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便民网 福州论坛 > 榕城城事 > 榕城茶座
发新帖

同案不同判必有错案在,句句错话驳回再审申请

鼓浪屿之歌 发表于:2018-08-08 254人阅读0条回复 鲜花0 [ 复制链接 ] [ 快速回复 ] [ 举报 ]

(说明:2018725,陈永康已经把本投诉信邮寄给中共福建省政法委书记王洪祥。但是,王书记是否收到,陈永康不知道。)

 

信访人:陈永康,男,1959818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电话:15080328969

信访提到的单位与个人: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庭,承办法官叶林薇、陈妙容、王辛、李强;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庭,承办法官袁爱芬、胡林蓉、王铁玲、洪德琨;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法官翁德森、杨扬、陈曦。

信访案件的案号:(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2013)厦民终字第64号、(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2016)闽02民终字第4697号(再审申请审查中)、(2015)同民初字第2721号;(2017)闽02民终字第2525号(再审申请审查中)、(2016)闽0212民初3035号;同民初字第898号、(2013)厦民终字第1691号、(2014)闽民申字第386号;(2015)同民初字第2723号(审理中);(2017)闽0212民初2819号(审理中);(2017)闽0212民初2820号(审理中)。

反映的情况:在陈永康的民事诉讼案件中,法官审判不公正。法院、法官对陈永康信访的具体事项不作任何答复。厦门人打官司难。

信访诉求:党和政府加强对法官的群众路线教育,解决有的民事审判不规范、不公正、不文明的问题,形成有法必依、违法必究、错案必改的良好氛围。

 

同案不同判必有错案在,句句错话驳回再审申请

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一、法院、法官对陈永康信访的具体事项不作任何答复,违反国务院信访工作条例的规定。

201857日,同安区人民法院李副院长接访,陈永康当面提交一份投诉信《法官办案不公,写判决书造假,谎言错话连篇》。

201858日,陈永康接到同安区人民法院的一份《收件告知书》,被告知:“我院已收到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转来关于你的信访件,其中包括你向厦门市人大常委会、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的投诉信(共5页)一封;你向中央第一巡视组、罗志军组长的投诉信(共29页)一封。针对你所反映的针对我院干警的问题,我院将在调查了解相关情况后会按规定向你反馈”。

2018613日,陈永康接到同安区人民法院的一份《关于信访人陈永康信访事项的答复》,其答复如下:“首先,我院相关判决已经经中院二审维持原判,你向省院申请再审也被裁定驳回申诉,为此我院判决并无错误,相关承办人也没有你所反映的相关问题。”“其次,你已对你所起诉的相关案件再次向厦门中院申请再审,请你耐心等待厦门中院的再审审查情况。”显然,同安区人民法院对陈永康向中央巡视组、厦门市人大常委会及厦门中院审判委员会所反映的一系列办假案、办错案的具体问题实际上并没有作出任何答复。

二、做人要讲道理。同案不同判,必有错案在。

1、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提起诉讼,没有小组盖章,没有提交小组会议决议,原告的诉讼主体不适格,一审法院裁定驳回起诉。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已经发布的720篇“小组长以村民小组(或居民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件”的裁判文书中,全国各地法院都是这样审理、裁判的。

2、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提起诉讼,没有小组盖章,没有提交小组会议决议,仅在起诉状中签写小组长姓名“陈瑞春”就OK,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的法官李强、王辛审理后作出实体判决。李强、王辛如此审理案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已经发布的700篇“小组长以村民小组(或居民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件”的裁判文书中,属于全国首创、全国独创。

3、小组长陈瑞春以小组的名义提起诉讼,没有小组盖章,没有提交小组会议决议,原告的诉讼主体不适格,一审同安法院作出实体裁判,二审厦门中级法院维持原判,福建省高级法院驳回再审申请,今天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已发布的48517764篇裁判文书中查无相同或相似的判例。

 4同安区法院的法官李强、王辛,厦门中院的法官洪德琨、王铁玲,以及福建省高院的法官陈乐思、杨扬、陈曦,请答复:

a假如同安法官李强、王辛审理陈瑞春以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件后作出实体判决是正确的,那么,全国各地法院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720篇“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件”之裁判文书都是错误的?

b假如同安法官李强、王辛审理陈瑞春以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件后作出的实体判决是正确的,那么,厦门市同安区法院作出的(2014)同民初字第874号裁定和(2014)同民初字第2723号裁定、厦门市中级法院作出的(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裁定和(2015)厦民终字第4235号判决都是错误的?

c假如福建省高院作出的(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等裁定是正确的,那么,福建省高院作出的(2017)闽行终39号裁定、(2017)闽行终49号裁定、(2016)闽行终545号判决等都是错误的?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最高法行申318号、(2017)最高法行申5525号、(2017)最高法行申6955号等裁定也是错误的?

