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州便民网 福州论坛 > 榕城城事 > 榕城茶座
发新帖

撤销福建省福清市人民法院(2017)闽0181刑初830号刑事判决书,依法改判上诉人无罪。

fjfubai 发表于:2018-08-26 1203人阅读4条回复 鲜花0 [ 复制链接 ] [ 快速回复 ] [ 举报 ]

       

上诉人:陈明龙、男、1976年5月7日出生,公民身份号码350181197605071617、汉族,初中文化程度,住址:福建省福清市江阴镇后庄村新里下底391号。2015年7月23日涉嫌寻衅滋事罪被福清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24日被逮捕,现原审三年刑满取保出来。在福清市江阴镇后庄村新里下底391号。

上诉人因不服福建省福清市人民法院(2017)闽刑初830号刑事判决书,现依法提出上诉。

  

撤销福建省福清市人民法院(2017)闽0181刑初830号刑事判决书,依法改判上诉人无罪。

事实和理由

上诉人的行为完全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第一款第(二)(三)项关于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原判决认定上诉人借故生非,结伙多次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任意占用公私财物,破坏社会秩序,情节严重,情形显然是主观臆断,没有任何证据支持其审判逻辑堪称荒谬。

一、而事实福建省福清市人民检察院,依然再继续使用融检公诉刑诉(2016)387号提起起诉,以融检公诉量建(2016)29号《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三)项继续定罪和量刑;重审法院就占用十几月时间,并开多次开庭,在庭上依然强权独断。原一审和重审法庭无视国家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司法深化体制改革和有关司法制度条令和(意见)。必须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原则,坚持证据裁判原则,坚持疑罪从无原则,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就不认定犯罪,和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闽01刑终588号的终裁定,原审判决没有达到两个基本的要求两个基本是指认定有罪必须达到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凿。而福清市公安、检察院、法院部门凌驾宪法之上,手握权势,无视国家宪法和司法深化体制改革的初心,继续以冤、假、错案枉判上诉人。

二、首先公安在调查取证,以那江阴镇发展为由,江阴镇原党委书记王言霖、派出所长黄贞武、副所长薛云生公然充当保护伞护江阴镇后庄村村支书陈明和、陈敦祥宗族黑恶势力团伙。陈明和、陈敦祥伙同江阴镇原党委书记王言霖、派出所所长黄贞武、副所长薛云生等人充当保护伞及其勾结社会上有权势人员做伪证,捏造、诬告、陷害、打击报复上诉人,隐瞒蒙蔽,遮掩事实,进行不切实际塘塞、包庇塘护,公然进行严重在笔录中伪造、出入。因上诉人从2009年至被囚禁止一直不断上访,对这些利益集团的利害关系造成伤害。于是他们指控,编造出起诉书(2016)387号不实罪证。无按程序关,无依法规范办案,公安在笔录中严重存在出入、可疑、捏造、编造不实罪证等。例如起诉书所指控被害人陈宝仁、陈宝金、陈敦兴等人本就是陈明和、陈敦祥为首的宗族黑恶势力团伙的骨干、组织者。而在笔录中编造指控如何势弱,怎样被被告人殴打、势压等。可是每次都提到有报警记录,甚至还做了法医鉴定、民警协调、赔钱,有这些过程是相当长时间,较复杂交流处理,但是始终未能出示关于这些证据证明,只是公安笔录中提示,而且在当庭对质时他们口供与原笔录不相对,说不是与我们被告人所发生的事,是另和他人,终于说出实情来。在2018年3月16日重审法庭开庭,本上诉人再次提出关于起诉书387号寻衅滋事中存在捏造,所有证据都不实,甚至根本无任何证据,显然荒谬,重审法官也同时当庭所承认那是公安存在的出入,而且在判决书上也有承认笔录有出入。另外这些人基本都承认大字不识几个,口无轮序,口供笔录中话他们没有讲,可笔录中用词都能用专业述语连贯续,如同一部小说,我们同时在一审当庭对质,询问这些人,上诉人在江阴镇后庄村几十年以来有没有参于或做过村集体工程及村建其项目或违法违纪的事情及村里什么职权者,关于这些他们也当庭都表示这些被告人都没有,既然说都没有,那些起诉罪都是编造,夸大其词,胡乱栽脏陷害被告人;而后、检察院未经质证无任何客观审查取证,发回重审依然使用387号起诉,就以公安所指控,捏造的伪证进行起诉、定罪被告人罪名,而且起诉滋事的时间不能定性,既然用某年某月一天进行起诉,使被告人都不知道是哪一天在犯错。另外还诉所有被告人的每次滋事的时间都能同一时间聚集在一起,完全不客观,显然说滋事发生的时间、地点、人员是非不清,证据不实,典型牵强附会,狭隘主观主意;最后福清市原一审和重审法庭在开庭多次过后,公然当庭的辩护口供都不采纳,还继续以公安笔录为证,进行审判。这样更加证明了福清市公安、检察院、法院完全主观臆断,权势大于法,凌驾宪法之上,没有任何证据支持其审判逻辑堪称荒谬;看待事物就不能从客观实际出发,进行合乎逻辑的判断、推理;而凭借一点表面现象,主观臆断,随意夸大,进而扭曲事实得出一个不切实际的结论,或者先入为主,先设框框,然后察言观色,甚至无中生有,把幻觉当真,把一些毫无关系的现象也当作事实材料,生拉硬拽来当作证据。

