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便民网 福州论坛 > 情感公寓 > 伊人情感
发新帖

来生不做你的妻【社团推荐】

末日天使 发表于:2005-05-19 654人阅读4条回复 鲜花0 [ 复制链接 ] [ 快速回复 ] [ 举报 ]

敏君躺在特护病床上,望着惨白的墙,望着窗外高远的天空,思绪起伏。她知道自己的病已经熬不过多久了,虽然医生和丈夫都隐瞒着自己,但看看丈夫的眼神,她就明白。
  为了不拂丈夫的心意,为了不让这个坚强的男人痛苦流泪,她努力配合医生的治疗,乐观而积极,虽然她已经知道这一切都无济于事。丈夫的头发都熬白了,为了她的病,他没日没夜的陪伴在身边,端水递汤,倒茶送饭。
  都说少年夫妻老来伴,四十年的相亲相爱,敏君早已了解丈夫梓轩的为人和品行。她为自己感到高兴,她始终没有看错他。想想当年,姐姐嫌梓轩个头矮,在大喜的日子里逃婚。面对前来迎亲的队伍,父母急得焦头烂额,无奈下,计从心来,让敏君顶替姐姐嫁了过去。敏君无论个头还是长相都和姐姐颇为相像,外人不仔细分辩,根本分不清姐妹俩。那一年,刚满十八岁的敏君在父母的哀求下,热泪盈眶地穿上了大红的新嫁衣,坐上花轿,在热热闹闹的唢呐声嫁到了梓轩家。
  敏君在姐姐相亲时曾隔着窗户见过一次梓轩,梓轩个头是不高,但为人稳重,说话颇有几分男子汉气概。只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一生居然会和这个男人联系在一起。姐姐逃婚后,父母哀求她,她也曾犹豫,她不知道自己和这个男人是否真的有缘。前世的缘么?为什么会是我和他结婚?抵不住父母哀怨的眼神和涟涟泪水,敏君含泪点头答应。
  梓轩对敏君很好,嘘寒问暖,柔情缱绻。刚开始,敏君处处小心,掩饰着,不敢让他发现自己只是冒名顶替的新嫁娘。因为梓轩对自己的好,天性善良的敏君很是珍惜和感动,将心比心,她也学着关心和照顾他。终究是年纪小,虽嫁为人妇,敏君处处还是要梓轩照顾自己。
  敏君怎么能忘记怀大儿子时,因为强烈的妊娠反应,吃什么吐什么。梓轩看在眼里,急在心中。那年头没什么水果,梓轩就背上布袋,带足干粮,足足走了上百里路上山去采撷,青梅、野葡萄、酸果,只要能吃的野果,通通装在布袋里。从山上回来时,他献宝似的把满满的一布袋野果摆在她面前。看着被荆棘划得道道伤痕的梓轩,敏君忍不住泪水汪汪。“你怎么啦?别哭!哭对眼睛不好。是我没用,挣不到更多的钱,要不,你想吃什么就可以买什么了。”梓轩温柔地安慰着,手轻轻地抚摸着敏君光洁的脸,自己的眼眶,也慢慢地绕上了一圈淡红。在那贫困的年代,因为梓轩的勤劳和宠爱,敏君没吃过太多的苦,就算家里只剩一碗饭,他也会想尽办法让她吃下去,而自己舍不得碰一下,就算饿得饥肠辘辘。
  梓轩疼人很特别,甚至于有点霸道。记得在月子里时,因为敏君味口小,没有食欲。他就会端张小凳子坐在床前,守着她,看着她把碗里的饭和鸡肉全部吃掉。如果敏君实在吃不下,他会不厌其烦地一次又一次热过,直到她把饭和菜全吃得干净才罢休。大家都不理解他,觉得他强人所难。“没办法呀!她味口太小了,如果不强迫她吃一点,身体怎么会好?”梓轩振振有词。敏君明白丈夫的心意,可是每吞一口都如同嚼蜡,只是心里高兴,能遇见一个这么珍爱自己的男人,这一生还有何求?为了不让他伤心,她硬着让自己多吃一点东西。
  相处久了,敏君捉摸透丈夫的脾性。只要他觉得对,他认为对你有好处,他就会坚持,那时候千万不能拂去他的好意,要不,他会为此伤心难过的。对梓轩来说,只要敏君能接受自己对她的好,他的关心,他就会很快乐。他把你捧在手掌心当成珍爱的宝,你就让他捧着,让他当成宝,如果你作贱自己,他会难过,会觉得对不起你。
  享受着丈夫的柔情蜜意,敏君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只是夜深人静醒来时,望着身边酣睡的丈夫,她的心头会涌起一丝难言的苦涩,无论如何,自己只是顶替姐姐出嫁的。他心里爱的人或许只是姐姐吧!如果被他知道,我不是被他相中的姐姐时,他会怎么样?这一骗局已经二十年了。
  一天夜里,缠绵过后,敏君躺在梓轩的怀里,任由他抱着。梓轩用手拨撩着敏君的长发,情意绵绵。敏君望着漆黑如暮的暗夜,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你怎么了?为什么叹气?”梓轩问。