三、“关于讼争《土地租赁合同》是否有效的问题”,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法官陈乐思、杨扬、陈曦在(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民事裁定书、(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裁定书中,陈述一段话,句句有错,句句违反法律规定或不符合法律规定。

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第144号民事裁定书写道:“(三)关于讼争《土地租赁合同》是否有效的问题。阳翟村虽于2006年实行“村改居”、村民的身份发生变化,但土地未经国家征收,其所有权性质不发生改变而仍为集体所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故双方当事人约定将讼争土地用于建设加工厂房,违反了国家法律强制性规定,原审判决认定讼争合同无效,并无不当。至于本案是否存在两份租赁合同,不影响判决结果,故陈永康认为存在遗漏判决的理由不能成立。” (摘自判决书原文第4页)

1、根据《国家土地管理局土地登记规则》([1995]国土[]字第184号)第六章(注销土地登记)第五十三条,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被全部征用或者农业集体经济组织所属成员依法将建制转为城镇居民的,应当在集体土地被全部征用或者办理农转非的同时,注销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20061127日,在《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政府关于同意祥平街道阳翟等六个村“村改居”的批复》厦同政[2006]161文件中,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政府批准,撤销阳翟村民委员会,设立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因此,2006年“村改居”,阳翟村民委员会所属成员依法将建制转为城镇居民,应当在办理农转非的同时,注销阳翟村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

22007101日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依法属于国家所有的自然资源,所有权可以不登记。第十四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登记的,自记载于不动产登记簿时发生效力。第十六条规定,不动产登记簿是物权归属和内容的根据。不动产登记簿由登记机构管理。因此2006年“村改居”,在办理农转非的同时,注销阳翟村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就等于原阳翟村民委员会的集体土地的所有权不存在了。

3、根据国土资源部、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财政部、农业部《关于农村集体土地确权登记发证的若干意见》(国土资发〔2011178号)第四条,把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确认到每个具有所有权的农民集体。对于“撤村建居”后,未征收的原集体土地,只调查统计,不登记发证。调查统计时在新建单位名称后载明原农民集体名称。因此,2006村改居后设立的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并不享有土地所有权。

4、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条, 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 城市市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全部成员转为城镇居民的,原属于其成员集体所有的土地,属于全民所有即国家所有。原国家土地管理局《确认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1995]国地[]字第26号)第十四条规定,农民集体建制被撤销或其人口全部成员转为非农业人口,其未被征用的土地,归国家所有,继续使用原有土地的原农民集体成员享有国有土地使用权

5、《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国土资源部关于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第(五)项的解释意见》(国法函〔200536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第(五)项作如下解释:一、该项规定,是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土地被依法征收后,其成员随土地征收已经全部转为城镇居民,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剩余的少量集体土地可以依法征收为国家所有。二、本解释自公布之日(二OO五年三月四日)实施。请注意,该解释与之前生效的法律法规没有矛盾。值得一提的是,二OO五年三月四日之前村改居的,土地的使用权直接转为国有;二OO五年三月四日之后“村改居”,未经国家征收的土地的使用权不能直接转为国有。

陈永康认为,不管是在200534日之前“村改居”而集体土地直接转为国有土地,或者是在200534日之后集体土地经国家征收可以转为国有土地,都“应当在集体土地被全部征用或者办理农转非的同时,注销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而注销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就是改变土地的所有权性质。注销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是集体土地转为国有土地的前提与基础。注销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就是集体土地转为国有土地的法定程序的第一步。

在中国,根据宪法、法律之规定,国家和农民集体是土地所有权人,村民委员会是土地的所有权人,而居民委员会不是土地的所有权人。国有土地的所有权是不需要登记的。国有土地的使用权、集体土地的使用权和集体土地的所有权都是需要登记的,登记才有法律效力,自登记之日起有法律效力。

6《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关于村改社区居委会后集体土地所有权如何处理问题的复函》(闽国土资函[200486号)答复:“镇改街道、村改社区后,农民集体经济组织全体成员转为城镇居民的,原已经有权的人民政府批准使用的集体土地,确认为国家所有。

 72012年,阳翟三组小组长向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提交《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关于确定土地使用权性质的复函》 [闽国土资函(2012164],作为证据。原审法院采信该证据,是错误的。请认真地查看,闽国土资函(2012164号文件是针对土地的使用权而言的,该文件不谈土地的所有权。