三、上诉人的行为完全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主观方面构成要件,而在本案中,上诉人多次上访,充足证据证明后庄村和江阴镇违法占用村民土地,也有充足的相关部门出示的回复材料证明,如福清市政府、民政局、国土局、林业局、公安局、纪委、检察院等;福州市同属相关部门。特别是福建省民政厅、林业厅、省信访局、纪委等部门做出违法处罚文件,且也受到了各信访的接待并回复,这些文件上诉人都有存,目前可相关提供,如要需要以上部门可求实,从卷宗第六卷后庄村与相关人员的协议书及个别基层政府部门所签定协议书和批文可以明确得知,后庄村及江阴镇的违法行为是明显存在的,从而可以证明上诉人并未故意生事,随意拦截,其主观和目的也是为了使其反映的问题得到重视,诉求得到解决,其有充足的理由是有目的性,针对性的,而不是为了耍威风、取乐、寻求精神刺激等不健康动机。

四、上诉人的实施的拦截行为,并非针对不特定多人,并非侵犯不特定人的权益,从而破坏社会秩序。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客体构成要件。

本案发生的地点多为生态陵园及那些建造豪华坟墓群或通往陵园的路上,被告人偶然性巧遇,个别人去进行阻止,并非有组织和结伙,而且陈宝仁、陈宝金、陈敦兴这些人均为后庄村家族式的村霸宗族黑恶势力团伙,垄断和独占后庄村村资源三十几年,凡是大小项目均为这伙人独做,建设盈利陵园或豪华坟墓的人员(纯属坟爷)。这些人的背后的保护伞有江阴镇原党委书记王言霖、派出所长黄贞武、副所长薛云生等人,有具体人员和对象,并非针对不特定多人,因陵园、豪华坟墓及迁坟建设手续违法,故而应实施阻止行为,我们并无事生非,却是维护正义的行为。

五、上诉人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客观构成要件。

上诉人在实施制止违法行为的维权过程中,可能存在一些言词过激或行为较出格的情形,也是那些被害人行为霸气、狂妄、嚣张气焰激怒造成,但并未达到能构成寻衅滋事罪的成立要件。寻衅滋事罪作为替代流氓罪的一种口袋罪,对该罪的认定更要符合立法的宗旨,不能随意定罪,认定该罪均要以造成严重后果,或严重混乱等后果,严重危害社会秩序或公共秩序才能予以定罪,本案不足以定罪。

综上所述,上诉人不构成犯罪,原审判决和重审判决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存在严重错误,和枉法裁判的情形,上诉人的行为,只是其问题在基层长期得不到解决,而寄希望于通过更高权力者,合法寻回自身权利的无奈之举。作为基层政府和司法机关,应当尊重和保护上诉人的生存权利。本着化解矛盾的态度,认真对待并切实解决墓区违法建设的合法诉求,而不是激化矛盾,一味阻止、推委、打压、甚至刑事入罪,这样不仅无益于问题的解决,增加社会的不稳定,助长那帮宗族村霸黑恶势力及那些政府官员保护伞腐败行为因素,有签于此,特提出上诉,并要求福州市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公正审理、公道审判、纠正原审、重审违法判决,维护宪法的尊严、维护上诉人人权、人格的尊严,平冤昭雪,平反上诉人,与习总书记提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都不能凌驾法律之上,法治中国、依法治国、有法可依,服务人民实现中国梦。

    此致

          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陈明龙

                                       时间:2018年8月25日



陈明和、陈敦祥等人勾结江阴镇原党委书记王言霖、派出所长黄贞武、副所长薛云生公然充当保护伞护江阴镇后庄村村支书陈明和、陈敦祥宗族黑恶势力团伙。陈明和、陈敦祥伙同江阴镇原党委书记王言霖、派出所所长黄贞武、副所长薛云生等人充当保护伞及其勾结社会上有权势人员做伪证,捏造、诬告、陷害、打击报复上诉人,隐瞒蒙蔽,遮掩事实,进行不切实际塘塞、包庇塘护,公然进行严重在笔录中伪造、出入。

福清市江阴镇后庄村的这样的现场让世人

评论。这样的破坏比谁的权势还要强大。

 福清市江阴镇后庄村原村支书陈明和、现任村支书、村主任陈敦祥的家族式村霸黑恶势力团伙在后庄村无恶不做,霸占后庄村从1989年至今三十多年来在后庄村一直以来强占后庄村村资源、罪恶无数以图片告世人。


  • 1

  • 0

  • 0

回复 [ 共4条互动,3人参与 ]
返回列表页

快速回复

进入"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贴视频