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便民网 福州论坛 > 榕城城事 > 榕城茶座
发新帖

朝花夕拾,寻梦篇(二)

影月无双 发表于:2014-04-23 3279人阅读20条回复 鲜花+5 [ 复制链接 ] [ 快速回复 ] [ 举报 ]

本帖被 阿虐要狂奔 执行加亮操作(2014-04-23)
     正祥集团董事长吴富立先生是个很和蔼可亲的人,与他相识,让我格外庆幸认识了一个能教人为人之道的长者。记得前年春季的一天,我刚刚从安徽回来不久,我与他相约在铜盘路百家汇,那是一个雨天,春意很浓,沥沥的洒在窗外枝叶上,更显得春机盎然。吴老给我倒了杯茶,问了句:“天默,你可知?窗外绿叶为何如此茂盛,花为何开的如此美丽?”
    我很有悟性,马上领悟:“因为他有根。”
   “是的,因为他们有根。那么,为何花店里的花草不能生养长久?”
   “因为他们无根。”
   “是的,因为他们无根。”吴老顿了顿,说道:“天默,你无根。”
    我一听,愣在那。他接着说道:“天默,你可知道,何为道?我们为商的要讲商道,为人者,要走人道,为子者,要重孝道。可天默,你很不孝。你可知道,你父母年迈在家,而你却还在外面飘荡,你有尽过人子之责吗?所以我说你无根,你飘荡无倚,喜悦在虚浮的空中,而没有思考你的根在何方,好好想想吧。”
    那一天,吴富立先生为我上了一节很重要的人生之课。而我在回去的一阵子里,我都在思考,父母的爱护与关怀,我又为他们做了些什么?
    父亲离世已近半年了,我时常走在与父亲携手散步的路上,回忆着过去的一点一滴,回忆着父母的笑容与话语,回忆着对我的关爱与疼惜。
    我喜欢九洲琴社,我喜欢跟着王弘晖老师学着古琴,一方面我在修养着自己原有着浮躁的性格,同时,我也喜欢走在从家里去往琴社的那个路段。
    跑马场,也就是现在的少年体育学校,跑马场边就是西林小筑,很雅的场所。自八四年,父亲得到了公司分给的三叉街六建新村的房子,我就时常走在了跑马场的小道上,那是上学与回家的必经之路。父亲经常跟我说他小时候的故事,也说到过去台湾军机轰炸福州的情形,说那时他正在跑马场上散步。而后来,自小学二年纪始,父亲就骑着自行车载着我上课下课,穿梭在跑马场的路上,直至我上了初中。在父亲嘴里,就是担忧怕我会跟着坏孩子变坏,所以把我盯到了上中学,而因为当时他的一场重病,才停止了对我的接送,在父母的眼里,我永远是长不大,到他离开我们之前,还抱着我拼命的亲着我,在他们身边,我永远就是小孩,到现在我回家,母亲还会抱着我亲我,这就是父母的爱啊。
    妈妈信佛教,佛教不允许吃牛肉,所以妈妈也不允许爸爸和我吃牛肉。有一日放学,爸爸来到仓小门口等我,一看到我走出了校门,就贼贼的掏出个纸袋塞到我手里,我很纳闷:“爸,这是啥?”父亲笑了:“牛肉饺,回去别告诉你妈。”从此,我时常和父亲去偷吃牛肉,这也成了我们俩的秘密。后来我才明白,其实母亲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想去说我们罢了。牛肉饺原来店在仓山电影院对面,是老字号,后来这个手艺也失传了,没有再留了下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父亲也有了新的场所,那就是达道的牛杂店。父亲的最佳养生学传给了我,就是去高桥澡堂泡个澡,然后去吃碗热热的达道牛滑。到了父亲老了,就改成了我陪同他去吃达道牛滑。到后来走不动了,就在附近先锋村打牛滑汤给父亲吃,我知道他对牛滑情有独衷,我也如此,吃碗牛滑汤,更让我想起我的父亲。
    现在每周末都要去九洲琴社弹琴,而走在迎风扑面,还带有淡淡草涩芳香的跑马场小道上的时候,我总感觉父亲正牵着我的小手或我在搀着我的老父亲,一路说说笑笑的走着,走着。。。。。。(未完待续)

我本土豪,打赏鲜花

共获得+5朵鲜花
  • 0

  • 0

  • 0

回复 [ 共20条互动,18人参与 ]

快速回复

进入"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