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便民网 福州论坛 > 榕城城事 > 福州情报站
发新帖

网传乘客下单后拒乘遭的哥怒骂,公司:已对该司机停岗处置

心会累人会倦 发表于:2018-04-17 505人阅读3条回复 鲜花0 [ 复制链接 ] [ 快速回复 ] [ 举报 ]


近日,一段的士司机怒骂女乘客的视频在网上疯传,视频中,司机多次质疑乘客“我从那么远的地方过来,这里又难定位,来了你又不坐”,言语中多次冒出不雅字眼,而女乘客则表示,自己原本已经准备要上车了,但是因为出租车司机骂了脏话,她才拒绝乘车。记者从当事司机所在的出租车公司了解到,已经见到相关视频,正在调查当中,目前该司机已被停岗,并没收经营车辆。


http://t.cn/RmR6lvJ?m=4229758939641721&u=1678943394


新闻每天都在发生、视角各有不同。 言论并非结论、只是换个角度看问题。
  • 0

  • 0

  • 1

回复 [ 共3条互动,3人参与 ]
  • lin7241343112018-04-17

    小黑屋 粉丝:0 虾油:130 鲜花:0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 ssogmwv2018-04-18

    V1单身公寓 粉丝:0 虾油:18 鲜花:20

    事岀有因,可惜态度决定一切。

  • 张晨12018-04-18

    V0集体宿舍 粉丝:0 虾油:5 鲜花:0

    10月16日,张女士从四季青九天服装城打了一辆出租车去火车东站。她坐在副驾驶位,行驶至东站附近,有三人拦车也去东站,司机报价3个人15元。张女士表示不想拼车,但司机没有理会,让这三人上了车。

     

      到了东站,计价器显示是32元,司机表示给张女士抹掉2元零头,但张女士不同意,表示司机不对在先,只愿意付20元。

     

      “司机马上拉下脸,用手指着我的额头,说‘一分都不能少’,骂着脏话,态度非常恶劣。”

     

      见张女士坚持只支付20元,司机让另外三名乘客先下车,又重新启动,表示一分钱不收将她重新拉回四季青。

     

      这时候离张女士的火车开车只有1个钟头了。张女士只得同意付30元车费。

     

      但是司机不理,继续往前开,开出进站口200米还完全没有停的意思。情急之下,张女士打开车门,让司机停车。又开了50米后,司机终于停了车,收了30元。

     

      “我请司机帮我把我行李从后备厢拿下来的时候,他还用手削了我的头侧边。本想报警,但一想到要赶车,只好先忍下来。”

     

      张女士说,这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恶劣的出租车司机,“出租车是一个城市的窗口,这样不文明的行为,严重影响了杭州的形象!”

     

      张女士打了12328和该出租车所属的胜众公司的投诉电话。记者从胜众公司获悉,通过车上的监控,已经核实了此事,公司将对该司机严肃处理,今天就会将结果反馈给张女士。

     

      记者亲历:孤山路


      一串空车没一辆肯走

     

      无独有偶,也是在16日,黑客破解微信记者遭遇了多辆出租车在景区拒载的现象。

     

      10月16日晚6点,记者参加完西湖边文澜书院的讲座,天已经黑了。只见孤山之下,一辆辆出租车亮着“空车”或是“暂停”的灯,在楼外楼前排成了一条长龙。

     

      此时正是打车高峰,尽管路边的游客不停上前询问,却没一辆车愿意载客。有司机喊:“音乐喷泉200块,走不走?”游客无奈摇头,来了一辆空车赶紧冲上去问。结果还是不走。

     

      记者问边上一个司机走不走?听说去滨江四桥,这位司机回答,100块不打表。记者表示平时才30多块,司机扭过头去不再理睬。

     

      记者只好走出孤山路,走到北山街路口站定,微信监控一连串的出租车打着空车灯络绎而来,招手却没有一辆肯停。有停下来的,甚至报价200元。

     

      跟记者一样,在路边无助地等待的,还有许多游客。

     

      又等了半个小时,停下来一辆出租车,车上下来一对夫妻。记者直接拉开车门上去,这才逃离此地。

     

      路上我问这位司机,孤山的出租车为什么不肯走。他告诉记者,他们不打表随意加价只是“副业”,真正赚钱的是把人拉到各种商店、餐馆、酒店,拿回扣,有的甚至能拿到50%。

     

      司机笑着说,他们眼很毒,你这样子一看就不是游客,不会理你的。

     

      再探孤山路:


      运管帮记者拦车,都拦不下

     

      类似孤山路这样的拒载、微信监控聊天记录拒打表,是节假日的特例,还是日常现象?