8、在中国,土地所有权与土地使用权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不可以混为一谈。在中国,土地所有权与土地使用权是分开管理的,土地所有权人只有国家与农民集体两个主体,而土地的使用权人包括国家机关、企业、学校、集体和个人等。在(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2013)厦民终字第64号、(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等陈永康系列案件的裁判文书中,法官均把 《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改写为“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删掉“的”字,篡改法律条文,不谈土地所有权性质,以掩盖原判决在适用法律上的错误。

9“至于本案是否存在两份租赁合同,不影响判决结果,故陈永康认为存在遗漏判决的理由不能成立”之言论大错特错了。对阳翟三组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于2012年提出的诉求确认2009510日所签订的土地续租合同无效 省市区三级法院至今没有审理,也没有作出不予审理的裁定书,原判决确实遗漏诉讼请求。然而,法官陈乐思、杨扬和陈曦等人审查后裁定驳回再审申请,明显违反《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十一)关于原判决遗漏诉讼请求,人民法院应当再审之规定。法院未曾审理“确认2009510日所签订的土地续租合同无效”之诉求,凭什么说“至于本案是否存在两份租赁合同,不影响判决结果”呢?承办法官陈乐思、杨扬和陈曦不讲法律,不讲道理,公然违反《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十一)之规定,导致基层法院的法官接续办假案办错案,错案不改,错上加错,对陈永康系列案件越审判越混乱。

10、在陈永康系列案件的4份判决书(案号:(2013)厦民终字第64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中,厦门中院的法官洪德琨是审判长,认为“阳翟村虽于2006年实行“村改居”、村民的身份发生变化,但土地未经国家征收,其所有权性质不发生改变而仍为集体所有”,还有,厦门中院的法官胡林蓉支持洪德琨的主张,她是(2016)闽02民终4697号案件(本案)的审判员。

但是,在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厦民终字第4235号民事判决书中,洪德琨、胡林蓉认为:根据《关于农村集体土地确权登记发证的若干意见》关于“对于‘撤村建居’后,未征收的原集体土地,只调查统计,不登记发证。调查统计时在新建单位名称后载明原农民集体名称”的规定,曾厝垵村经“村改居”后,原村民整体“农转非”,承包方承包的土地不再是《农村土地承包法》所称的农村土地,因此讼争地块在未经依法征收前的权属登记尚不明确。讼争土地原系集体所有土地,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讼争土地实际上已不再用于农业经营。

(备注: 2002829日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条规定, 本法所称农村土地是指农民集体所有和国家所有依法由农民集体使用的耕地、林地、草地,以及其他依法用于农业的土地。)

换言之,在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厦民终字第4235号民事判决书中,洪德琨、胡林蓉认为:在厝垵村民委员会改制成为曾厝垵社区居民委员会后,未被国家征用的诉争土地不是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

在厦门市思明区曾厝垵的土地纠纷案件与厦门市同安区阳翟的土地纠纷案件中,洪德琨、胡林蓉均扮演两面人的角色,认定村改居以后未被国家征收的土地所有权性质是不同的,立场不同,观点不同,适用法律不同,判决结果也不同。

再一次,出现“同法官,同法院,同案不同判”的奇葩判例。判决书像童话故事或科幻小说,变化多端,令人惊叹。如此混乱,还谈什么公平公正。

相比之下,厦门市中级法院的法官李向阳是(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2015)厦民终字第4235号案件的审判长,比洪德琨、胡林蓉公正。

11、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闽行终545号行政判决书记载:

本院认为,… …而上诉人泉州市政府所提交的“村改居”的批复及“村改居”后土地权属事项办理的相关公告,亦符合《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关于村改社区居委会后集体土地所有权如何处理问题的复函》(闽国土资函〔200486号)的相关要求。因此,上诉人关于本案涉案土地所有权性质为国有土地的主张可以采纳。

综上,原审法院虽然认定本案涉案土地所有权性质在2003年“村改居”后仍为集体土地不妥,但对被诉行政行为判决确认违法以及撤销行政复议决定的裁判结果是正确的。

12、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闽民申1767号民事裁定书记载:本院经审查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全部成员转为城镇居民的,原属于其成员集体所有的土地,属于全民所有即国家所有。原国家土地管理局《确认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1995]国地[]字第26号)第十四条规定,农民集体建制被撤销或其人口全部成员转为非农业人口,其未被征用的土地,归国家所有,继续使用原有土地的原农民集体成员享有国有土地使用权。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政府于2003年实施村改居后,其所有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已全部转为城镇居民,继续使用原有土地的原农民集体成员享有国有土地使用权,讼争土地应属国有土地,方美华及其家庭成员依法享有涉案国有土地使用权。

13、请比对其它的生效裁判文书对村改居以后未被国家征收的诉争土地的所有权性质的认定:

