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便民网 福州论坛 > 榕城城事 > 爱心公益
发新帖

张家界农民工梦断贵州!命悬福州!形式主义把依法维权的农民工李金松送上了绝命路

李发富 发表于:2018-03-29 6090人阅读33条回复 鲜花0 [ 复制链接 ] [ 快速回复 ] [ 举报 ]

本帖被 心会累人会倦 执行加亮操作(2018-04-03)

     

         

            形式主义把依法维权的农民工李金松送上了绝命路

张家界工伤农民工历八年跨四省依法维权陷绝境,

            乞求全国人民支招

8年前,张家界市永定区农民工李金松在贵州省水城县为国家修高速受工伤后,由于施工单位强行中断治疗、拒绝补偿,在政府部门的宣传引导下,他放弃赖在施工单位闹工伤待遇的行为,决定走依法维权之路。谁知道,他竟然走上了一条苦难绝望之路——李金松拖着病残之躯在两名工友的搀扶下开启了历时8年、横跨湘黔浙闽四省的依法维权漫漫血泪史。

李金松8年依法维权不仅没有得到任何工伤补偿,而且花费数万元维权成本,债台高筑,工伤导致的头骨大洞无钱修补,智力损伤日益加重,四肢浮肿且功能逐步丧失,稍一迈步就跌倒,仅靠70多岁多病的父亲照料……日益恶化的伤病急需医治维权期间,他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妻子美丽贤惠,一双儿女十分可爱)已家破人亡,他十岁的儿子在李金松到贵州维权路上于2015年生病后因无钱医治而死亡,困苦不堪的妻子无奈离婚带着几岁的小女儿远走他乡。目前,李金松已维权无门,他不仅完全丧失劳动能力,而且丧失部分自理能力,工伤导致的癫痫经常发作。他孤身一人拖着病体在家中陷入无助的绝望……

国家的法律和政策确实好,特别是对工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实行多重保护。李金松工伤维权案原本也不难——为国家修建水盘高速公路,施工单位是注册资本2000万经济实力雄厚的建筑企业,李金松工伤待遇也只有区区30万元。可是,不幸的李金松既遭遇上了中国罕见的多次更名易址有钱不付逃避工伤赔偿的不良企业,又遭遇上了少有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严重的几个执法单位,注定了李金松穷尽了法律维权全部途径(3次申请劳动仲裁、1次申请工伤认定和劳动能力鉴定、4次申请强制执行、1次申请社保基金先行支付等),仍追不回工伤救命钱的悲惨命运。

李金松案大事记:

2011331,张家界市永定区西溪坪办事处汪家山村32岁的青年农民李金松在贵州省水城县水盘高速公路建设工地为国家修高速施工时,头部受重伤,被施工单位浙江凯风交通工程有限公司项目部(以下简称“凯风公司”)送往医院救治,在伤病未愈的情况下,施工单位拒付医疗费,李金松被迫中断治疗回张家界

2011年底,李金松赴水城县申请确认劳动关系的第一次劳动仲裁2012228,水城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黔水劳仲字[2011]244号)裁决李金松与凯风公司存在劳动关系;     

20123月,李金松赴水城县和六盘水市申请工伤认定和劳动能力鉴定,201357,水城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2013] 水劳工伤认字第254号)认定李金松受到的事故伤害为工伤;201378,六盘水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评定李金松为伤残六级;

201310月,李金松赴水城县申请支付工伤待遇的第二次劳动仲裁201454,水城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黔水劳仲字[2014]13号)裁决凯风公司向李金松支付补助金等10项工伤待遇305743元;

20148月,李金松赴水城县向水城县法院第一次申请强制执行20153月,水城县法院下达(2014)黔水执字第00418号裁定书,以未查询到凯风公司的财产为由中止执行,口头要求李金松自己调查核实凯风公司情况;

20154月,李金松委托人员赴杭州和福州调查凯风公司情况,查明凯风公司早已于201012月由浙江杭州迁往福建福州,并更名为福建华凯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凯公司”);

20155月,李金松赴水城县向水城县法院第二次申请强制执行,要求将被执行人变更为华凯公司,20159月,水城县法院出具书面《关于李金松申请执行……情况说明》:“经查,凯风公司已变更为华凯公司,凯风公司已注销,故本案无执行人主体”;

201510月,李金松赴水城县向水城县社会保险管理事业局书面申请从工伤保险基金中先行支付工伤保险待遇。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四十一条职工所在用人单位未依法缴纳工伤保险费,发生工伤事故的,由用人单位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用人单位不支付的,从工伤保险基金中先行支付” 人社部第15号令《社会保险基金先行支付暂行办法》(人社部第15号令)第六条“职工被认定为工伤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可以持工伤认定决定书和有关材料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书面申请先行支付工伤保险待遇:(三)依法经仲裁、诉讼后仍不能获得工伤保险待遇,法院出具中止执行文书的;”等相关法律、法规之规定。水城县社会保险管理事业局口头拒绝支付;李金松在水城县维权期间,10岁儿子因病死亡,李金松没有赶上为儿子送葬。

20166月,李金松赴水城县申请变更被申请人的第三次劳动仲裁,20167月,水城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黔水劳仲字[2014]13号)裁决被申请人凯风公司变更为华凯公司;

20168月,李金松赴水城县向水城县法院第三次申请强制执行20171121,水城县法院派万军法官等人赴福州强制执行李金松案,查实华凯公司已于20177月更名为福州速兴榕华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榕华公司”),未找到经营地址。水城县法院遂委托福州市鼓楼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履行协助执行(有协助执行函)。并电话要求李金松自行寻找榕华公司地址;

2018227,李金松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邮寄请求强制执行的申诉信(第四次请求强制执行),2018412,水城县法院再一次恢复执行(【(2018)黔0221执恢77号】,将榕华公司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但至今没有执行到位。

2018年期间,李金松多次向福州市12345热线请求寻找榕华公司及其股东兰玉芳、林美琴,联络员连武杰的下落,2018321,榕华公司在福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办理了变更联络员连武杰的备案。2018722鼓楼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书面回复李金松:“实地核查登记注册住所未见该公司”。 2018年9月26福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榕市场监管企管处字【20186号)称:“本局向(榕华公司)当事人及相关股东送达了《听证告知书》……撤销本局于201775核准的榕华公司(原华凯公司)变更登记”。

为什么水城县法院和鼓楼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一直找不到榕华公司(原华凯公司)及股东兰玉芳、林美琴、袁燕萍的下落,而福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却向他们送达了《听证告知书》??水城县法院和鼓楼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执行和协助执行中找不到被执行人,水城县社会保险管理事业局拒不按国家政策从工伤基金先行支付,注定了李金松追不回工伤救命钱的悲惨命运。

 

 

 

李金松的工友和代理人:李发富  联系电话:1527449 0659                                     

                                                                      2018830

附:仲裁文书、工伤认定、劳动能力鉴定书、法院执行文书等

  

 

  

  

  • 0

  • 0

  • 0

回复 [ 共33条互动,4人参与 ]

快速回复

进入"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