     

      昨天中午11点,记者再次来到孤山路浙博门口。相比周末,周一的景区人明显少了些。博物馆门口停了不少打着空车标识的出租车,但打车的人不多。

     

      记者来到一辆空车旁问司机,“去丝绸街吗?”司机回答得倒也爽快,去,打表。

     

      下午3点半,记者再次来到孤山路。此时西泠桥公交站两边的停车位上,停了不少打着“暂停”或“空车”标识的出租车。

     

      “师傅,去雷峰塔吗?”出租车司机表示,不打表,20块一个人。

     

      三名游客问,“去**宾馆吗?”那个宾馆就在凤起路延安路口。司机摆摆手,不去。当记者再问他,“石祥路汽车城去吗?”司机爽快表示,“去”,不过,“不打表,150元。”

     

      17点左右,一辆辆空车从我们面前经过,但面对招手,却都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边上的运管工作人员帮我们一起拦车,原以为,打车应该没问题了。但结果,第一辆车司机说“拉肚子”,嗖一下走了。第二辆,也是喊着“交班”没有停下来。直到第三辆,运管追着司机,叫着他的车牌号,才拦下。

     

      城站火车站:


      “市一医院?不知道,不去”

     

      景区如此,机场车站这些交通枢纽情况又如何?

     

      昨天上午10点多,在城站,记者遇到一位带着两位老人的中年女子,微信怎么盗号要去市一医院。“下面等出租车的地方,人太多了。可是车才三四辆,我们去医院,怕晚了轮不到。”中年女子焦急,带着两位老人到了车站地面道路。

     

      城站北面邮一路这个转弯口,绕过来的出租车不少,而且多数都是空车。大概4分钟时间里,女子拦下了6辆空车。其中两位,停下来后只是摆摆手,另外4辆车,一听去市一就径直开走了。甚至有两个司机给出这么个借口——“市一医院?不知道,去不了。”

     

      无奈,女子只好跑去找协警问公交车了。

     

      他们离开后,四名带福建口音的乘客就来到了相同的位置打车。他们要去复兴路靠近复兴立交桥的位置。但连拦了2辆,司机都摆摆手直接走了。

     

      此时,一辆黑色小车开到了四人背后,司机开价60元,最后双方说好50元,四人挤上了车。其实按正常打表,不过五公里的这段路程,出租车20元应该足够了。

     

      萧山机场:“我排了四五小时,他就去2公里的地方”

     

      萧山机场一楼10号门前,是机场出租车的候客点。昨天中午11点50分左右,候车旅客不多,但出租车不断开过来。

     

      不一会,上客区发生了点小插曲,“我排了四五小时的队,他就去2公里的地方……”一位的哥下车,对候车点的女引导员说。言下之意,不愿意做这脚生意。乘客是位小伙子,提着行李,一脸错愕。引导员默默地走到下一辆出租车前,弯下腰,问那辆车去不去。

     

      “这样的事常碰到,像近一点的瓜沥、下沙,他们就不太愿意去。”一位引导员叹了口气。遇到乘客集中,出租车又都不愿意做短途生意,怎么办?引导员说,他们想了个办法,如果你做到的这脚生意是近距离的,给你个凭证,下次你进机场揽客时,就不用排长队进候车通道,可以优先到上客点接客。

     

      引导员表示,进入机场出租车候客点的车辆都是打表的,不议价。只要当天航班不结束,这里的出租车就不会没有。在机场区域内有一个出租车服务区,出租车的数量还是有保证的,很少会出现叫不到车的情况。

     

      孤山路不长,大概就1500多米。据杭州市运管局景区稽查中队中队长毛达宁介绍,其实这种情况在孤山是个老现象,已经有10多年了。只要和游客搭讪一下,就知道有没有赚头,像这样的“老油条”司机一共有四五十个。

     

      杭州市交通运管部门昨天也表示,针对记者的亲历,以及在景区、机场、城站火车站采访到的出租车挑客拒载现象,专门召开了相关会议。接下来,他们将做好企业源头管理,约谈出租车企业,发挥企业主体责任。另外强化信息化监管,对没有GPS数据的“钉子户”专案专管,同时加强第一线的管理,落实驻点严管。

     

      运管部门表示,如果有乘客遭遇出租车议价、挑客、拒载,微信定位找人请注意保存相关证据,如出租车车牌、司机服务资格证号、上下车的地点、时间等信息,并及时拨打12328投诉。

     

      不到一个月


      景区运管接到投诉100多起

     

      毛队长表示,孤山路的出租车问题,有客观原因。“这里是个热门景点,日均游客大约占整个景区的1/5左右。就拿今年10月3日景区77.74万人次的游客量来算,当天孤山路这里基本就有15万左右。”

     

      人流量大,出行却很成问题。整条孤山路上只有一条Y10路,往返吴山广场至浙江博物馆。车型是6米的微公交,满打满算只能坐20多人。另外就只能坐环湖观光电瓶车或秋瑾墓附近的公共自行车。所以,很多游客会选择出租车进入孤山路。车少人多,有些司机就会铤而走险,挑客、议价来增加收入。

     

      毛队长说,其实2007年景区运管处成立之后,他们就开始在几个热门景点进行现场驻点。“但这种方式治标不治本,每次我们人员在现场,情况就好一些,等到我们人走了,还是老方一帖。今年10月,我们就接到了投诉100多起,拒载、中途抛客等严重违章有9起。”

     