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行申3015号行政裁定书记载:本院认为,本案系因再审申请人徐明发不服杭州市政府杭政(江)限拆决字(200825号《责令限期拆迁决定》提起的行政诉讼。经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09)浙行终字第264号生效行政判决载明,徐明发原系杭州市江干区四季青镇定海村村民,1995年因该村撤村建居的原因转为城镇居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第五项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全部成员转为城镇居民的,原属于其成员集体所有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行申6955号行政裁定书记载:申请人主张涉征范围内的下洋村、瓦灶村的建设用地中有农村集体土地,但并未提交有效证据予以证明。美兰区政府称,涉案的下洋村及瓦灶村于2002年间已整体进行村改居,即由村民委员会改为居民委员会,该片区的居民已全部转为城市居民,该片区的土地也已转为国有土地。申请人的此项主张亦不能成立。

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郑行初字第107号判决书记载,本院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  第(一)、(五)项规定,城市市区的土地,以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全部成员转为城镇居民的,原属于其成员集体所有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土地登记规则》第五十三条 规定,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被全部征用或者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属成员依法成建制转为城镇居民的,应当在集体土地被全部征用或者办理农转非的同时,注销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本案中,涉案土地既在城市市区内,同时该土地上拥有集体土地使用权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属成员已依法成建制转为城镇居民。根据上述规定,涉案土地在城市市区且该土地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属成员已依法成建制转为城镇居民,因此注销该涉案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不需以土地被征用为前提。

注意:根据本文提到的裁判文书的案号,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或OpenLaw裁判文书网,可以查阅裁判文书的电子版全文。

14、本案中,在谈到“国有土地”时,必须表达清楚,指的是所有权归于国家的土地,还是使用权归于国家的土地,或者是所有权与使用权均归于国家的土地;在谈到“集体土地”时,必须表达清楚,指的是所有权归于集体的土地,还是使用权归于集体的土地,或者是所有权与使用权均归于集体的土地。所谓的转为国有土地,通常指的是土地的所有权与土地的使用权均转为国家所有的土地。只是土地的所有权转为国家所有,而土地的使用权尚未转为国家所有的,这类土地还不被人们称为国有土地。然而,陈永康系列案件的承办法官写裁判文书,故意把土地的所有权与土地的使用权混为一谈,故意把集体土地与农民集体土地混为一谈,故意把“村改居”后城镇集体依法享有土地使用权的土地称为集体土地,以这种手段忽悠诉讼当事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第六十三条都是针对“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而言的。

在二十多篇陈永康系列案件的生效的裁判文书中,法院至今并没有认定陈永康承租的土地、诉争的土地是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但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第六十三条判决租地合同无效,土地腾空返还,此处,认定事实与适用法律显然是牛头不对马嘴

15、综上所述,在陈永康的系列案件中,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承办法官王铁玲博士、洪德琨硕士等高学历人才懂法玩法,不依法办案。

福建省高级法院的法官翁德森、杨扬、陈曦、陈乐思以“本案是否存在两份租赁合同,不影响判决结果”为借口裁定驳回再审申请,这是(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等民事裁定书中最严重的错误。

高级法院的法官翁德森、杨扬、陈曦并非老百姓想象的那么高级,无视《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之存在。

法官翁德森、杨扬、陈曦、陈乐思等人不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之规定当一回事,根据“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法官认定的事实)直接认定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没有法律依据,明显违反《民事诉讼法》第七条“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之规定。

     由于高级法院的法官杨扬、陈曦、陈乐思等人办案不公,裁定驳回陈永康的再审申请,基层法院的法官才敢于接续办假案、办错案,几乎无所顾忌、明目张胆。希望法院再审、改判,陈永康系列案件能早日讨回公道。请电脑上网,百度搜索陈永康土地合同案件,查阅陈永康张贴在互联网上的投诉信。

信访人  陈永康

2018725

证据材料(附件)

1、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民事裁定书;

2、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厦民终字第4235号民事判决书;

3、《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关于村改社区居委会后集体土地所有权如何处理问题的复函》(闽国土资函[200486号);

4、《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政府关于同意祥平街道阳翟等六个村“村改居”的批复》厦同政[2006]161文件;

5、《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关于确定土地使用权性质的复函》 [闽国土资函(2012164]

6、《国土资源部办公厅关于对农民集体土地确权有关问题的复函》国土资厅函[2005]58号;

7120篇各地法院近期发布的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件之裁判文书的案号清单(陈永康总共已经提交720篇同类的裁判文书的案号)。


  • 0

  • 0

  • 0

还没有人回复,第一个回复抢沙发,凑齐100个沙发,可以获得沙发勋章
返回列表页

快速回复

进入"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