叶文铨并提交西洋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证明叶文铨为西洋四组的小组长,落款时间为2012124日。本院告知叶文铨作为小组长以小组名义起诉,应当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经本院告知后,叶文铨提交有34户户主签名的签名单,同意叶文铨作为小组长起诉大宏公司,上述34户户主并没有四组2相关户主的签名。

    上述事实,有原告西洋四组举示的土地租赁合同、证明、签名单,被告大宏公司举示的西洋村两委会记录、户主情况证明、情况说明等证据及当事人的陈述为证,以上证据均经当庭举证质证,并经本院审查核实,可以采信。

    本院认为,以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本案中,原告西洋四组经村民召开户主会自行决定拆分为四组1和四组2,叶文铨提供的关于其系西洋四组组长的证明落款时间在小组拆分之前,故叶文铨在起诉时是否是西洋四组组长,能否以小组长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证据并不充分,依法应予驳回。西洋四组共有户数79户,仅有叶文铨等34户同意起诉被告大宏公司,且未有充分证据证明西洋四组召开了符合法律规定的小组会议,并不符合村民小组起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据此,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提起诉讼,不符合法律规定,不具有起诉资格,依法应予驳回。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的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起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林荣堂

    代理审判员  叶林薇

    人民陪审员  叶金榜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日


  • 我是陈永康2017-11-18

    V0集体宿舍 粉丝:0 虾油:13 鲜花:0

    附件6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5)民提字第5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王建。

    委托代理人:周亚,江苏盛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嘉峪关拓基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甘肃省嘉峪关市建设街区33号楼1单元4号。

    法定代表人:许强,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吕国良。

    再审申请人王建因与被申请人嘉峪关拓基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拓基公司)合伙协议纠纷一案,不服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甘民二终字第214号民事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41021日作出(2014)民申字第782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612日询问本案。王建及其委托代理人周亚,拓基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吕国良到庭参加了询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 。。。

    本院认为,本案原审法院以王建起诉因诉讼请求及事实理由与一审法院(2012)嘉民二初字第37号裁定实质相同,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为由驳回王建起诉不当。理由如下:

    第四,一事不再理原则,是当事人就已经提起诉讼的事项在诉讼过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后,如果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诉讼标的相同、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属于重复起诉,适用一事不再理原则。但本案王建再次起诉诉讼请求及事实理由发生变更,不属于此种情形,且一事不再理原则的适用,应该以实体审理过为原则,就本案而言,两级法院作出多次裁判,但并未对本案有过生效实体判决。

    综上,本院认为,原裁定以王建再次起诉因诉讼请求及事实理由与前诉实质相同、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为由驳回王建起诉不当,本院予以纠正。本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二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甘民二终字第214号裁定和甘肃省嘉峪关市人民法院(2013)嘉民二初字第130号裁定;

    (二)指令甘肃省嘉峪关市人民法院审理本案。

    审 判 长 关 丽

    代理审判员 李 琪

    代理审判员 仲伟珩

     

    二〇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王楠楠

    文件来源:王建与嘉峪关拓基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合伙协议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 全文页 - 中国裁判文书网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e9a5df30-3d6b-497d-8010-9a4fa3a5f1b9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厦民终字第2178

    文件来源:黄茂林与厦门长谦实业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全文页 - 中国裁判文书网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46e9517d-e2b8-4485-ab12-0e090f51e672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闽02民终5146

    文件来源:厦门海光花园开发有限公司、曾贤忠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 全文页 - 中国裁判文书网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e503a86d-8ce5-4da7-b08b-a78a0020126c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闽02民终5230

    文件来源:冯锦彩、林新祝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全文页 - 中国裁判文书网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8b02d717-1e65-4d7d-ba72-a7820021265d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7)闽02民终548

    文件来源:谢素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 全文页 - 中国裁判文书网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5bdbf5a6-c54a-4087-85c3-a7a600d28428

     

     


  • 我是陈永康2017-11-24

    V0集体宿舍 粉丝:0 虾油:13 鲜花:0

  • 我是陈永康2017-11-28

    V0集体宿舍 粉丝:0 虾油:13 鲜花:0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最高法民再249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辽宁和欣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南京南街121-3号。

    法定代表人:李发贤,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董秀玲,新疆万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张立强,男,19691219日出生,汉族,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天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芯钰,乌鲁木齐市天山区幸福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乌鲁木齐辰光旅行社有限公司。住所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解放北路128号天际大厦16楼。

    法定代表人:刘乐,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芯钰,乌鲁木齐市天山区幸福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再审申请人辽宁和欣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欣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张立强、乌鲁木齐辰光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辰光旅行社)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4)新民一终字第216号民事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6311日作出(2015)民申字第3286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再审申请人和欣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董秀玲,被申请人张立强和辰光旅行社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杨芯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