      毛队长说,针对孤山路的问题,目前已经商量出了几个方案。一是将稽查人员下放到岳庙、凤凰山、灵隐几个管理处,直接一线协作管理。另外,还会和公交等部门协商,增加公交线路的密度频次。此外还考虑在孤山路设专门的出租车上客点。待选点有三处:西泠桥口、中山公园门口和浙博门口。届时会从中选一处合适的设点,进行场站化管理。

     

      另外,毛队长也提醒乘客,“先问再坐,这就给司机创造了议价机会。其实看到空车,直接上车说目的地,如果司机没有合理拒绝理由,就算是拒载,可以直接现场投诉。”

     

      打车乱象


      的确随着网约车起伏

     

      对于运管部门提出的增加公交车次的方案,公交部门也表示,希望能让8米的公交车重回孤山路。但这需要相关部门的协调配合,比如加大对违停的查处力度。

     

      在采访中,也有市民表示,打车乱象,和网约车的减少有一定关系。“新政征求意见稿出来,条件束缚多了,开网约车的司机少了,出租车司机的生意变好了,又开始挑客了。”

     

      昨天在孤山路,现场一位管理人员表示,这种情况在孤山是个老现象。但他不否认,孤山路上出租车的挑客议价现象的抬头,和网约车的行业变化趋势的确有一定的关系。

     

      “比如今年年初,网约车形势一片大好,当时出租车司机的日子很难过,来孤山路挑客的出租车司机一下子少了一大片。有的司机在孤山路上一等就是一天,都做不来一单生意。之后网约车陆续降低补贴,这种现象又慢慢回温,到现在峰会过后,峰会效应带来的游客流,又让很多司机回归到这个老样子。”

     

      前阵子网约车红火的时候,也是出租车日子最难过的时光。不少的哥宁可违约提前终止合同,也要转换身份去开滴滴优步,钱江晚报也做过相关报道。对这个群体是该转型,还是自我提升完善服务来增强竞争力,也有不少讨论。可是类似孤山路上这样不愉快的经历,又恰恰应了网友的评论:有时想想,保护你们干嘛呢?

     

      那么,对这些年来这个行业经历的阳光风雨,的哥们自己又是怎么看?手里的方向盘,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饭碗,还是有更多含义?

     

      吴秋豪今年36岁,老家安徽芜湖。2002年,退伍没多久的他,仅仅凭着书本上对西湖的美好描述就跑来了杭州。如今,他已在杭州娶妻生女,一个人变成了三个人。

     

      开出租车是2003年开始的。当时这是个不错的行业。吴秋豪开白班,每天6点半出车,18点左右收车,一个月能赚七八千。而同年退伍的几个兄弟,月收入才3000多元。他觉得自己选对了职业。

     

      吴秋豪是个不爱轻易改变的人。“过得去就行。”这是他常说的话。他给自己定的目标是,每月至少赚7000元。达到,就满足了。这么多年他都是按这个目标开车赚钱,自得其乐。

     

      可是,2013年底开始,吴秋豪发现越来越多的有乘客在马路上打车不再招手,而是看手机。许多同行都用上了打车平台,不用再去扫街,只要在平台上接单。不过马路上招手拦车的还是不少,吴秋豪没有尝试用打车软件,只是收车晚了些,收入没有下降。

     

      2014年年初,滴滴、快的刮起补贴狂风,所有人的打车习惯仿佛一夜间改变。他也开始尝试打车软件。不过,改变似乎迟了点。

     

      2015年,真正的寒冬降临。“快车”横空出世,他的收入一下子降到了四五千。尽管很努力地开车,但是却很难突破。这年夏天,有个10多年的朋友转行做滴滴快车,月入上万。

     

      吴秋豪也眼热,但是他有个疑问:那个快车不用交份子钱,却可以和出租车一样做生意,就真的一点风险都没有吗?所以虽羡慕,但他还是想坚持最初选择:虽然钱难赚了,但他是“正牌军”,不用每天担惊受怕。

     

      他的坚持没有白费。先是2015年10月,交通部的网约车管理暂行办法开始征求意见,网约车要开始规范了,让他看到了出租车回暖的曙光。接着,今年7月底,国家级的“网约车新政”终于落定,这个月,他的月收入是6000多元。而更让他欢欣鼓舞的是,不久前,杭州的网约车管理办法实施细则也开始征求意见,他意识到,这一回出租车和网约车终于可以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公平竞争。只要自己用心开车,月收入一定会回到7000元。

     

      对于本报记者的亲历,同为出租车司机的吴秋豪觉得很气愤。他告诉记者,在杭州开了10多年出租车,对于这个城市,这份职业,早就有了一份特殊的感情。

     

      “出租车司机和其他职业不同之处在于,我们每天奔波于杭州城里的大街小巷,每天接触不同的乘客。司机的每一句你好再见,每一次斑马线前的礼让行人都代表着杭州的形象,会给外地乘客留下深刻的印象。这样的行为,不仅在为这份职业抹黑,更是在为这座城市丢脸。”


返回列表页

快速回复

进入"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