  “梓轩,我——我想和你说一件事情,只是,你先答应我,听完后一定一定不能生气,可以么?”敏君担心地说。
  “嗯!说吧!洗耳恭听。”梓轩调笑一句,打破了沉闷的气氛。
  敏君犹豫了一会,终于说:“我,我不是你相亲时的姐姐,她在成亲那天逃婚了,父母无奈,让我顶替了,你会不会恨我”说完话,敏君又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一直压在心头的重负终于缷了下来。
  “呵呵!”梓轩在黑暗中狡黠地笑了一声,手依旧轻抚着敏君的脸说:“其实从我掀开你的红盖头时我就知道了。虽然你们姐妹俩长得像,但你们看人时的眼神完全不同。你姐看人时眼角向上挑,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你则不同,你看人时则是低眉顺眼的,脸上有几许羞涩和迟疑,眼中扑闪着清澈的眸光。”
  听着丈夫在黑暗中平静的话语,敏君惊呆了,原来他早已知道。“你为什么不截穿我?”她嗫嚅着问。
  “为什么要截穿你?你不好么?不仅漂亮,而且温柔体贴,善良可爱,或许你是上天刻意赐给我的。”梓轩说着话,疼爱地把妻子紧紧揽在怀中,仿佛拥抱着全世界。
  “梓轩,谢谢你!你对我真好!有时我也在想,或许我们之间的缘分是上天注定的。怎么也逃不掉。”敏君深情款款地说,偎依在丈夫温暖的臂弯,心里洋溢着燃烧般的激情。
  “你在那种情况下能够顶替你姐姐嫁给我,没有让我当场出丑,我一辈子都感激你。在我揭开你的红盖头的片刻,我就知道了,我告诉自己,这一生我一定要对你好,不能辜负你。我要让你拥有幸福和快乐的一生!这不是和你姐姐赌气,只因为你的善良!”梓轩那天夜里搂着妻子说了一宿的话,情意笃深。
  夫妻俩长年生活在一起,彼此都习惯了对方的存在。习惯有时会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有一年敏君去大儿子家住了半个月,每天夜里,她总会突然转醒,久久不能入眠。望着窗外幽暗的夜空,她愣愣的坐起身,望着家乡的方向,脸上有种端凝的表情,她想念呆在家里的丈夫。梓轩也一样,自从敏君去儿子家后,整个人好像连魂魄都被带走了。如果不是家里的鸡、鸭、猪、狗要人喂,他一定不肯独自留在家里。每天准时一个电话,老夫妻拿着话筒,叨叨絮絮,一讲就是半天。叮嘱来,交待去,仿佛这一别已经很久很久,其实不过半个月。然而,这是他们自结婚后最长久的一次别离。
  自从敏君生病后,丈夫就一直陪伴在身边。看着丈夫忙碌的背影,她曾偷偷落泪,感觉自己是被丈夫宠坏的孩子。这一生被他宠着、爱着,像珍宝一样被他捧在手掌心里。她真的很希望自己也能够为丈夫多做点什么,能够让他过得幸福和快乐些。可是他什么都自己会,并且凡事都不用自己操劳,唯一能做的就是享受他的关爱。敏君想着丈夫时,笑容就像落尘一样一点一点堆满了她的脸,沟壑纵横的脸上仿佛绽放着一朵久久不谢的雏菊,那么动人。
  太阳落山了,但天空仍是明亮的,微蓝,仿佛空气里都充满了点点饱和的颜色。梓轩走进病房,扶起躺在病床上的敏君,夫妻俩偎依着伫立在窗前,临风远眺。
  “你这阵子又瘦了!”敏君说着,心疼地抓了抓丈夫的手臂。
  “我是老了,岁月不饶人呀!你看我们都已经半头银发了。”梓轩感叹了一句。
  “梓轩,我最近躺在床上,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梓轩好奇地望着妻子。
  敏君望着渐渐黯淡下来的夜色平静地说:“如果我们还有来生,我还希望和你做夫妻,不过,我不愿再做你的妻,我要做你的丈夫,让你做我的妻,我也要像你今生疼我一样好好的疼爱你……”敏君说着说着,深陷的眼窠里情不自禁地溢出两行热泪,她紧紧地揽着丈夫的腰,在他额头上留下深情的吻。
  夜幕下,两个年过半百的老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久久的。黑暗的窗外,只有不远处的霓虹灯兀自闪烁着一个城市寂寞冷淡的夜……
  • 0

  • 0

  • 0

回复 [ 共4条互动,3人参与 ]
返回列表页

快速回复

进入"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