    本院再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二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再审认为,本案再审审理的焦点问题是,和欣公司的起诉是否属于重复起诉,一审、二审裁定驳回和欣公司的起诉是否有误。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就已经提起诉讼的事项在诉讼过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后再次起诉,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构成重复起诉:(一)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二)后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的相同;(三)后诉与前诉的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当事人重复起诉的,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但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本案是否与126号案构成重复起诉,需对照上述规定条件具体分析评判。

    首先,本案与126号案的当事人是否相同。本案系和欣公司起诉张立强和辰光旅行社,而126号案系和欣公司起诉格瑞德酒店、辰光旅行社和百花村酒店,两案中的当事人虽有交叉,但并不完全相同。

    其次,本案与126号案的诉讼标的是否相同。诉讼标的是指当事人之间发生争议并请求法院依法作出裁判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是法院审理和判断的对象,也是确定民事案由的基础。126号案的诉讼标的为装饰装修合同法律关系,相应的案由为装饰装修合同纠纷。本案中,和欣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一款“公司股东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第三款“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以及相关事实,请求判令辰光旅行社的股东张立强对126号案判决所确认的辰光旅行社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由此,本案的诉讼标的应为公司股东与公司债权人间损害赔偿法律关系,相应的案由应为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二审裁定将本案案由确定为装饰装修合同纠纷有误,本院予以纠正。

    再次,本案与126号案的诉讼请求是否相同,或者本案的诉讼请求是否实质上否定126号案裁判结果。本案中,和欣公司的一审诉讼请求为:判令张立强与辰光旅行社对126号案判决确认的4228993.2元债务及逾期付款违约金承担连带给付责任。而126号案中,和欣公司的一审诉讼请求为:判令格瑞德酒店、辰光旅行社、百花村酒店支付工程欠款3928993.20元、延期付款违约金660250元,确认和欣公司工程款债权的优先权利。显然,和欣公司在126号案中的诉讼请求与其在本案中的诉讼请求并不相同。而且,和欣公司在本案诉讼的实质是请求张立强作为辰光旅行社的股东,对126号案判决已经确定辰光旅行社应向和欣公司承担的法律义务承担连带责任,并不存在实质上否定126号案裁判结果的问题。

    此外,一审法院在126号案执行过程中以裁定的形式明确释明和欣公司可另行针对张立强提起诉讼,而在和欣公司据此提起本案诉讼后,一审、二审法院又以本案与126号案属于重复起诉为由,裁定驳回和欣公司的起诉,显属矛盾。

    综上,和欣公司的再审理由成立,一审、二审裁定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4)新民一终字第216号民事裁定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乌中民四初字第42号民事裁定;

    二、指令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审理。

    审 判 长  贾清林

    代理审判员  武建华

    代理审判员  杨 迪

    二〇一六年九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李 逸

    实习书记员陈佳佳

    文件来源:

    辽宁和欣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张立强、乌鲁木齐辰光旅行社有限公司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 - 全文页 - 中国裁判文书网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a211de68-aba8-4f00-bd7f-0c0a082ec727


     


  • 我是陈永康2017-11-28

    V0集体宿舍 粉丝:0 虾油:13 鲜花:0

    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闽0212民初3035号

        原告:陈永康,男,汉族,1959年8月18日出生,住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

        委托代理人:林恩典,男,汉族,1956年2月14日出生,住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上古街10号之二101。

        被告:陈瑞春,女,汉族,住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83号,公民身份证号码:350221196301113528。

        原告陈永康与被告陈瑞春侵权责任纠纷一案,陈永康于2016年7月20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于2017年1月4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陈永康及其委托人林恩典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陈瑞春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应诉,本院现已审理终结。

      。。。。。。

    本院认为,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判决具有既判力,当事人不得提出与生效判决作出的判决相矛盾的主张,法院亦不得作出与之相反的新判断。本案中,关于原告陈永康的第一项诉讼请求,即2012年4月9日被告陈瑞春是否有资格代表祥平社区三组提起诉讼的问题,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判决书已作出认定。陈永康针对(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判决的再审申请被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同时,(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民事裁定书经审查再次确认“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陈永康在知晓相关生效判决之认定,且再审申请被驳回的情况下,却另行起诉要求本院确认陈瑞春没有资格以阳翟三组的名义提起诉讼,该诉求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造成司法资源浪费及司法权威受损,对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审理。关于陈永康要求陈瑞春赔偿损失并道歉的诉讼请求,因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陈瑞春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诉,视为自愿放弃诉讼权利,依法可以缺席判决。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五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陈永康的全部诉讼请求。


    审判长    叶林薇

        人民陪审员  苏英巍

        人民陪审员  蔡志英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三日

        代 书记员  洪晓燕



快速回复

进入"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